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麥拉蒙的記史 > 第四百五十三章 侍王之物
    >>>
    真沒想到會在這里碰見矮人多蒙說的兄長:多米,更令我激動的是多米知曉人類王族與精靈王之間的秘密!趁不可多得的機會,哪怕容忍撲鼻的酒氣和濕透的法師袍也不成問題,我激動地問:“多米先生!您知道呼喚精靈王力量的咒語嗎?”
    “咒語?什么樣的咒語?不過我倒是聽過俘獲女孩子芳心的咒語噢啊哈哈哈……”
    結果,手抓白舌瀾酒瓶,身子搖搖晃晃的矮人多米把我所說的咒語曲解成另一種意思了,并非加以掩飾,我看得出這個醉醺醺的矮人沒有撒謊,多米確實不知曉呼喚精靈王力量的咒語這種更深層的秘密。
    想來也對,精靈王力量屬于王族維持統治權的底牌之一,就算與精靈王有關系這樣的秘密被外人所知又如何,真正關鍵的秘密是如何喚來精靈王的力量,即阿菲利斯公主與法雷恩王子閉口不漏的咒語。
    馬車隊尾早已消失在雕像后的綠坡,我走慢遠了肯定會被妮拉她們噴發小火焰,于是向剛碰面的矮人多米先生暫別。
    “我得跟上馬車了,多米先生,我的名字叫西諾爾,今晚我再回來求教俘獲女孩子芳心的咒語。”
    介紹完自己,我當然是要抓住這不可多得的學咒語的機會,畢竟這個咒語必定對我作用非常大。
    “哈哈哈你想學我教你一百條咒語!我是國王親自任命來看守偉大雕像的黃金守門者,隨時可以來找我。”
    多米高興的大笑,手上搖著那又空了的酒瓶。
    而我拐過雕像,踏上綠坡去追馬車的隊尾。
    矮人的王國疆土與人類的王國疆土有所不同,主要體現在人口密集分布的方面。
    王國除了腹地的王都,向外擴張還有五大家族統治的五座主城,還有像高莫德城那樣的邊境要塞,不詳細計算那些城鎮村落,會發現人類王國的疆土越大,人類聚集地分布的數量就越多,并且貼合疆土的擴張面積。
    但矮人王國疆土的奇特之處在于整個國度占據如此廣闊的山林,矮人們卻寧愿擁擠也要居住在國度中的國度。
    馬車隊伍在爬上綠坡頂之后,如同微小的螞蟻一樣身處山腳的我們看到這片國度中的國度,一座座的高山圍成白雪皚皚的環形墻壁,環山之內,屹立一座最高的雪山,這里是矮人的城市,比無夜城更夸張,是真正與山脈融為一體的城市。
    排列的矮人衛隊朝爬上綠坡的商隊走來,熟手的商販上前和矮人衛隊的長官熱情地打招呼,說明來意以此請求通過。
    “歡迎來到石環山!堅持不懈的旅行者們,請隨我們步入這座城市。”
    矮人衛隊的長官聽了,友好地歡迎我們。
    我們護送商隊隨矮人衛隊一路走到山腳的洞道,里面到處嵌有發光的火精石,進了石環山內部,妮拉她們仰頭驚呼著山體內部的建筑層層疊疊,竟是在山內打造了復雜的城市。
    走上石橋,越來越多的矮人出現,也有和我們同樣的旅行者和商隊也住留在這座矮人城市,隔著深不見底的霧淵,遠遠能看到適合我們的旅店,我扶著石欄探出腦袋,俯視底下的霧淵,好奇下面有什么。
    “是每天不斷挖掘礦物的矮人勞工在深入地底,西諾爾,你聽……”
    安伊露為我的無知大腦增點見識,我努力聆聽,艱難地聽到細細的叮聲。
    “可以這樣聽。”
    艾妮琳絲為我演示用耳朵緊貼石板的聆聽方法。
    我對霧淵底下的聲響很感興趣,當即學著她的樣子把自己耳朵貼在石板,叮聲更大了,果然有許多敲擊的聲響,混雜一群矮人勞工的嘿哈喊叫。
    “哇……”
    我張口合不上,因為又看見新事物,到處有吊繩垂下霧淵拉起箱箱寶石,吊上來的寶石由小車子滑過鐵軌送入不同的洞道。
    矮人長官來拍醒我,妮拉她們早就走過石橋了,我小跑著跟上馬車隊伍來到霧淵邊的鬧街。剛來鬧街,矮人長官就站直敬禮,我瞧瞧四周,發現有一個手托胡須的年邁矮人擋著我了。
    “西諾爾!是你擋著矮人長老了!”
    妮拉氣得跑來抓捏我的耳朵猛力拉我走,原來矮人長官是在朝這名老矮人敬禮啊。
    “你身上有一股酒氣。”
    這時,矮人長老放手仍由胡須掉落一地,動動鼻子嗅出我法師袍上的難聞氣味。
    “魔法師一般不喝酒,雖然我喝,但我今天沒喝。”
    我當面向矮人長老辯解,讓妮拉頓時有種把我扔下霧淵的殺人念頭。
    “不是你喝酒,是多米,多米今天又在喝酒,按照懲罰規矩加重罪名,今天的減刑日照常不算。”
    矮人長老一臉嚴肅,找矮人長官說道,矮人長官抬頭算算便說:“流放期一百天,今天減刑不算,明天繼續算一百天。”
    “流放期是怎么回事?那個……住在雕像邊的黃金級工匠犯了什么罪?”
    我連忙問,還有減刑日照常不算又是怎么回事?照常不算?多米先生到底有多少次這樣的照常了?
    “因嗜酒罪被國王親自判下的流放,為期一百天不準碰酒,每天只要有碰酒就不能獲得流放日期的減少,這個嗜酒的黃金級工匠已經在外面流放一年了,還有,你說住在雕像邊?立馬派兵驅逐多米到別的地方待著!”
    為確保偉大的雕像不被酒跡弄臟,矮人長老還命令長官現在就率隊去綠坡趕走醉醺醺的多米,矮人長官立即率隊跑過石橋去了,留著鴉片無聲的我們和盯著我們的矮人長老。
    第四百五十三章 侍王之物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阿菲利絲公主,歡迎來到石環山。”
    果然,矮人長老認出隊伍中的阿菲利絲面貌,可是,阿菲利絲都經在友好回禮了,矮人長老還是沒瞧出這里有個法雷恩王子。
    “很榮幸見到您,長老,估計您現在正愁需要幫忙解決一些事。”
    阿菲利絲注意到矮人長老抓在手里的皮卷子,起初有意交給矮人長官,可是矮人長官率隊去綠坡忙活了,皮卷子是什么委任,或許初來矮人王國的我們為表誠意應該幫忙做點事。
    “是國王下達的一份委任,石環山以東的地方豺狼數量激增,要消滅至少一百頭豺狼防止它們擴大領地犯到石環山范圍,這委任必須交由黃金級戰士去完成……看來阿菲利絲公主的實力完全合適。”
    黃金級是戰士的最高榮譽級別了,相當于人類的高級強者,感受出阿菲利絲身上的嶄新力量,矮人長老覺得這個委任已經找到新人選。
    “放心交由我們吧!各位,這是暫住此地的資格獲得機會,單靠我一個還不夠,為了盡早完成矮人國王的委任,需要更多新晉的高級強者,是時候了,留在中級階梯的各位今晚接受訓練,立刻開始沖擊高級門檻!”
    阿菲利絲拿過皮卷子高高舉起,宣布力求整支護衛隊伍變強的訓練計劃,大家幾乎都斗志高昂的樣子,只有我漫不經心,思緒飄在貪圖精靈王力量這方面,所以沒有警覺到妮拉的拳頭即將重重打在我的腦瓜頂。
    晚上,繁星之布籠罩矮人的國度,在石環山內側的層梯斜坡某塊石頭旁,我裝作沉入書本之海的模樣等來被阿菲利絲訓練壞了的法雷恩累趴,接下來受苦的是艾尼安和達特曼,魔法師職業相比較薩文納德他們的職業要幸運得多,阿菲利絲也不懂魔法,仍由艾妮琳絲她們抱著書冥想,我也是其中一員,可現在我要趁機溜了。
    “精靈王的東西……”
    溜走前,我腦海里回想多米先生的這句,緊緊注視法雷恩腰后佩戴的短劍,趁他睡著的此時一下子偷走短劍,連薇爾露都因為冥想而專心不顧外界,暫且沒有人發現某個魔法師不見了。
    跑過石橋,跑出火精石洞道,我手拿法雷恩王子的短劍滑下綠坡一路回到雕像這里,周圍的夜色掩蓋樹林,我打算釋放燃火的小法術照明去找多米先生的小木屋在哪,不過,可能小木屋已經被矮人長官拆掉了。
    “嗯?”
    點燃小法術前,我用精神力察覺到一個矮人在雕像附近,而且是個熟悉的矮人。
    “多米先生,你在干嘛?”
    夜色中,我推散草叢走到一處正在重建的小木屋工地,矮人拿錘子乒乒乓乓地敲打木板,幾顆釘子弄好,我點燃小法術,微弱的火光照出擦擦汗水的黃金級工匠,多米見我來了,邊繼續忙活邊答:“我在重建木屋,那些可惡的衛兵跑來拆我的家!但是這難不倒我!我一夜之間就可以修好!等過了一百天,我要回到國王面前控告衛兵破壞屋子!”
    這家伙真不知道自己被流放一年了嗎?我站在原地這么想,心里替多米先生某方面的智慧感到可惜。
    看到多米先生還頑強的留在這里重建小木屋,我只能上前打擾一下,將偷出來的短劍交到多米的手上讓他瞧瞧,有個問題是我已經摸索部分答案的,多米先生曾說這是精靈王的東西,等同說這把短劍不是人類造出的,也不是矮人造出的。
    “噢!精靈族打造的侍王之物,非常美!而且這種以前才運用的輪廓,是人類王族七百年前拿到的侍王之物!你也是王族的?”
    多米先生一接過短劍就斷定來歷,還隨口揭露這些詳細秘密,我相信是找對人了!
    “我不是王族的人,多米先生,人類王族七百年前是怎么拿到侍王之物的?”
    這是我感興趣的歷史,總不可能是精靈族大大方方送給阿菲利絲和法雷恩的先祖,七百年前一定發生某種事情令王族拿到這類本是精靈王的東西。
    “不知道,我在國王身邊的日子經常出入宮殿山的寶庫運礦石,接觸過一件被初代國王撿到的侍王之物,可那件是碎掉的,完整的侍王之物還真是第一次接觸到,來試試吧,據說侍王之物可以使用精靈王的力量。”
    多米說完把短劍交回給我,叫我嘗試呼喚精靈王的力量,但是,魔法師站了半天結果沒動靜。
    “呃,多米先生你還記得嗎?我有問過呼喚精靈王的咒語,沒有咒語,是呼喚不了精靈王力量的,而我不知道咒語。”
    這尷尬地回答令多米挑起半邊眉頭,我也無能為力,畢竟法雷恩不好騙,阿菲利絲騙不了。
    “哪來咒語!要咒語又如何?喊一聲精靈王的名字又不會被精靈追殺,還是說要我告訴你四大精靈王都叫什么名字?”
    多米大大咧咧地說,拿掉嘴里的一根釘子,揮錘一下敲在木板上,屋頂稍微變點形狀的小木屋就這樣重建完成了。
    雖然還是不知曉咒語,但我記得與短劍相匹的大地精靈王名字,拿著已經偷來的侍王之物,我嘗試直接念名字。
    “歐克瑪魯……”
    一念出名字,我和多米先生腳下的土地像波浪般滾起,短劍劇烈顫動,似乎有強大的力量積蓄準備爆發,這個過程持續著,我醒悟還差一句話。
    “請賜予我壓垮一切的偉力。”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