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變身非常大小姐 > 第七十四章 父女見面
    正當白振東感慨著自己的時間不屬于自己,不受自己支配時,湘水別苑這邊,白瀟也等來了白瑕的電話,知道她的老爸已經到了濱河市,并且這個時候正在盛鴻集團那邊應酬。
    如同一名已經被判了死刑的罪犯正等待著行刑之日的到來,雖然實際的行刑過程可能只是分分鐘的事、對罪犯而言并無實質性的痛苦,然而在那一刻真正到來之前,明知后果如何的等待無疑是最難煎熬的——不是什么人都那么灑脫、看淡了生死,被死亡的恐懼時刻縈繞著,是一種刻骨銘心的折磨。
    現在的白瀟就有這樣的覺悟,她感覺自己已經被架在了堆滿柴火的十字架上,邊上的火把已經時刻準備放下。
    雖然告訴自己要放平心態,但心跳還是忍不住加速,讓她有些坐立不安。
    白瀟的反常狀態被同住的林珊看在眼里,這下林珊不由得感到奇怪了,她發現今天白瀟似乎很緊張,經常的拿出手機來看,就像面臨著一場大考一樣。
    “你今天怎么了,有重要的約?”終于按捺不住,林珊好奇的眼神看著她,出聲問道。
    白瀟愣了一下,短暫思考后就將自己父親要過來的消息告訴了她,“沒有約會,只是我爸待會兒可能要過來。”
    “什么,你爸要過來?來這里?”林珊一聽,驚訝地站了起來。
    “是啊,他知道了我住外面,應該會過來看一看。”白瀟點頭道。
    “沒錯呢,我家……嗯,我家叔叔再過會兒可能會過來呢。”這時候在廚房洗著一袋無籽水晶葡萄的小靈,洗完了葡萄后,端著盤子來到白瀟和林珊的面前。
    “姐姐,來吃一顆葡萄……啊~”說著,拿起一顆葡萄送到白瀟嘴邊。
    白瀟張嘴,吃下小靈送過來的葡萄。
    林珊怔怔地看著實為主仆卻自稱姐妹的兩人,被一種濃濃的丫鬟與大小姐“秀恩愛”的氣氛籠罩了。搖了搖頭,她反應過來,“既然你爸要來,那你現在還坐著干什么,趕緊收拾一下房間,然后跟我出去買菜啊!”
    林珊一聽白爸爸真的要過來,立刻表現出了非常重視的態度。
    她從白瀟的表現中看出,白瀟和她父親的關系應該不是太和諧,不然只是爸爸過來而已,做女兒的哪會這么反常?絕對有故事!
    “買菜?干嘛?”白瀟驚訝地看著她。
    “笨!當然是做一桌好菜,招待你爸爸啦!”林珊瞥了白瀟一眼,真是搞不懂……明明對自己爸爸的到來表現得這么在意的白瀟,為什么就想不到要好好招待他呢?
    說完,催促著發愣狀態的白瀟,一馬當先的拖著她和小靈就開始收拾起了房間,簡單的打掃了下衛生后,又拉著白瀟朝附近的菜市場而去。
    白爸爸要來,林珊簡直比白瀟還要重視,白瀟只是緊張,但可從未想過“要好好的接待他”這樣的問題。來就來吧,到時候大不了一起到外面搓一頓,或者是在家里用中午吃剩下的飯菜再熱一熱,重新上桌就好了。
    多大點事。
    但林珊可不這么想,室友的爸爸好不容易來一趟,那得盡地主之誼才行,嗯……用自己擅長的拿手好菜招待他!
    整個過程,白瀟亦步亦趨地跟隨在她的身后,反倒是作為跟班的小靈,一副干勁十足的樣子。
    在她看來,白振東的到來是一場對大小姐的考驗,作為仆從,她得把大小姐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
    嗯!主憂臣辱,主辱臣死!
    她可得擔起責任來!
    于是接下來就出現了這樣的一幕,菜市場里,林珊走在前面不斷的詢問各種食材的價格,覺得合適,就拿了一些,讓鋪子老板稱一下。而小靈則跟在她的旁邊,手里已經提了一堆東西。
    白瀟站在兩人身后,兩手插在上衣口袋里,看東西已經買了很多了,忍不住開口:“差不多就行了吧,這還沒到過年呢,現在買年貨也太早了。”
    對于白瀟的不解風情,林珊只是回頭看了她一眼,直接選擇了無視。
    白瀟又轉向小靈:“小靈,東西重不重?要不要我幫你拿?”
    小靈道:“啊,不重不重,這點東西小靈我一只手就拿得起來。哎林珊姐,那條魚……魚!”原來是看到了不遠攤子上有一條活蹦亂跳的大肥魚。
    “唉……”白瀟扶額,感覺融入不了她們。
    半個多鐘頭后,幾個人滿載而歸。
    接下來白靈幫著林珊在廚房里打下手,又是好一通熱火朝天的忙碌,唯獨白瀟一個人孤家寡人似的耷拉著腦袋、側躺在柔軟的沙發上,一邊漫無目的地看著電視劇,一邊目光呆滯地朝自己的嘴里送著那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水晶葡萄,慵懶得跟條“黃金至尊咸魚”一樣。
    差不多五點鐘,白瀟再次接到了白瑕的電話,原來白振東已經結束了與盛鴻集團的商務酬酢,這會兒已經根據地址往她這邊過來了。
    第七十四章 父女見面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白瀟接到消息后精神一震,也顧不上繼續吃葡萄了,馬上正襟危坐,“呸呸呸”將嘴里吃到一半的葡萄皮吐進了垃圾桶。然后奔向玄關那邊,踮著一只腳便開始換鞋,換好鞋后就朝外面跑去。
    “小靈……”見白瀟出去了,林珊望了眼邊上的白靈。
    小靈反應過來,知道一定是二老爺來了,對林珊點了點頭,然后馬上跟著白瀟跑了出去。
    ……
    湘水別苑小區門口,白瀟有些忐忑的等待著,不時望向盛鴻集團過來的方向。
    車道上一輛輛車子不斷過去,白瀟站在一片樹蔭底下,雙手抱胸,手指搭在臂膀上不斷敲打著,一副很焦慮的模樣。
    而不遠處,小靈遠遠地躲在小區牌坊后面,那張充滿好奇的小臉不住看著……
    吱呀一聲,一輛白色的雙擎豪華版埃爾法商務車打著右轉向燈靠邊停下。
    來了嗎?白瀟以及躲在牌坊后面的小靈心里同時想道,心里俱是一片緊張與期待。很快,她們就看到一個熟悉的男人從車上下來,正是白振東!只見白振東下車后先與司機小劉說了幾句話,爾后點點頭便目送著小劉開車先行回去。
    在埃爾法商務車開走后,白振東環顧了下周圍,很快就看到了樹蔭底下的白瀟。
    這時白瀟見白振東看到她,喉嚨微微一動,走上前去。
    “爸……”她輕輕叫了聲,語氣中沒有太多親昵,但也不似拒人于千里之外,只是比較平淡的喊了一聲。
    白振東是一個不到五十歲的中年人,形象上溫文爾雅,有種學者特有的儒雅之氣,僅從外表上看要比實際年齡顯得更加年輕,不過因為長期坐居高位,無形中透著一股淡淡的氣勢,那是一種綿里藏針的氣魄,雖鋒芒內斂,但依舊教人不敢等閑視之。
    聽著兒子對自己的叫喚,白振東面帶微笑地點了下頭,不過當看到白瀟身上的穿著時微微地蹙了下眉頭。此時白瀟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外套,內襯一件柔軟材質的t恤,下身是一條同樣白色但偏灰的七分褲,露出了一小截小腿。
    帆布鞋、白襪子、露小腿,不知為什么,給人一種細膩、俏皮的感覺。
    “穿這么多不覺得熱嗎?”白振東想了想,原本想說的話變成了一句關心。
    白瀟一愣,默默地搖頭,轉而她一笑,看到白振東手里提著一個小包,殷勤地伸手接了過來,對白振東道:“爸,我們先進去吧。”
    “嗯,好。”白振東驚訝于兒子的熱情。
    要知道如果是以往,兒子肯定是輕飄飄的說一句,然后掉頭就往里走的,哪像現在,居然懂得幫他拿包了。
    嗯嗯……不錯的轉折。
    白振東心里這么一想,不由露出一絲微笑。
    不過看著白瀟走在前面的背影,他忽然停下腳步,感覺好像有哪里不對勁。
    剛剛瀟瀟的聲音是不是與從前有些不一樣?還有他的背影,總覺得給他一種非常陌生的感覺,整個人好像也瘦小了一圈。
    其實白振東不太喜歡白瀟現在的這身打扮,覺得過于女氣了呢,雖然市面上現在比較流行中性美,娛樂圈中也是大肆的掀起此類風尚,但講道理,白振東覺得自己或許是一個老古董了,對這種“時尚風格”還是有些不太感冒的。
    在他看來,男人,就應該陽剛一點!男的像女的,女的像男的,豈不陰陽顛倒、牝雞司晨?
    只可惜現在的大眾只追求娛樂,并將“好看”當作一種風尚,引領著一些男生也涂起了胭脂水粉,狗屁的風尚!
    站在一個父親的立場上,白振東覺得自己有必要說上兒子幾句,可不能讓兒子在這條道路上走偏了,但一想到這可能會引起兒子的不痛快,他搖了搖頭,感慨自己這個父親當得有些失敗。
    算了,以后再慢慢教誨吧。
    他跟著白瀟走進了湘水別苑,看著周圍不錯的綠化,暗暗地點了點頭。
    這個小區選得倒是不錯,內有假山流水、曲徑通幽,兩側的道路也遍植著各種奇花異草,如今正是盛開時節,一簇簇爭奇斗艷的,倒顯得斑駁陸離、五色炫爛。
    這時他回過頭看到了遠遠躲在葡萄架后面、只露出半個腦袋的小靈。
    笑了笑,朝她招了招手。
    小靈頓時展露笑顏,蹭蹭蹭的跑了過來。
    ……
    (ps:感謝盟主“去去一一”、盟主“雨洛無聲”的巨賞,受寵若驚!!另外也感謝“放寬你的心”、“書太白子”、“pc蝴蝶”、“幻浣溪”、“我從小就很萌”、“沬芣厾哋汜憶”、“朦朧幻夢”、“帽子1962”、“記憶流夏”以及其他書友們的打賞!!感激不盡!!)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