75小說 > 都市言情 > 都市絕品仙醫 > 第518章 和我打,你們兩個還不夠格!
    方白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不少人想要自己的命,只是他們沒有能力對付自己,這才暗中找上“怒火紅顏”,如果不是自己對身周的威脅感應極其敏銳、自身的實力又足夠強大,只怕早已經死在了“怒火紅顏”策劃的一次次殺局當中了。
    “怒火紅顏”的行為,早已經激怒了方白,現在就算這個組織放棄對方白的刺殺,方白也不會饒過他們。
    只是據說“怒火紅顏”的總部不在華夏,而在國外某個隱秘之地,方白一時間無法找到,否則早就出手把它連根拔除了。
    “自從接到刺殺你的任務以來,我們組織里的立春、雨水等五位姐妹,先后死在你手中……”
    嘴角帶痣的黑衣女子緩緩說著,看向方白的冰冷目光中,流露出徹骨恨意,冷然道:“不得不承認,你是個很難對付的人!這一次,就連我們的圣女也被驚動,親自到中州來了一趟……能得到圣女關注,你真該感到榮幸!”
    方白不知道這女人口中的“圣女”是誰,猜想應該是“怒火紅顏”的一個頭目。
    “如果你肯束手就擒,跟我們去見圣女,你可以不用吃苦頭!否則……你一定會很慘的!我們‘怒火紅顏’不但殺人的手段多,折磨人的手段同樣也多!”
    方白背后那個扎著馬尾辮的黑衣女人說道,語氣中帶著濃濃的威脅之意。
    “如果你們兩個肯說出‘怒火紅顏’的總部在哪里,你們也可以不用吃苦頭!否則……你們會更慘的!”
    方白“呵呵”一笑,把背后那個黑衣女子的話幾乎原封不動的還了回去。
    對方已經承認是“怒火紅顏”的人,方白對她們自然沒什么好客氣的,兩個地級武者又如何?自己要殺她們,如宰雞屠狗一般容易。
    但在殺她們之前,方白希望能從她們嘴里問出“怒火紅顏”的總部所在,然后殺上門去,將其老巢徹底滅掉,永絕后患。
    現場的兩個黑衣女人似乎被方白的話激怒了,站在方白背后那個扎著馬尾辮的黑衣女人寒聲道:“要不是圣女想要活的,我們兩姐妹直接就出手滅了你!”
    “寒露,別跟他哆嗦了,動手吧!”
    方白面前那嘴角帶痣的黑衣女子眼中精芒一閃,身形已經動了起來。
    她如一陣輕風般飄到了方白面前,纖纖右手五指箕張,向著方白左臂抓來。
    與此同時,方白背后那個扎著馬尾辮的黑衣女人也動了,她以同樣的身法和手法,抓向方白右臂。
    她們兩人都沒有直接下殺手,而是以擒拿手法,想一舉制服方白。
    方白眼中掠過一抹嘲諷之色,他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任由著自己的雙臂被兩女抓住。
    方白的少林一行,修為已經提升到了相當于地級高階境界,回到中州后,他把境界一直壓制在地級初階,因此兩女以為他就是一名地級初階武者。
    兩女動手之前,本以為就算聯手合力,要想制服方白也沒那么容易,沒想到方白居然毫不反抗,就這么讓她們抓住,仿佛認命了似的,這大大出乎兩女的意料。
    不過她們聯手的實力,比方白強大許多,也不擔心方白能玩出什么花樣,抓住他的手臂后,閃電般封住他身上的幾處要害穴位,認為這樣他就動彈不得,失去反抗之力。
    “我還以為他有多強呢!沒想到是個繡花枕頭,不看不中用!秋分,咱們這次回去,圣女一定會很高興!”
    叫做“寒露”的馬尾辮黑衣女子看著被牢牢制住的方白,不住冷笑,臉上帶著幾分得色。
    “你們一個叫秋分、一個叫寒露……呵,難道你們‘怒火紅顏’的殺手有二十四個?代號就是二十四節氣?你們兩個是地級初階,那么你們組織中的殺手,最強的又是什么境界?”
    方白若有所思的問道。
    他被兩女制住,不但沒有一絲驚慌失措之色,看向她們的眼光反而帶著幾分戲謔。
    “就憑你,還用不著我們實力最強的幾個姐妹出手!少廢話,跟我們走吧!”
    叫做“秋分”的馬尾辮女子目光中掠過一抹兇厲之色,伸手就要去推搡方白。
    “你們‘怒火紅顏’的殺手,自我感覺都這么好嗎?”
    方白“嗤”的一笑,面露不屑,下垂的左臂突然抬起,如鐵箍一般抓住秋分的手腕,繼續說道:“真以為我是軟柿子、隨便就能拿捏么?別說你們兩個,就算你們‘怒火紅顏’二十四名殺手傾巢而出,我又何懼?”
    秋分被方白反抓住手腕,大吃一驚,正要用力掙扎,突然只覺一股極具極壞性的力量涌入自己全身,以摧枯拉朽的勢道,把自己體內的經脈完全破壞,就連積蓄真元的氣海也被一舉摧毀。
    秋分臉色蒼白,整個人如泄了氣的皮球,頓時癱軟下去。
    方白把混沌真元中的金屬性真元單獨發出,蘊含著強大的攻伐破壞力量,秋分的實力遠遠不如他,哪能承受得住那股毀滅性力量的沖擊?氣海和經脈瞬間被毀,立即就從一名堂堂的地級初階武者,變成了廢人一個。
    相比起秋分,寒露的反應就快了許多,當方白反手抓住秋分的手腕時,她就已經意識到不妙,立即和方白拉開兩米的距離,然后身形高高躍起,右腿挾著一股真元、帶起一股狂風,向著方白胸口橫掃。
    “和我打,你們兩個還不夠格!”
    方白長笑一聲,眼見寒露飛腿踢來,大手向前一探,如探囊取物般,輕松從一片腿影當中抓住了寒露踢來的那條腿。
    寒露驚呼一聲,另一條腿正要踢向方白腦袋,逼他松手,冷不防方白單手灌力,用力一甩,竟把她整個人都甩了出去。
    方白修煉的是“龍虎獅象功’功法,身具龍虎獅象之力,力量大的驚人,寒露被他甩出,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轟然一聲,撞到了兩丈外的一棵碗口粗大樹上。
    如果是方白,撞上這么一顆大樹,就算樹斷枝折,他的身體也不會有事。
    但寒露可沒有方白那樣強悍無比的肉身,她后背撞上大樹后,體內血氣震蕩,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已受了嚴重的內傷。
    眨眼之間,形勢逆轉,剛剛還在為輕松制服方白而得意的兩個“怒火紅顏”女殺手,一個成了廢人,一個嚴重受創。
    (PS:最近幾天狀態不太好。滾去繼續寫……)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