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王者榮耀之極限榮耀 > 第九章 我們的火鍋呢?
    張良走到藍野區,正好發現韓信的藍刷新,“我靠,這家伙和我反著刷野了,嘿嘿,休怪我不客氣了。”張良直接打掉藍爸爸,而韓信在草叢蹲了會,等不到張良,看了下野區,“我的藍爸爸。”焱神瞬間反應過來,自己和張良反著刷野了。
    焱神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帶兵線推塔,張良繞過來還是慢了一步,不過拿了個藍爸爸對他來說是一件很不錯的事,壓制了韓信的發育就好了。
    兩個人都各有所得,各有所失,不過對他們而言,經濟差距拉不開,大不了再多消耗一波就好了,焱神的韓信帶著兵線推塔,直接沒入野區,而張良則是處理兵線,不急不慢,他把兵線選擇在中路就是確保韓信沒有太大的發揮余地,不然張良可就滿世界的抓吧,能抓見才是見鬼的。
    兩人就這樣消耗著,“怎么,焱神你慫了?不敢打啊,等著拖六神?哎哎哎,當初的焱神可不是這樣子的啊。”
    “那你呢,離開兵線啊,慫什么。”
    “呵。你傻還是我傻?”
    “咱倆都不傻。就別嘴炮了,來,互相消耗吧。”兩人嘴炮歸嘴炮,手里的操作一點沒亂,不過韓信的攻速越來越快,張良的法強越來越高,兩人的試探性越來越少,現在這個時候只有兩種解決的方法,不是搶占先機就是拼手速,輝月復活甲一類的,兩個人都在兵線上消耗,可是誰也不輕易的交技能,焱神看著自己的經濟和對面的經濟拉不開太大的差距,也是在考慮著,目前他的裝備是攻速打野刀,抵抗之靴,無盡戰刃,宗師之力,破軍加魔女斗篷,而張良則是影忍之足,噬神之書,痛苦面具,博學者之怒,冰霜法杖加輝月。
    兩人看了眼裝備,估計都有點忍不住了,張良躲在防御塔底下,往前走,但是沒有清理兵線,他在等,等焱神的到來,焱神看著張良的不動,也很清楚,只要兵線不被清理,張良就有機會吸血,就算韓信強攻,也占不到便宜,更何況是在防御塔底下,“哼,我倒要看看是我的手速快,還是你的法強高!”焱神從舞風云的紅野區草叢一挑,挑住張良,然后就是開大,以最快的速度干掉張良就好,可是張良卻沒死,布甲鞋還是救了一命的,張良直接開大限制住韓信,不過韓信一挑,張良還是死了,暴擊加百穿還是不容小覷的。
    “好了好了。我輸了,沒辦法了,就算我出了賢者之書也不好打啊。”
    “嗯嗯,還好吧,打的不是太激烈,畢竟咱倆不是一個路子,你和楠神打的話就好多了,一定很精彩。”
    “那丫頭啊,如今都是聯盟第一中單了,厲害呢。”
    “那不也是你教的?如果你回來,我們該有多好,再拿幾個冠軍不是問題好吧?”
    “我退役了,沒機會了,別說那些沒譜的。”
    “好吧好吧,我們吃火鍋吧。”
    舞風云看了眼桌子,“你確定我們有吃的嗎?”
    “額,雷鳥,你個混蛋,干嘛呢,全吃完了,你知不知道我點了三盤羊肉啊,我靠!我靠!我靠!那么多,三個人的飯量,你是飯桶啊還是你們雷鳥伙食不好!”
    “別生氣嘛!再點就是了。”雷鳥默默的低著頭玩手機,偷偷的瞄焱神,看見焱神瞪著他,立刻把頭低下。
    “好吧,我再點就是了,不過你一口不許動。”
    “焱神,嗯嗯,其實鍋里還是有的,比如蔬菜啊什么的,我最后放的,還沒熟。”
    “閉嘴。”
    “你們結果怎么樣,誰贏了?舞風云?”
    “他贏了,我打不過,韓信的攻擊還是蠻高的,而且他還是百穿,我不可能放棄法強去換一套防御裝對付他,我銘文也沒有。”
    “哦哦,那家伙就那樣,除了韓信誰也拿不出手,別介意。”雷鳥故意用手遮住嘴,朝著對面的舞風云說去,焱神一臉無奈的表情,貌似再說,“你是不是傻,當我聽不見嗎?”
    舞風云尷尬的笑了笑,“是是是,王者榮耀界的鼻祖被你說成這樣,也是可以的。”
    “呵,不就有個艾琳嗎?有本事他拿艾琳打你韓信,我看誰輸。”
    “版本平衡性不足,不然的話還是有可能的,嗯嗯。”
    “服務員,加菜,來,我要這個這個。”焱神一臉淡定的加菜,時刻保持優雅。
    雷鳥一聽舞風云的話就有點懵了,“大哥,我是在幫你損他,你干嘛老向著他啊,他有什么好的?你倆莫逆之交也不用時刻維護他吧。”
    “咳咳,你和一名數據分析帝瞎說啥有用嗎?他們只會考慮可能性的問題,而且對他們而言,沒有什么是絕對不成立的。”焱神淡淡的說道,打斷了舞風云的回復。
    “我。。。。。。,沒錯,大概就是他說的。在我眼中沒有什么不可能,只不過是概率的問題罷了。這也就是他為什么非要找我的原因了,畢竟極限理論我也參與到設計中,還沒來得及去實現就被雪藏了。后來的比賽中教練指揮,我看到他只是發揮了正常水平而已。再后來,我發現他開始追求突破,就又拿起極限的時候,我就覺得他要離開天域了。我本以為他會第一個找我,沒想到找的是你,有點意外。”
    “哇,那你這是準備答應他了?”
    “不,我只是來嘲諷下,順便看看他離開天域是自己提出來的還是被人攆出來的,現在看來,應該是后者。”
    “喂喂喂,剛才你話沒這么多啊,來來來,羊肉上來了。吃吧吃吧。”
    “嗯,焱神,我真的建議你去學校找找人,或者想辦法找點巔峰死啊選手,這樣的話,你就可以參加城市賽,打回去。我期待你君臨天下的那一天,但是我,真的沒辦法陪你繼續走下去了。”
    “好吧好吧,行了,雷鳥,是兄弟不?結下第一波的帳唄!”
    “額,不是你請客嗎?”
    “那你告訴下,我們的火鍋剛剛去哪里了。”焱神嘿嘿一笑,眼里充滿了殺氣。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