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變身非常大小姐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白瀟的幻術
    >>>
    畢竟是已死之人的尸體,貿然用手去觸碰是一件非常不衛生的事。想到這,白瀟縮回了已經伸出的手。
    “這里的情況怎么樣?”她起身看了看周圍道。
    “一切還比較順利,當我們趕到的時候,劉子太的尸身正在攻擊孫邁可,我們從它手中將孫邁可救了下來。之后的動靜,雖然引起了周邊一些鄰居的注意,但因為有王警官在的緣故,都比較容易地解決了。”
    趙秋簡單復述了下事情的經過,說到這邊的動靜最終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白瀟一點都不覺得驚訝。
    她可以預見,當時的動靜一定不算太小。不過好在有王沛這個貨真價實的警察在,一句“警察辦案”,讓那些原本好奇的鄰居沒有了繼續觀望的心思。
    有官方身份,就是比較容易辦事!
    事情的經過大致就是這樣,白瀟點點頭,神情淡然地用腳踢了踢地上的尸體,有種硬邦邦的感覺。
    “尸身上的氣息已經完全消散了,沒有留下任何一點像殯儀館棺槨上的氣息。”白瀟一邊說著,回過頭,對隨同的林驍道:“找人把它拖回去,尋找一下劉子太的親屬,選個時間下葬吧。”
    林驍點了點頭,明白白瀟的意思,入土為安,這是華夏人自古以來的傳統,尤其對枉死之人而言,入土為安更是一種最好的祭奠。只是劉子太是孤兒,一時半會兒估計也找不到他的親屬。最終大概只能潦草地進行火化、找個地方埋了。
    “對了,他的情況怎么樣?”回過頭,白瀟看向一臉灰敗的孫邁可。
    “已經跟他說明了事情的經過,但他不肯認罪。”王沛解釋道。
    “不認罪?”白瀟略微沉吟。
    “……我沒有罪,蔣恩蘭不是我殺的,她是被女鬼殺的!你們一定是搞錯了,我是無辜的!!”
    見大家討論起自己的事,孫邁可忽然瘋狂起來,大聲地叫嚷。
    “你說她是被女鬼殺的,但蔣恩蘭卻說是你將她推下樓的,我們這有視頻作為證據!”白瀟鄙夷地看了眼心存僥幸的家伙,越發地從他身上聞到了一股罪惡的味道。
    “不,不,你們訛我,你們休想欺騙我!蔣恩蘭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
    孫邁可面色蒼白,雖然心里有鬼,但他仍不遺余力地否認著。
    “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鬼,你們不可能從她口中知道任何信息,你們在訛我,對,你們在騙我!!”
    “真是冥頑不靈,你說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鬼,那么剛才劉子太的尸體襲擊你的事怎么說,他是真的死了吧?!”趙秋清冷的聲音道。
    孫邁可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嘴唇微微地顫抖。
    “你們騙我,騙我……”
    “住口!”
    白瀟厲喝了聲,指了指孫邁可的后面,“你說我們在騙你,那你看看,你的身后站的是誰!”
    孫邁可一怔,隱約地感到背后傳來一股涼意,他茫然地回過頭。驚愕地看到他的房間中,不知什么時候出現了一道紅色的身影。
    恰在這時,房間的燈光忽然閃爍了一下,他終于看清楚了紅色身影的面孔。
    是蔣恩蘭!
    面色一片慘白的蔣恩蘭,正嘴角露著笑容地看著他。
    “老公,你好狠的心,為什么要殺我,為什么要殺我……”
    噫嗚嗚噫,蔣恩蘭說著說著大聲哭了出來,蒼白的面孔變得愈發蒼白,眼角、嘴角,也開始不斷流下紅色的液體,眨眼原本還算秀氣的臉蛋就變得恐怖無比。
    此時,蔣恩蘭就如同一個被拋棄了的怨婦,正在發泄情緒。如泣如訴的哭聲中,她邁著細步一點點的靠近。而走著皺著,她的后腦忽然出現了一個大坑,汩汩的液體涌了出來,轉瞬烏黑的發絲就被浸染,也開始滴落下大股大股的血液,染紅了她腳下的地板。
    “老公你看,因為你,我現在的樣子好狼狽……”
    “不不,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第一百二十六章 白瀟的幻術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孫邁可驚恐地退縮著身體,一把來到白瀟面前,抱著白瀟的腿,哭訴道:“快救救我,她……她要殺我。”
    “哦~誰要殺你,你在求誰啊……”
    熟悉的聲音鉆入耳朵,孫邁可顫栗了下,抬起頭,赫然發現自己抱著的哪里是白瀟的腿,分明是穿著一襲嫁衣的蔣恩蘭。
    “蔣恩蘭”蹲了下來,慘白慘白的臉湊到他的跟前,“老公,下面好孤單、好冷,一起下來陪我好不好……”
    “不要,不要……”
    孫邁可連連后退,精神已在崩潰邊緣的他現在無比懊惱自己曾經的一時沖動。
    如果他不是那么貪婪。
    如果他不是那么絕情。
    現在就不會有這么可怕的下場了。
    “醒醒……”
    啪的一巴掌,白瀟用力地扇在孫邁可的臉頰上。
    孫邁可茫然看著她,回過神,愕然發現剛才那個恐怖的蔣恩蘭不見了,眼前出現的是一張漂亮精致的臉蛋。
    “蔣恩蘭呢?”
    “暫時走了。”白瀟聳了聳肩膀道,“怎么樣,現在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了吧。”
    孫邁可小雞啄米般地點頭。
    白瀟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睛瞇起來,意味深長道:“蔣恩蘭現在在下面的日子不好過,因為是枉死的,靈魂難以得到超脫。這樣下去,她一有空就會上來騷擾你的。”
    “而你……”白瀟頓了頓,露出淡雅的笑容,“在人間的時候只是時不時地接受一下她的慰問而已,而死后嘛,你以為你的罪行逃得過下面的審判嗎?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張天網,可不僅僅是指人間的。”
    “認不認罪你看著辦吧,反正我們手里有證據,實相的你就趕緊認了,要是讓非世俗的力量介入,你的日子可就沒那么好過了。”
    “比如把你的腸子拉出來,打個結再從嘴里塞進去,嘖嘖,到時你就會知道什么叫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孫邁可傻住了,他的內心已經崩潰。
    至于邊上的王泉、趙秋等人,雖然不知道白瀟用了什么手段,但在他們的眼中,剛才的孫邁可分明是遭遇了什么恐怖的畫面——先是回頭像是看到了什么,爾后在地上連滾帶爬、抱著白瀟的腿死死不放,之后又錯愕地放開,仿佛看到了更加驚恐的一幕,活生生處在要被嚇死的邊緣。
    再結合白瀟張口就來的幾句恐嚇,他們真的想跟白瀟說——你是魔鬼嗎?
    不,從孫邁可的反應來看,分明是看到了比魔鬼更加恐怖的東西。
    他們確信,剛才白瀟一定是用了他們無法理解的招數,讓孫邁可遭到了精神打擊。
    可別是把人嚇傻了。
    這邊,白瀟也是凝神地看著孫邁可的反應,只是讓她失望了,孫邁可并沒有像她想象的那樣痛哭流涕地認罪,而是真像嚇傻了似的,兩眼無神地看著樓道上方的燈管。
    嘖了一聲,白瀟無趣地聳了聳肩膀,轉身,她準備離開了。
    “把他抓起來吧,反正有了之前的視頻證據,一場不公開的審理足夠定他的罪了。”她擺了擺手,不準備繼續參合這件事。
    雖然沒能讓他親口認罪顯得有些美中不足,也可能遭到家屬的置喙,但世上哪有那么完美的事,能夠將他定罪就行了。
    剛才她暗戳戳地運用了新學的幻術,但不知道是沒有學到家還是怎么的,可能是幻術的內容還不夠恐怖,沒能鎮住孫邁可吧,令白瀟覺得挺失望的。
    自己的首秀以失敗告終啊!
    接下來的事,還是交給林驍和王沛他們處理吧,現在時間已經不早,她差不多也該回去休息了。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