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變身非常大小姐 > 第十七章 今天的小白有點婀娜
    “白瀟,今天你起這么早啊。”
    黎顯斌迷迷糊糊沖著站在衛生間門口的她打了聲招呼,然后走到便器前,手一掏便是一陣豪放大氣。
    白瀟嘴角微抽,但仍笑著回應:“是啊,你們快些,都已經七點半了。”
    白瀟現在的心情還算不錯,經過一天一夜的調整,她現在已經渡過了變成女生的惶恐期,慢慢接受自己的新身份了。
    其實不接受又能怎樣,上天可不會以她的意志為轉移,還不如既來之,則安之。這么想也是無奈之舉,實在是沒有其它辦法啊。
    七點四十分左右,502宿舍的幾個男生終于收拾妥當離開了宿舍,開始前往教學樓。
    清晨的陽光并不熱辣,但明晃晃的感覺也是非常刺眼。
    白瀟抱著課本,邁著小步跟在程曉輝他們身后。沿途不少學生不斷地從宿舍涌出,跟他們一樣,往教學樓走去。看著他們青春靚麗的模樣,白瀟恍惚間有了一些觸動。
    大學時光,估計是人的一生中最愉快,也是最值得懷念的時光了。沒有太多虛假,也沒有太多的人需要戴著面具去應對,更沒有所謂的kpi考核。當然,課業壓力也沒有那么重,在課余之外,可以盡情的支配自己的時間。
    可現在自己還沒畢業呢,就已經戴上面具了。
    悲哀!
    路過早餐售賣處時,白瀟買了一個粽子和一份醬香餅,之后一邊走一邊吃著,等到達教學樓時,早飯也吃得差不多了。
    上午是《細胞工程》和《藥理學》兩門大課,《細胞工程》的老師是一個青年男教師,講得生動形象而充滿激情,全程帶動課堂的氛圍,白瀟甚至懷疑他是從相聲班畢業的,不然肚子里咋有這么多段子?而歡樂過后接下來就是沉悶,《藥理學》的老師是一個歐巴桑,全程拿著教材照本宣科,聽得人昏昏欲睡。
    中午吃完飯,宿舍小憩了會兒,下午則是一門《生物分離工程》的課程,雖然是理論課,但也足足占了三個課時的時間,任課老師出了名的嚴厲,也沒有學生敢逃課,一門課上完,已經下午四點了。
    “白瀟,現在是直接回宿舍嗎?”剛剛下課,韓迎就問旁邊的白瀟。
    白瀟微微一愣,“有事?”
    “剛剛許毅約我們去打球,一起去嗎?”
    許毅是生技二班的學生,同時還是校籃球隊的成員,白瀟雖然認識他,但不是很熟,搖搖頭:“你們去吧,我有事要去林胖子那一趟,就不去打球了。”
    事實上白瀟的球技一般,會打,但算不上太出彩。而且昨天約好了下課后要去林劍的紙扎店見他父母,自然不可能爽約跟許毅他們一起去打球。
    “這樣啊,那你幫我們把課本帶回宿舍吧,我和老大還有大個過去打會兒球!”說著韓迎將課本遞了過來。
    “行。”白瀟點頭,笑著將課本接過來。韓迎口中的老大就是指程曉輝了,至于大個,自然是指身材最為魁梧的黎顯斌。
    “辛苦你了小白!”黎顯斌笑呵呵也將課本遞過來。
    白瀟一臉嫌棄地剮了他一眼,不滿道:“說過多少遍了,叫我名字,不要叫小白。”
    “好吧白瀟,麻煩你了。”黎顯斌立刻改口。
    白瀟啪的一下將書接過,幾本書疊在一起,揚了揚手說道:“那我先回去了,你們玩得開心。”
    “嗯。”幾個人點頭,然后笑呵呵地轉過身朝著小操場的方向走去。
    走了沒幾步,黎顯斌忽然回過頭看著白瀟走遠的背影,意外說道:“喂我說老大,你們有沒有覺得,今天小白走路的樣子有那么點……婀娜?”
    “婀娜?”
    程曉輝微微皺眉,一巴掌就落在了黎顯斌的肩頭,“你小子是該交女朋友了吧,白瀟這人是白凈了點,但怎么也與婀娜扯不上關系吧,你不要因為長得丑找不到女朋友就自暴自棄,更不要把主意打到白瀟的身上,‘他’可是良家人,將來還要找女朋友的。”
    韓迎也忍不住笑噴出來,打趣道:“大個兒,你還沒當三年兵呢,怎么眼瞅著母豬要變貂蟬了?白瀟走路婀娜……哈哈哈,虧你說得出來,容我先笑一會兒。”
    “你們怎么這樣……”黎顯斌一臉委屈狀。
    他長得不好看他承認,可觀人的眼光還是有的,作為一個閱片無數的老司機,不把自己的情緒代入對一個人的評價,這是起碼的原則,請不要質疑他的專業眼光。
    笑夠了,韓迎沖著黎顯斌嚴肅道:“你其實是想說白瀟有些娘吧。”
    “對對,怎么,你也這么覺得?”黎顯斌反應過來。以前的白瀟雖然也纖廋,但今天似乎更多了幾分單薄,經韓迎這么一點撥他忽然反應過來,這就是娘啊。
    韓迎搖了搖頭:“不覺得,不過我知道班上的女生都覺得‘他’挺帥,愿意跟‘他’做朋友的人很多。”
    程曉輝思索良久,也表示認同,他拍了拍黎顯斌的肩膀:“大個,我們管這個叫作嫉妒。”然后語重心長地道:“千萬不要讓嫉妒蒙蔽了雙眼。”
    黎顯斌沉默了,是啊,白瀟在班上的女人緣確實不錯,特么嫉妒死他了。
    可不對啊,他跟白瀟關系好著呢,犯得著因為嫉妒去貶低他嗎?他是真的覺得今天的白瀟有些婀娜啊,也不對,應該是有些女氣才對!
    “大個!”韓迎忽然嚴肅地說道。
    “什么?”
    “送你一句話:守得本心,靜守時光,以待流年!”
    “啥意思?”黎顯斌忽然有些懵逼。
    “意思是,單身沒關系,也不可怕,因為以后單身的日子還長著呢!慢慢地也就習慣了、佛系了。”
    “可千萬不能因為一時的打擊而自暴自棄了,當然,如果你真的取向變了,也不要自卑、彷徨,趁年青,趁夢想還在,想去的地方,現在就去!想做的事情,現在就做!但請你一定放白瀟一馬,找別人吧。”說著韓迎哈哈大笑起來。
    黎顯斌反應過來,追著他便是準備胖揍一頓。
    程曉輝走在后面也是一愣,隨即無奈地搖搖頭。
    白瀟可不知道自己走后還引發了這樣的討論,此時她正回到宿舍,將幾個人的課本放好,之后她又下了樓,朝著林劍的紙扎店方向而去。
    校門口,白瀟依舊用軟件叫了輛網約車,雖然有了上次半夜撞鬼的經歷,可她沒有因此而留下陰影。
    給林劍掛了一個電話,表明自己出發了,接著便站在原地靜靜等待網約車到來。
    一路平安,二十幾分鐘后,她來到了目的地。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