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躺贏啊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年輕用來拼的
    >>>
    聽到徐茫的話,在場的學生們那是一臉的憤怒,禍害自己學校的學弟學妹們就算了,但是禍害高考學子們,就是真不做人了,大家都不容易,有必要這樣嗎?
    在臺上,
    穆超美也是相當無奈,又進入徐茫的節奏。
    怎么辦?
    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祈禱徐茫能過醒悟過來,重新做一個人。
    “我要講的很簡單,就是《讀書到有沒有用?》”徐茫笑呵呵地說道:“其實這個話題一直以來都是個問題,有些人覺得讀書沒什么用,看看現在老板,有幾個會讀書的,不都是在特殊的時期發家致富的嘛。”
    “當然。”
    “這些人畢竟少數。”徐茫說道:“絕大部分人都認為讀書是有用滴,是好滴,是可以滴,然而...當知識學得越多,你會逐漸發現自己學了那多,到底用來做什么?只是為了高考嗎?”
    徐茫的話,
    觸動到了在場不少人的內心,特別是學民與學渣們,他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比如導數...雖然導數很重要,與物理、幾何、代數關系密切,但是自己似乎用不到啊。
    還有定積分、三角函數、圓錐曲線等等,學了這么多知識,然后進了一個考古系。
    “從我觀點出發,從我的角度出發和解析,這些知識愛學不學。”徐茫淡然地說道:“想學就多學一點,反正不要錢,不想學就別學了,不然大家都不爽。”
    這什么理論?
    哪有這樣的論調的?
    穆超美有些崩潰。
    “反正選擇權就在你們手中。”徐茫說道:“我以前選擇了不學,還別說...小日子過得挺滋潤的,因為家里不是一般的有錢,整天就是吃喝玩樂,相當的爽!”
    “...”
    “...”
    “...”
    聽聽,
    又開始不做人了!
    底下同學們很氣,可事實證明徐茫家的確有錢。
    “后來嘛...”
    “我有一天突然醒悟過來,人不應該生活在紙醉金迷的狀態中,人必須要奮斗!”徐茫認真地說道:“這樣才有意義嘛,高三上半學期開始讀書。”
    “在這里和大家簡短描述一下我過去的成績。”徐茫說道:“零分零分零分零分...總分零分,這就是我。”
    關于徐茫的傳說,
    絕大多數的人都知道,用實際行動向世界證明,家里有礦就能如此任性。
    “從零開始。”
    “花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吧...我就到了全班中游水平。”徐茫思考了一下,默默地說道:“當時給我的感覺是...也就這樣了,不難呀!為什么別人學得死去活來的?”
    “...”
    “...”
    “...”
    這完全不是人話!
    什么叫做也就這樣了?
    沒等學弟學妹們繼續埋怨,徐茫又開始了自己的演講。
    “后來一路直上。”
    “這個拿獎,那個拿獎,這個第一名,那個第一名...”徐茫嘆了口氣:“直到后來我都怕了,我拿那么多的獎,別人還怎么活?想明白這點后,我就不拿了。”
    沒等底下學妹們反應過來,徐茫接著開口道:“告訴大家一個秘密,我保送江大了,但是我沒去。”
    問世間何為賤人?
    就是此人!
    好特么的氣呀!
    學弟學妹們一個個憋著紅了臉,幸好這是在學校,要是在街頭小巷,保不齊一塊磚頭糊臉上。
    “不扯淡!”
    “我們言歸正傳,讀書到底有沒有用?”徐茫說道:“這個問題...給大家自己去做選擇。”
    “可能有些事情,你們努力了也不一定有結果,但是不努力就一定不會有結果,現在我們都還這么年輕,拼一下沒有錯。”徐茫笑道:“年輕不就是用來拼命的嘛。”
    雖然還是假大空的心靈雞湯,可最后的這番話,的確是徐茫發自內心,以前自己的只有一條路,繼承家里的資產,成為億萬富翁,現在路走寬了,又多了一條選擇,成為有學識的億萬富翁。
    看了一圈底下的學生此時的表情,那種無動于衷,徐茫有些無奈,或許人只有真正遇到了困難,才會最終大徹大悟。
    也是,
    流血才知道痛。
    流水式的過場走完,徐茫和學弟學妹們紛紛離去。
    在林一山的辦公室內,徐茫正在接受老師們最后的教誨。
    “徐茫!”
    “有空多來學校看看我們,你小子當初我是費了多少的力氣。”林一山笑呵呵地說道:“對了...聽說你和楊小曼兩人拒絕了清華北大的邀請?”
    “嗯!”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年輕用來拼的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我們去復旦。”徐茫說道。
    “復旦也不錯,我就是復旦中文系出來的。”王老師笑道:“徐茫,你打算讀哪個專業?”
    “物理。”徐茫回答道。
    “???”
    “???”
    “???”
    啥?
    文科學生讀物理?
    這是準備上天是不是?
    在場的很多老師們被徐茫的選擇給驚到了,并不是不可以...只是徐茫文科班出身,去讀物理有些困難,而且不見得別人物理系的要他。
    “我覺得可以!”
    “徐茫的數學是頂級的。”梁峰說道:“江大理工學院數學系還指名道姓要徐茫,憑什么徐茫不能讀物理系了?”
    林一山看了一眼表情淡然的徐茫,再次問道:“你決定好了?”
    “嗯!”
    “物理只是棲身之地,我打算全面發展,上到宇宙飛船,下到航母導彈,能研究的通通研究。”徐茫認知地說道:“手機芯片、系統也不能放過!”
    “...”
    “...”
    “...”
    這個牛吹得有些過了。
    世界上哪有什么全能型選手。
    “不要一心多用。”
    “專心干一件事情才有出路。”林一山說道:“總之你自己掌握吧。”
    徐茫點點頭,默默地說道:“哦。”
    由于正式公布成績的時間為六月二十五日,今天才到二十一日,還有四天的時間。
    或許是運氣,
    楊小曼的科三考試在六月二十四日。
    “唉...”
    “我考完科三接著考科四,就能拿到駕照了,要不...今天我們去看看車?”楊小曼笑嘻嘻地說道。
    “但是我沒錢啊。”
    “那一百七十多萬是用來做科普的。”徐茫說道:“我想要扭轉當前社會這種娛樂至死的不良風氣。”
    “...”
    “你這么點錢就能改變社會了?”楊小曼白了一眼:“給我買車吧!”
    徐茫挺無語的,楊小曼可是礦里有家的富豪女,怎么老是盯著窮人的錢不放?
    劫貧濟富?
    黑吃黑?
    還是其他的?
    “小曼?”
    “嗯?”
    “你爸是不是破產了?”
    “滾!”
    楊小曼瞪了一眼,憤怒地說道:“我家里好著呢!”
    車是不可能買的,最后楊小曼走投無路,給自己的老爸打了一個電話,誰知道第二天徐茫見到了楊小曼的車,不得不感慨楊小曼老爸牛逼。
    “...”
    “能不能借我開開?”徐茫摸著這輛銀色汽車,臉上寫滿了羨慕嫉妒恨,不久又恢復正常:“算了...我們的路不能跑這車,輕輕碰一下就是十來萬沒了。”
    底牌太低,動力太強,價格太貴...這車還真不能開在路上。
    ...
    萬眾矚目的科三考試日,
    徐茫坐在后排,看著楊小曼準備考科三,邊上是一位相關領導。
    這位大人物也很硬氣,上來的第一步把監考攝像頭線頭拔了,再切換到人工監考模式,心平氣和地沖楊小曼說道:“可以開始考試了,先系安全帶,然后著車,前進。”
    徐茫愣了一下,并沒有感到意外。
    只是...
    楊小曼的轉向燈打晚了,直接被扣十分,超車時速度不夠,又被扣了十分,掉頭時沒有及時減速,再次被扣十分。
    按理說不及格,然而副駕駛的這位,從容不驚地刪掉了最后一項扣分。
    及格了。
    徐茫:囧
    科三一過,科四手到擒來。
    一天下來,
    楊小曼從學員進化到了馬路殺手。
    “我厲害嗎?”楊小曼得意洋洋地說道:“都是一次過!”
    徐茫猶豫了一下,下定決心說道:“小曼...答應我,別開車!”
    ......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