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仙隱嘆 > 第二百八十章 識途
    >>>
    一句小孩子就該有點小孩子的樣子,幾乎讓陸羽心碎!來到中土九州之后,雖然只是小孩子的身子,但是成年人的靈魂一直讓他對整個世界都充滿了警惕,自立、自強,歸根結底還是心不安!
    父母猶在的時候,成長的日子很長,那是童年。而來到九州之后,陸羽未曾有一刻把自己當作過一個孩子,因為沒有父母的庇護,他不只選擇了自立,還選擇了站立在整個石函峰一眾師兄弟們身前,他想成為能為他們遮風擋雨的大樹。
    直到今天,直到今天,終于有人告訴陸羽,你還只是個孩子,放寬心,一切有我們!對孩子來說難以承受的滔天重壓,對于長輩來說揮手可退,這是一種只有自家長輩才能親自給予后輩的關愛與安心!
    師父有師祖們庇護著,而我們也有師父關照著,這一瞬間陸羽明白了幻境中為什么聶無忌經常外出失蹤,也許在他失蹤的那段時間,其實就躺在閑云洞中重傷昏迷,也許他必須外出的緣由,正是要將風雨全部阻攔在石函峰、天機山的外面。這的確是聶無忌能干出來的事情,就像當年因為迎真峰護法長老一事讓二師兄被罰入思過崖,自家師父聶無忌足足在迎真峰的側峰住了大半年一樣........
    被人關愛的感覺總是暖心的,尤其是面對一心只為自己考慮的自家長輩。所以陸羽恭恭敬敬的對著青虛道人和青弘上人磕了三個響頭來表達對自家師祖的拜謝,這才離開了火殿。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點酥娘。自作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
    萬里歸來年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走出火殿的陸羽猛然響起了前世讀過的這首詞,也不去深究詞中的含義是否真貼切,他只覺得自己心中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心與寧靜,折騰了這么久了,他準備今天什么也不做了,就安安心心回房好好睡上一覺。
    云間城云間書院的梅亭內,明道先生以手撫琴,古弦撥動之間,有高山、流水、飛鶴、松濤幻化而出,在梅亭周圍時隱時現,更映襯出亭中幾位博學鴻儒的雅士風范。
    未幾,弦止,意象盡、琴音絕!
    梅亭之中,再無聲響,一時間落針可聞!
    又過了一炷香的功夫,玉山先生緩緩睜開雙眼,他伸手夾了幾顆松球扔進面前的紅泥小火爐中,然后放上一壺靈泉,然后微攏雙手,就這么看著面前的火爐,靜靜的等候水沸之時。
    待到茶壺中的靈泉煮至微沸,玉山便用玉勺將一團龍泉觀音茶團搗碎,然后分置于三個茶杯之中,這才提起茶壺向放置好靈茶的杯中倒去,滾燙的靈泉沖泡起茶葉,一陣陣白煙升騰而起。
    茶葉與靈泉交織,旋轉、起舞,伴隨著輕輕的水流之音,優雅、淡然,恬靜、和諧。
    當一股清香自杯中散出,充盈了整座涼亭的時候,橫渠先生終于緩緩睜開了眼睛。
    “明道兄和玉山兄的意思,我已經明了!既然是顏師的囑托,橫渠盡力而為!這些時日在云間府的見聞,足以證明云間侯陸羽是值得咱們傾心相授的。雖說南山藏書,道不輕授,但如今無忌道兄重傷昏迷,天機二老又正值開爐煉寶分身乏術,卻正該是咱們為他正本解惑之時!二位兄長既已計定,便落子吧!已經臨近小年,又快到那日了吧......!.”
    第二百八十章 識途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橫渠先生的話,引得梅亭內緊跟著傳來兩聲嘆息!
    誓掃巫妖不顧身,五千玄甲染紅塵。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里人啊.......
    冬至,一年中中土九州寒夜最漫長的一天。
    小年,代表著團聚!每到這一天,各州兵部都會統計九州各大戰場的軍卒傷亡情況,并快馬將消息傳遞到各個州府。
    如果家中軍卒健在會有紅綢提名報喜,有時會甚至會直接安排退伍軍卒在這一天卸甲而歸!但如果已經陣亡.......便只有老馬裹素送甲而歸!
    九州的軍卒是可敬的,因為他們面對的敵人無論是巫族、妖族還是魔門,個體實力都非常的強大!哪怕這些軍卒在軍營中煉體有成,除非另有奇遇,否則也很難在硬碰硬的交戰中處于上風!九死一生,就是九州軍卒應征后的真實寫照。
    可是即便是如此,每當唐庭的號令發出的時候,被征召的漢子們也幾乎沒有幾個人會退縮,他們知道,封妖禁巫大陣的禁制漏洞隨時可能出現在九州邊境的任何一處地方,如果他們不去,如果沒有足夠的軍卒能及時的守好第一道防線,如果巫妖二族趁機長驅直入,九州之大也沒有他們的家宅可以偏安的地方。
    所以為了保護,他們義無反顧的踏上了征程。一如二虎當年立志要從軍一樣,哪怕是小小的五漁村,都有十家軍戶!更何況已經頗具規模的云間城了。
    陸羽是一早跟著明道先生來到云間城門口的時候,來的路上已經聽聞了這一傳統,可是實際見到城門口景象的時候,還是被眼前的樸素、悲愴直擊中靈魂深處,震撼難明。
    冬日長夜里的寅時,正是最寒冷的時候,滴水尚且成冰,寒風凜冽刺骨,雖說石函峰的早課無論寒暑都自寅時開始,可那是針對仙家修士來說的,這樣的天氣對于普通百姓來說,稍有不慎,已經足以致命。
    可是寅時的時候,云間城門口已經有數百道人影相互扶持,提燈而立,駐足眺望著遠方!這些人均為女眷,身著紅裝,腰系紅菱,卻正是各自穿著自家的嫁衣!時間在慢慢的流逝,城門口的女眷也越來越多。
    明道先生引著陸羽站在云間城的城墻上,大袖微微一拂給整個城門口的人群上空增加了一道屏障,將冬日里的寒意隔絕在外,算是聊表自己心意。然后便一言不發的繼續和陸羽一道站在高處,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連串的馬蹄聲自遠方響起,一道道身影在黎明將至的夜色中勾勒出自己的輪廓。
    冬至天寒萬物寂,風雪夜盡良人歸!這些影子越來越近,城門的人群也開始各自向前迎去,她們已經等待了太久,迫不及待想要知道自家良人的音信。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