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錦繡田園:影后小農女 > 第七百零九章 驚異
    >>>
    “碧薇,你是不是想岔了?統考每年都有,明年不考,來年再考也沒有多大關系。可是安德魯導演到我們國家來選角的機會卻是錯過了再也不會有的,你可快要想清楚。”鄒恩是真心替蔣碧薇考慮,乍一聽到她竟然因為統考而拒絕了這次機會,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多少演員狗茍蠅營,不顧一切抓住能夠抓住的機會,可是蔣碧薇呢,卻把送到口的機會主動給推出去,還真是令人不解。到底還是年齡小,不知道抉擇的重要性,鄒恩心里想著,決定好好開導下她,“碧薇,你也聽到安德魯導演說了,他要導的這部電影是他最后的作品,在拍完這部電影之后就會金盤洗手,回歸家庭。在以后,想要碰到像安德魯導演這樣的國際知名導演來我們國家選角,還不知道要等多久。這樣難得的機會,你就真的想要放棄?”
    “既然人都來了,還不如干脆留下來面試完,說不定就刷下去了呢。這樣的話,以后你也不會留下遺憾,還可以專心復習,準備來年的統考,這不就兩全其美了嗎?”如果面試成功,爭到了一個角色,再勸說一番,想來蔣碧薇就不會這么執著。鄒恩心想。
    “鄒大哥,我也知道統考每年都有,這次的機會難得,錯過了很是可惜。”蔣碧薇心領了鄒恩的好意,誠懇地把自己的想法解釋給他聽,“可是參加統考是我一直以來就定好的計劃,我好不容易下定了決心,準備好明年參加統考。這次我因為這次難得的機會而放棄,那以后要是再碰到更好的機會,那是不是也要放棄?”
    “以后總會有無數的機會擺在我的面前,我放棄了這次的機會,也不等于未來沒有更好的機會啊!”蔣碧薇笑著說道,“取舍,取舍,人生總是在取舍之中,我能夠在第一次參演電影就碰到了一個好的劇組,有幸同像鄒大哥,蘭姐姐這般熱心,有實力的前輩共事,剛出道就幸運地獲得了業內的認可,讓我獲得了這屆“金梅獎”最佳女配的榮耀,這就是取舍中的取啊!”
    “既然取了,那就必要有舍,世上總沒有兩全之事,鄒大哥,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是我心意已決,你就不用多勸了。”開弓就沒有回頭箭,蔣碧薇并不打算改變主意,“鄒大哥,時間寶貴,你先去準備吧,我去小客廳看看有什么吃的,在頒獎典禮上只顧著緊張去了,都沒吃什么。”
    鄒恩見蔣碧薇態度堅決,也不再多勸,再加上心里還惦記著面試這一回事,同她告別后匆匆去找工作人員遞號碼牌。邀請函上寫明的時間有兩個小時,蔣碧薇進來前把雷佳虎兩人打發掉了,這會兒提前出去必定要等,還不如在里面等,等到時間到再出去也不遲。
    她被工作人員引導進現在這個大廳的時候,就發現還附設著的小廳里擺滿了食物和飲料,而安德魯導演剛才在臺上也提到了他們準備了食物。來到這個小型酒會的男男女女正雄心勃勃地等著爭奪安德魯導演最后一部電影的角色,根本就沒有心思來小廳里覓食。
    第七百零九章 驚異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這導致蔣碧薇進入這個小客廳時,除了來回穿梭的侍者外,唯一一個嘉賓就只她一人。這次的酒會采用自助的形式,精美的長條桌上擺滿了各色各樣的食物和飲料。熱盤、冷盤、甜點,飲料擺放得井井有條。
    蔣碧薇把每個區域都逛了一遍,才從桌子下面的一排排小筐里拿了一個碟子,一根叉子,又拖過附近的托盤,叉了一塊黑森林蛋糕,自己倒了一杯奶茶,把這兩樣放在托盤上。蔣碧薇端著托盤打量了下小廳,找到一個小露臺。露臺四周爬滿了不知名的藤蔓,藤蔓上有著星星點點的小花點綴其中,設計師獨具匠心,在露臺上放了個秋千架造型的雙人座位。
    蔣碧薇把手中的托盤放到面前的桌面上,人坐在秋千架上,隨手用手推下兩邊用作支撐的粗繩,整個人就會被蕩上半空中。繩子的長度并不長,哪怕再用力,也僅僅離開地面些許,根本就沒有摔下來的危險。倒是這樣時不時蕩著玩,附近飄來不知名的小花的香氣,顯得又別致又有趣。
    還沒有到二十的年齡,正是胃口大開,能吃的好時光的。蔣碧薇吃吃玩玩,不知不覺就把托盤里的一小塊蛋糕和一杯奶茶吃得干干凈凈,涓滴不剩。蔣碧薇站起身來,正想著要不要再去小客廳里再拿點吃的過來。
    就聽到不遠處傳來火柴劃動的聲音,緊接著就一點紅光出現在這個安靜的露臺上。此時月明星稀,蔣碧薇在露臺上坐了許久,都沒有發現這里還藏著另外一人。她的腦子里升起警惕之心,腳步輕盈地往旁邊一跳,低聲問道,“誰?”
    她的臉上鎮定,心里卻是暗暗打鼓。蔣碧薇啊,蔣碧薇,多過了幾天安定的日子,就把警惕心全給丟光了,因為不小心而受到的教訓還少嗎,蔣碧薇暗暗懊悔不已,深悔不該一個人來到如此偏僻的地方,想要呼救都不能令別人聽到。
    “別害怕,小姑娘,”紅光所在的地方卻是同蔣碧薇隔開了距離,好像明白她心中所想,特意體貼地離得遠遠地,“我也是想找個清凈點的地方,才找到這里來,你別害怕,我才剛剛來。”
    “我記得這個地方有開關來著。”那人的華夏話聽起來很是字正腔圓,卻怪怪的,就好像是從錄音機里學來的語調,同一般人的發音很是不同。來人在不遠處摸索了一陣,蔣碧薇就聽到“啪”的一聲響,燈光忽然在她的頭頂上亮起來。蔣碧薇忙不迭閉上眼睛,等到適應了,才睜開眼睛。
    “安德魯導演!”蔣碧薇一眼就看到這個外國老人嘴里叼著一根雪茄,正紳士地站在露臺門口關切地瞧著她。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