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王者榮耀之極限榮耀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害怕
    有人說,“逼自己一把的人生才不會留下遺憾。”
    咸魚他們現在只有一個念頭,我們不能輸,對面的人分散開,只有干將還在帶中路,其他兩路的人都已經把兵線帶過來后,人都消失了。
    “打龍了,我們能不能先干掉干將。”咸魚說道。
    “別,我們就要跟他們拼團,狼王,四周撒好雷,逼走位也行。”云天指揮道。
    “收到。”云峰在兩邊扔下了兩個雷,自己手里開始冷卻,希望團戰慢點開始。“大龍被擊殺了。”北宸把視野移到龍坑附近,正好看見大龍被擊殺的動畫特效。
    “來了。準備好。”云天說道。
    “準備好看著冥域的人如何打一場逆風局吧。我賭他們贏。”焱神突然和舞風云打賭,讓舞風云有點不知所措。
    “我能不能也賭他們贏?”舞風云笑了笑。
    “額,你就不懷疑我的迷之自信?”焱神說的話云里霧里的。“額,你是非要讓我賭吧?賭啥?”舞風云一臉嫌棄。
    “賭,晚餐。要不哈根達斯吧?”
    “哈根達斯。成交,你雙倍。”舞風云白了眼。
    “好!他們要是輸了我打死他們。”焱神笑了笑。
    主宰先鋒緩緩的出動,天空開始下起了雨,就好像是末日來臨一般。“明世隱,狼狗走。”云天指揮道,兩個人出去補刀,清理兵線,“快到草叢了,明世隱準備開大。保護狼狗。”
    果真,對面的人就在兩邊的草叢里,劉邦率先出來就是一個護盾,明顯的看到劉邦開始蓄力準備突進,明世隱直接往回溜,夢奇一個大招已經準備攔截退路了,裴擒虎從另一側跳出來,已經準備好搶人頭了。
    呂布在防御塔下沖了出來,明世隱開啟護盾,讓自己多活了幾秒,給了狼狗一個大招,狼狗活了下來,回手一個二技能,給對面的夢奇他們減速,呂布的大盡量的跳在了中間,諸葛亮花木蘭也開始準備突進了,呂布的一個大招完美的跳在了對面的人群中,對面的干將也是穩穩的給了一個大,就是血拼,蘇烈不慌不忙的出來砸,呂布一個閃現躲開,回首一個一技能,“漂亮!”焱神在一旁喊著,這一波操作兩邊都是用意識在打。
    “劉邦的大招要開了吧?”舞風云說道。
    花木蘭早已經繞后了,從野區對著裴擒虎就是一個閃現,一套連招打出沉默,劉邦給大也沒能救下裴擒虎。
    狼狗等到對面的技能都交了出去就開始追擊了,瞬間局勢反打,諸葛亮也在混戰中刷出了被動,尤其是進去的時候直接交了一個金身,騙了蘇烈的大招,諸葛亮沒有其他的人,就是一個目標,干將!
    諸葛亮的被動一刷,就往干將前面沖,干將也不慌不忙,奈何魔戈學了一手,反著走,看見干將的飛劍就往回走一點,然后利用二技能突進,帶走了干將,最后的一個大招完美收人頭,回頭對付蘇烈,蘇烈被狼狗的走位秀了一把,云峰是打的時間少,不代表基礎不好,走位就像小兒科一樣對他來說,蘇烈很難受,花木蘭殺了裴擒虎還可以繼續和劉邦秀。
    “翻車了?不過咱們的主宰先鋒還是可以推塔的。”對面的裴擒虎說道。
    “呂布呢?他沒死啊!”干將說了下,呂布追著夢奇打了半天就走了,然后夢奇逃生回家,其他人各自被擊破。
    “呂布已經開始清理兵線了,他出的破軍。”夢奇幽幽的說道。
    “可怕,我們該不會被一波吧?”
    “不會吧?”
    諸葛亮沒有猶豫的清理兵線,蘇烈死了,裴擒虎死了,劉邦死了,夢奇跑了,干將死了。呂布去清理兵線,其他四個人帶著兵線給他們上演了一波速度推塔,尤其是狼狗的攻擊,拆塔速度賊快,三十秒推上了高地,“水晶啊!”
    復活只有幾秒,夢奇已經開大阻攔了,結果沒想到對面的花木蘭直接突了上來,給他一個沉默,兵線都被保護住了,“對面真可怕。”
    “這一波速推,我們輸了。”除了狼狗以外,其他人都在拼命保護兵線,隨著水晶爆炸的那一刻,裴擒虎他們復活了。
    “victory!”劉依婷聽到了系統提示音,懸著的心也算是放了下來,然后就聽到一群野獸的嘶吼,“我們贏了。”幾個男的放下手機,開心的笑著,“哎,刺激啊。”
    大家開始說著打完的感受,劉依婷不想打擾他們的喜悅,悄悄的回到房間,她在比賽前就看到了一個截屏,那是焱神截圖給他的,對面的人五個榮耀王者,尤其是裴擒虎,那個耀眼的國服圖標,她真的不知道隊友們能做到哪一步,沒想到竟然真的做到了。
    “怎么樣,贏了吧,請我吃哈根達斯吧。”焱神嘚瑟起來。
    “你其實是也不太相信的吧?”舞風云邪魅的看著焱神,突然說道。
    “不相信什么?你是覺得我們冥域不夠優秀?”焱神突然有點緊張。
    舞風云拍了拍焱神的肩膀,“你剛才之所以跟我非要賭,是因為你也不知道結果,你用賭的方式為的就是想讓你自己對他們的信念堅定點,你給自己心理暗示罷了。”
    “喂,我有點聽不懂你在說什么啊。”焱神笑了笑。
    “兄弟,既然你選擇了他們,就應該相信他們,對吧?而且他們需要成長,你也一樣,這次不論輸贏也罷,你都需要選擇去相信他們。王者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的游戲,加油。”舞風云鼓勵道。
    “喂喂喂,能不能給我留點面子啊?我知道了。”焱神雖然很討厭別人看穿自己的心理,可是舞風云說的沒錯,自己確實很怕,他也怕自己一年后沒法站到那個舞臺上,他更害怕失去,失去職業賽的資格,那個舞臺,是他愿意把一輩子的青春都獻出去的地方,他害怕,害怕,再也回不去。
    “走吧,我們去吃哈根達斯,我請客。”舞風云笑了笑。
    “別,我請,我最不缺的就是錢了。”焱神笑了笑。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