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變身非常大小姐 > 第一百一十九章 5號樓
    王沛愣了一下,林驍所點出的這些,當然于理不合。但是除了惡作劇外又會是什么呢,總不會大晚上的真有紅衣女鬼出現吧?
    “你們覺得是怎么回事?”秀兒看了看邊上的幾人,問道。
    趙秋清冷的聲音道:“惡作劇肯定是不會的,如果是惡作劇,又或者普通的殺人案,這個案子就不會傳到御靈小隊那邊了。”
    楊書峰點了點頭,也表示贊同:“既然王隊在群里公布了行動任務,并且事前經過了勘探,確認為靈祟事件,那么對此我們沒有什么好懷疑的。”
    “也就是說,那個叫蔣恩蘭的女人以及姓劉的保安確實是女鬼殺的,接下來我們該去抓鬼了?”瓜皮有些害怕又有些興奮地說道。
    “抓鬼肯定是要抓的,反正待會兒大家要注意安全,兩兩一組,不要分散了。”八尾貓擲地有聲地說道。
    白瀟站在一旁靜靜聽著他們的交談,眉頭微微一蹙,總感覺有哪里不對勁。
    這時拳王湊了過來:“白瀟,你在想什么呢?”
    “沒事。”白瀟搖了搖頭。
    那邊,郭巍他們已經從李牧禾那邊得知了現場的情況,“李老板,接下來還請你帶路,我們要到5號樓那邊親自勘察一下。”
    “行行,這當然沒有問題。”李牧禾忙不迭地點頭,接著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沒過多久,簡易的房舍外面據又來了一些人。
    李牧禾介紹道:“這幾位是我們保安處的員工,他們對這里地形比較熟悉,待會兒就由他們跟我們一起去。”
    “工地里的員工呢?”徐文獻忽然問道。
    “唉,放假了,工地出了這種事,反正大家也無心干活了,沒轍,只能先放假了。現在工地里只留下保安處的人在這里看護一下建筑材料。”
    郭巍便點點頭,接下來一行人就在李牧禾還有幾位保安處員工的帶領下一起朝著5號樓趕去。其間郭巍再次聲明了要兩兩一組的紀律,并且告訴白瀟他們,有什么發現一定要第一時間反饋。
    眾人自然應允,然后結伴朝著案發的現場趕去。
    “就是這里了,這里就是5號樓!”
    李牧禾聲音微微地顫抖,好在今晚人多,倒是讓他的膽氣有些增長。要不是看在今晚有這么多“專業人士”感到現場,說什么他都是不會來這里的。
    這里嗎?白瀟抬頭看了看,發現5號樓的主體雖然已經完工,但外圍的施工防護圍網還沒有拆掉,綠油油的防護圍網遮蓋下,建筑內部的場景只能看到一些朦朧的輪廓。
    “5號樓是三個單元連在一起的建筑戶型,每一單元每層兩個房間,中間有一臺共用的電梯。現在建筑的主體已經完工了,后續就要進行墻體的堆砌和內部裝修……”
    李牧禾看著前方的建筑,略帶心疼地介紹著,“原本打算明年下半年交付的,定金都收了不少了,現在忽然出了這擋事,郭隊長,你說是不是我們施工前哪個環節沒處理好,招惹了什么晦氣?”
    郭巍不置可否地搖了搖頭,突然問道:“對了,那兩名死者的家屬現在怎么樣?”
    “蔣恩蘭的老公名叫孫邁可,也是這個工地的員工,夫妻倆在李老板的公司里已經工作超過五年了,蔣恩蘭死后,她的家屬前來鬧過,因為案件沒有調查清楚,責任未清,李老板沒有辦法給了他們六十萬安置費,這才消停了下來。”
    “至于那個姓劉的保安,他的家屬還沒有找到,據說是個孤兒,平時與工地其他工友的關系也比較淡,而且他還有前科,因為偷竊被刑拘過。”
    林驍娓娓將兩名死者的情況介紹了一遍。
    “對對,蔣恩蘭的老公叫孫邁可,是工地的一個監工,他就是第二個晚上目擊到到紅衣長發女人的人!”李牧禾反應過來,補充著說道。
    “那他現在在哪里?”王沛問道。
    李牧禾道:“蔣恩蘭死后,他帶著家人來工地鬧過,說是不相信妻子的死是女鬼所為,后來我給了一筆賠償,他們暫時回家安置去了。”
    “奇怪,自己是第二個看到紅衣長發女子的人,卻堅持妻子的死不是女鬼所為。”拳王低聲地嘀咕。
    “不是女鬼所為,就是意外死亡,根據員工與施工方簽訂的用工協議,應該可以多賠些錢吧。”趙秋朝四周看了看,輕聲說道。
    “如果這次事件真的是鬼怪所為,警方那邊要怎么結案?”白瀟忽然問道。
    林驍回答道:“如果真的是鬼怪所為,那么我們沒有就沒有證據將案件定為他殺,最終只能成為意外墜樓或者以自殺處理。”
    白瀟點點頭,意外墜樓或者自殺應該是對外的宣傳口徑,畢竟這件事總得有結論,而對死者的家屬而言,應該會把御靈小隊的最終調查結果給他們看,但保密協議是少不了的。
    其實對于李牧禾而言,定性為意外墜樓是最好的結果,即便要多賠些錢,但對未來的樓盤交付總是影響最小的。他最怕的就是工地鬧鬼的事情流傳出去,那樣他哭都來不及了。能花錢解決的事,都不是大事。
    “要我說怎么可能是鬼怪所為,你們說,會不會真是意外墜樓?”王沛忽然說道。
    “前面的蔣恩蘭和后面姓劉的保安都是意外墜樓?還恰好都在5號樓這里墜下來?”八尾貓雙手交叉著放在胸前,鄙夷的語氣道。
    王沛啞然,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只是發生的概率很小罷了。
    八尾貓繼續道:“而且就算兩人是意外墜樓,那么多人看到的紅衣女子怎么說?”
    “可能是錯覺,比如視覺殘留什么的。”王沛說著朝周圍看了看,卻驚訝的并沒有在周圍找到紅色的廣告牌之類的東西,倒是有一些關注生產安全的警句引起了他的注意。
    “會不會是不同的顏色經過視覺殘留并且調合之后,讓人誤以為看到了紅衣服的女鬼?”他指著不遠的警句橫幅問。
    “不會的。”趙秋直接搖了搖頭,“紅色是三原色之一,對于光而言,任何顏色都調合不出紅色來。”
    那就沒轍了。
    王沛也無法說服自己了,一個人撞鬼可能是錯覺,兩個人撞鬼也可能是心理暗示,但接下來那么多天,連續不斷的撞鬼,并且后續員工還能繪聲繪色地說出“紅衣女子從十三層跳下,但隔天又看到紅衣女子沿著樓梯一級一級往上走”這樣的畫面,這種群體癥狀,實在無法用簡單的錯覺來形容。
    “師父,不會真有鬼吧?”他低聲對林驍道。
    林驍搖搖頭,瞪了他一眼:“讓你不要多言的,具體的,交給專業人士來就行了。”
    王沛無奈撓頭。
    “好了,工地這邊存在靈祟是肯定的,至于工地兩名員工的死是不是與她有關,那只有找到了她才能問出來。”
    郭巍站出來,語氣輕松地道。
    李牧禾咽了口口水:“郭,郭隊長,你的意思是,這里真的鬧鬼?”
    “鬧鬼,是百分之百的!”郭巍語氣嚴肅。
    “對了,現在幾點?”他朝面色蒼白的李牧禾問。
    “差不多十一點了。”
    “嗯……時間差不多了。”
    郭巍點了點頭,接著他朝徐文獻還有隨行的另一名御靈小隊成員邵鄧祥道:“老規矩,我們三個從三個方位慢慢逼近,務必不要讓靈祟逃脫出去。”說著看了白瀟他們一眼,“你們幾個,也分散開來,兩兩一組,從四個方向不斷逼近,彌補里層產生的空缺。”
    “明白!”
    “明白!”
    終于要開始行動了嗎?
    白瀟等人應了一聲,有些躍躍欲試。
    “至于你們,看戲的話注意安全,不要靠得太近了。”
    “好……好的……”
    李牧禾哆嗦了下,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氣氛感染,居然也挺直了腰桿,回頭對手底下的員工道:“你們幾個,待會兒跟著大師他們,能幫上忙的地方要幫忙。”
    “知道了老板!!”
    ……
    “師父,我們?”
    “也跟上去,記住做好現場的取證工作!”
    林驍嚴肅說完,接著便跟著白瀟他們一行,慢慢朝5號樓靠近。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