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變身非常大小姐 > 第四十六章 小姑來電
    林珊呆了一下,自己是不是無意間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看著正與男生們一起搬運著收納箱的白瀟,她轉頭又看了眼沒有任何異常表現的室友們,心里輕輕舒了一口氣。
    白瀟在校偽裝成男生的模樣,其中的苦衷林珊雖然不認同,但如果因為自己的冒失之語而給她增添麻煩,林珊也感到過意不去。不過好在大家似乎沒有將關注點放在自己的無心之言上。
    由于人多,林珊的行李很快就被搬到皮卡車上,接下來向著幾名男生表示感謝,再與室友們告別,林珊就白瀟一起坐上了車。
    “白瀟,要不我以后叫你瀟瀟吧……”坐在副駕駛,給自己扣上安全帶后,林珊忽然說道。
    白瀟愣了一下,狐疑的目光看過去。
    “看我干嘛,以后咱們就是同居的室友了,叫你瀟瀟也顯得親近一些。我還真想有你這么一個漂亮的妹妹!”林珊嗔怪地笑道。
    “隨你的便吧。”
    對于稱呼,白瀟不是太在意。她在家里的時候,爺爺和大伯都是比較正經的叫她“小瀟”,而爸爸、小姑,還有她的后媽則為了顯得親昵,都叫她“瀟瀟”。當然對于“瀟瀟”這個稱呼,她一開始是有些抵觸的,畢竟這個叫法聽起來有些像叫女孩子。
    但習慣成自然,自記事起便“瀟瀟、瀟瀟”的叫,她已經有些免疫這種稱呼了。更何況考慮到自己現在是女孩子,林珊使用這個稱呼,她也表示理解。這大概就是女孩子間的所謂體現友誼的親昵叫法吧。
    其實她有些難以理解女生之間的友誼究竟為何物,她聽過不少關于塑料姐妹情的說法,似乎相較于男生間比較單純的友誼交情,女生的友誼或多或少是夾雜著一些攀比的心態。比臉蛋、比身材、比衣著,甚至是比男朋友,表面上維持著好朋友的關系,但暗地里卻是在不斷的進行著競爭、較量。而且女人是感性的生物,很容易受情緒的波動,今天好起來跟親姐妹似的,恨不得上廁所都進同一間,而明天或許就會因為一些矛盾而鬧得天崩地裂、彼此成立小圈子互相排擠,這大抵就是塑料姐妹情。
    白瀟覺得這種說法多少經過了傳播者們的藝術加工,但是說實話,初為女兒身的她,確實還無法徹底領會女生們的內心活動。
    不過說到“妹妹”這個稱呼,她眉毛一揚,怪異地看著林珊道:“你就確定你的年齡比我大?我是妹妹?”
    “難道不是嗎?”林珊一副“大姐大”的模樣,一如她在民樂社團里時那種副社長兼社團經理人的樣子。
    “你幾月生日?”她問道。
    白瀟發動車子,回答:“九月十日,你呢?”
    “那就沒錯了,我八月十六生日,你果然是妹妹。”林珊眉開眼笑,“瀟瀟,叫聲‘姐姐’聽聽……”
    “滾蛋……”
    白瀟平淡地擠出兩個字,然后沉默不語了。
    “哈哈哈。”林珊笑得前俯后仰,胸前一陣波濤洶涌。奔放大器的表現,看得白瀟眼睛微微瞥了過來,然后馬上轉回來,繼續專心致志地開車。
    “你剛才偷偷看我干嘛,還咽了口口水,噫……你這表現真是澀情。”
    “你可別瞎說,我用得著看你么,你有的,我哪樣沒有!”
    林珊點頭:“這倒是。”
    不多時兩人便抵達了湘水別苑,之后白瀟和林珊一起將車上的東西慢慢搬回房間。由于這會兒沒人幫忙,這一切工作都要兩人親自完成,林珊不得已,只好將她的那些書籍拿出來,幾本幾本地往房間里搬去。
    第四十六章 小姑來電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等將東西全部搬完,已經是下午三四點鐘了。
    林珊鼓弄著便開始整理房間,白瀟原本也準備收拾一下自己的房間,不過她忙了還沒一會兒,一個電話就打了進來。
    是小姑白瑕打來的。
    “喂,有什么事?”
    “好你個瀟瀟,沒事就不能找你了?”
    位于濱河科創cbd的一棟大樓里,白瑕優雅地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捧著一杯剛剛沖泡好的咖啡,兩條白花花的大腿宛若細玉一般交疊在一起,臉上掛著淡淡笑靨。一身米白色的緊湊著裝,凸顯出頎長多姿的身段,在聽到白瀟那略顯得平淡的問話后,她優雅地轉了一個圈圈,正對著桌面輕輕將咖啡放下,臉上露出慍怒的表情。
    “說說看,這幾天連電話都不聯系了,qq上找你也不回復,是不是翅膀長硬了準備單飛了?”
    “當然不是啦!”白瀟急忙否認,“我這不是怕占用你的時間嘛。”事實上說這句話的時候,白瀟心里是非常心虛的,因為變身的事,她潛意識里對家人有些膽怯,雖然她知道這很不應該,畢竟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便是家人,這也是她唯一的依靠,但關心則亂,有時人就是這樣矛盾的心理。
    低頭看了眼自己顯得玲瓏別致的身體,透過寬松的領口,似乎能夠看到白皙嬌嫩的肌膚,白瀟眉宇微蹙,輕輕地嘆了口氣。或許她應該面對現實了,不就是變了副模樣么,改變不了她仍是自己這個事實。
    “信你了個鬼!”
    白瑕在電話那邊笑罵了一聲。
    說著,她從老板椅上站起來,腳踩在柔軟的地攤上,繞過寬大的辦公桌,她一手撐在桌面,身體微傾,漆黑如墨的秀發垂至腰際,檀口輕啟道:“麻溜的立刻給我滾過來,晚上我們一起吃飯!”
    “一起吃飯?”白瀟有些意外。
    “是啊,今晚我親自下廚,咱姑侄倆好好吃頓好的。”
    “怎么樣,來不來?”
    “來,當然來!”白瀟沒做思考,一副狗腿子的樣子立刻說道。
    “行,那你先到盛鴻集團來,等我一起下班。”
    掛斷電話,白瀟怔怔了會兒,隨即輕笑一下,將手機收了起來。
    “珊姐,我要出去一下,可能要晚些回來。”走到外面,與正在忙碌著的林珊道。
    “哦你去吧,晚上回來的時候小心一點。”林珊不以為意,但仍善意的出言提醒。
    “放心。”白瀟抬了抬拿著皮卡鑰匙的右手,一派灑脫豪放的樣子,然后換鞋,出門去了。
    “這個白瀟……一副男孩子氣的樣子。”看著白瀟出門的背影,林珊輕輕地搖了下頭。覺得白瀟在女體的外表下,埋藏著一顆頗為男子漢氣概的心。不過想到白瀟自小就被當成男孩子養,造成這樣的結果也是沒有辦法的吧?一時間她的內心又涌起了濃濃的憐惜關懷之情。
    到了外面,白瀟一把跳上皮卡車,啟動車子,輕輕按了下喇叭,便掛上檔位、松開剎車,朝著林家紙扎店的方向開去。
    她先要把車子還了,然后再打車去白瑕所在的盛鴻集團大廈。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