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變身非常大小姐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紅衣女鬼
    還在用瀏覽器看《變身非常大小姐》嗎?你out了,書友都在用'快讀小說app'看《變身非常大小姐》,百萬小說免費看,無廣告、更新快、云書架永不丟失、語音聽書更方便,立即下載>>>
    “大家都到齊了吧?”郭巍清點了一下人數,讓所有人在行動的簽到表上簽好名后,就將八人分成了四組,其中白瀟、拳王為一組,楊書峰、待君歸為一組,趙秋、瓜皮為一組,八尾貓、秀兒為一組。都是一男一女,一個中期一個初期。
    這些都是例行公事,不過白瀟是第一次參加這種行動,倒是有些新奇。之后郭巍簡單說了一下待會兒進工地的注意事項后,又介紹了下隨同的兩位刑警。
    果然不出白瀟所料,這兩個刑警是局里派過來協助任務的。
    “那我們進去吧。”郭巍說著,就在前面帶路。
    “師父,我心里有個疑惑,他們這些人……靠譜嗎?”看著郭巍帶領著幾個見習的御靈者走在前面,刑警中一個叫王沛的年輕刑警一臉的疑惑,沖著邊上那個干練的刑警問道。
    王沛入隊差不多兩年了,是正經警校畢業,今晚之所以被派過來參與行動,也是因為業務能力出眾的緣故。說實在的,王沛對工地里鬧鬼的事情是有些嗤之以鼻的,現在都什么年代了啊,這種封建迷信的思想居然還能獲得市場,關鍵是局里居然還當真了,派了他和師父林驍過來助陣。
    被他稱為師父的干練刑警掃了他一眼,低聲道:“你只要跟著我進去就是了,待會兒的具體行動,你不要發言,聽專業的就是了。”
    “專……專業的?”
    王沛看了看前方那一個個男男女女,這些好似過來踏春郊游的人,是專業的?怎么看都是不像啊!搖了搖頭,他眉頭微蹙,看來一些骨子里的腐朽思想,即便是連他的師父都無法完全避免啊。“信則有、不信則無”這種忽悠人的話,在他看來就是笑話。
    這個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
    事發的工地就在距離公交站臺不遠的地方,在郭巍的帶領下,眾人很快就進入到了工地里面。這是一個已經快要封頂的高樓住宅小區,眼下高高的樓盤在一片寂靜中顯得有些陰沉。
    此時工地的施工方老板李牧禾早就帶著一些人在工地入口的簡易房舍前等待,看到白瀟他們一行人過來,忙上前道:“幾位就是市里派過來處理鬧鬼事情的行家?”
    來了這么多人,難道這次的鬧鬼非常的嚴重?李牧禾心里一咕嚕,富態的胖臉立刻又變白了幾分,事實上自從出了鬧鬼事件后,李牧禾已經改好幾晚沒睡好了,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不愿接近工地半步。
    可是不來又不行,作為施工方的老板,這里一日不開工,損失的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行家算不上,混口飯吃。”郭巍笑著自我介紹了下,“我姓郭,你可以叫我郭隊長,這兩位是我的同事。身后這幾位是今晚過來見習的,還請李老板不要見怪。”
    “不見怪不見怪,為國家培養人才,理解理解。”
    李牧禾稍稍抹了把汗,心想原來這些小年輕是過來參加“實踐”的,國家辦事,果然有章法,新老的接替……這叫什么來著,對了,人才儲備!!這方面的人才很重要啊,看到郭巍他們如此大張旗鼓的到來,顯然國家在這方面的實力是非常雄厚的,李牧禾忽然有些心安。
    “警察同志,辛苦你們了……”李牧禾忙來到王沛和他師父的面前,熱情地表示歡迎。然后將眾人帶入位于簡易房舍二樓的工地辦公室,整個辦公室隨著那么多人涌入,一下子變得擁擠起來。
    “事情是這樣的,我們這最早出現異常是在一個星期前的半夜,那時候大概十一點多了……那天我們工夫負責值班的保安小劉正好巡查到5號樓工地前的時候,隱約地看到有一道紅色的影子在剛剛完工的十三層出現,可是他用手電一照,又什么都看不見了。”
    第一百一十八章 紅衣女鬼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還在用瀏覽器看《變身非常大小姐》嗎?你out了,書友都在用'快讀小說app'看《變身非常大小姐》,百萬小說免費看,無廣告、更新快、云書架永不丟失、語音聽書更方便,立即下載>>>
    李牧禾將前幾日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郭巍細細聽著,打斷道:“你們這里的小區一共多少層?”
    “十三層,紅影出現的地方是頂層了。”
    “當時小劉覺得可能是眼花,就沒有在意了。可是第二天……據說紅色的身影又出現了……”李牧禾的表情忽然變得驚恐。
    “據說?”
    “是的,我聽當晚值班的員工說的,那時候他們正在值班室里打牌,有一個員工出去撒尿,抬頭就看到5號樓的樓層上出現了一個穿著紅衣服的長發女人!當時那個員工嚇壞了,還沒尿完就跑了回來,可等大伙趕到5號樓的時候又什么都沒有發現。”
    郭巍輕輕地點頭,“這些都跟卷宗里描述的一樣,然后第三天那個紅衣女子又出現了,并且你們這死了一個人?”
    “沒錯沒錯!”李牧禾忙不迭地點頭。
    白瀟看到他的臉色又蒼白了幾分,聲音顫抖道:“死的是一個女人,是我們工地負責伙食的,今年才三十五歲。”
    “那是晚上十一點出頭的時候,那女的叫蔣恩蘭,她被人發現從5號樓的十三層摔了下來,當場就摔死了。死的時候赤著腳,披頭散發的,穿了件紅色的衣服。哦對了,在她摔下來的地方發現了一只紅布鞋。”
    “第二天你們工地失蹤了一個人,就是第一天發現紅色身影的那個保安小劉?”
    “是,是的,小劉是第四天早上不見的,我們問了幾個與他關系要好的工友,但都沒有聯系上他。”
    “師父,有些古怪啊,第一天發現‘鬼怪’的小劉在那個叫蔣恩蘭的女人死后第二天失蹤了,會不會是殺了人后,潛逃了?”王沛小聲地問他的師父。
    林驍看了他一眼,低聲道:“戒急戒躁,先別急著下定論。”
    王沛哦了一聲,就聽李牧禾聲音愈發變得驚恐,“但是第四天晚上,小劉死了,他同樣從5號樓那里摔下來,摔死的。死的時候身上穿著大紅色的衣服,腳上套了另一只紅布鞋……”
    “什么,小劉也死了?”
    王沛瞪大眼睛,一臉驚訝。
    白瀟等人也紛紛動容,他們都是御靈者,對這些鬼怪事件倒是有些免疫,但乍一聽事情的經過,還是忍不住心里有些發毛。
    “是啊,小劉也死了……”李牧禾略帶哭腔地說道,“這之后工地里就謠言四起,人心惶惶,就算是白天的時候,工地里的員工也不敢干活了……”
    這對李牧禾來說是最傷的,且不說工程耽誤一天所造成的損失了,單就鬧鬼這件事而言,他建的可是一個高檔小區啊,高檔小區傳出鬧鬼的事,這房價還能維持得住?到時候恐怕是損失慘重啊!
    “那之后幾天工地里還有人看到紅衣長發的女人嗎?”白瀟站出來問道。
    李牧禾驚訝地看了白瀟一眼,點頭道:“怎么沒有!每天晚上十一點過后,5號樓那邊都能看到穿著紅衣的女子的身影!”
    “會不會是惡作劇?”王沛下意識地問。
    “惡作劇需要殺人,需要在后續繼續扮鬼嚇人?”王沛的師父林驍反問道。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