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變身非常大小姐 > 第十六章 城市套路深
    掛斷電話,白瀟才注意到時間,居然己經快晚上十點多了!
    臉上微微詫異,她這一坐,就坐了兩個多小時?
    果然是山中無歲月,世上己千年啊。
    想了想,今晚就到這里吧,白瀟起身,撣了撣屁股,然后重新喚出冰霜面具,將它戴在臉上。
    接著便輕盈的朝山下走去。
    這時石階小道上的情侶己經很少,當然還有零星的幾對彼此相擁著坐在道路兩旁的石椅上,彼此你儂我儂的說著熱戀情侶愛聽的情話。
    白瀟從他們邊上走過,眉目忍不住朝他們望去,她沒太在意男的面孔,只覺得沒自己帥,但女的倒是挺漂亮,有幾個身材窈窕,長得很性感!呵,好鮮花都讓豬給拱了。
    “這幾個狗男女,大晚上的還不回去,不會是想等人都走光了好打架吧?”
    看了眼周邊黑漆漆的小樹林,以她敏銳的聽覺,隱隱約約好像聽到了幾聲痛苦但沉悶的啼吟聲。大晚上的真有鮮花被拱了?
    嘖嘖,現在的年青人真是夠豪放的。白瀟發散思維引發聯想,腦海中便浮現出了可能的景象,隨即搖了搖頭,感到頗為無趣,“算了,反正不關我的事。”然后步履加快,很快回到了宿舍。
    502宿舍,白瀟進門后,程曉輝、韓迎、黎顯斌三人朝她打了聲招呼,白瀟也笑著回應了下,便坐回到自己的電腦桌前。
    打開電腦,登上58同城,然后開始搜索起周邊的房源。
    找房子的事是現在的當務之急,繼續留在男生宿舍顯然是非常不靠譜且對自己不負責任的行為。
    至于說搬過去與小姑白瑕一起住,當然也是一個選項,但這個念頭在腦海中只停留了短暫片刻就被她拋棄了,理由也很現實,真要是搬過去,那個女魔頭非把她折磨死不可,講道理白瀟堂堂大男人還是有些憷她的,還是自己租房比較靠譜。
    白瀟大致瀏覽了下出租房的價位,然后吧嗒一下嘴,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濱河市是副省級城市,雖然政治地位比不上隔壁的省會城市泉亭市,但經濟、科技、文化較之一般地級市來說肯定是更加發達的。事實上作為東海省最為發達的兩大城市之一,濱河市和隔壁的泉亭市歷來就是本省經濟的兩大重要引擎,牢牢占據著第一梯隊的地位,并與第三名拉開了好幾個身段。
    這其中的發達,自然而然也表現在了房價上。自零八年之后,濱河市的房價又經歷了幾輪大幅的上漲,如今城區中心房價已經超過三萬,周邊輻射區域也多以兩萬上下為主,即便是相對郊區一點,房價也在一萬六七左右。
    經濟的火熱吸引了大量的外來務工人員,而高房價的大環境,自然鑄就了租房市場的火熱。
    白瀟走馬觀花地瀏覽了一遍,發現要想在高校園區附近租房,真是一件需要下些本錢的事情。
    附近普通的單身公寓,普遍要價在一千七到兩千五之間,這算是比較公道的了,但對于學生或者剛剛上班的單身人士而言,顯然是不可承受的重擔。當然如果選擇合租的話就稍微便宜一點,三室一廳一廚一衛的簡配房源,房租價格普遍在兩千到三千五之間,倘若三人合租,平攤下來的價格大概在七百到一千二之間,貴當然還是貴的,不過倒是還能接受。
    白瀟的心理價位是在一千左右,極限是一千五,再貴她就要猶豫一下了,誰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雖然以她的家境來說,幾千塊錢不算什么,可從小養成的習慣讓她不太喜歡那種奢靡的生活。
    其實真要說起來,還真是因為她與父親的關系不睦有關,白瀟潛意識里不想動用他給的錢。再加上白家家教森嚴——為防止出現紈绔子弟,家族對子弟的要求也比較嚴苛,就比如白瀟這樣根紅苗正的嫡系子弟,在沒有真正走進社會之前,一個月的零花錢都是有定額的。
    論生活的滋潤程度,白家的子弟可不比京城的其它大家族。
    有了確切的目標,白瀟拿著鼠標勾選了相應的價格區間以及房源的戶型,進行進一步篩選,不一會兒網站便排除了那些不合適的房源。
    剩下的都是三室一廳布局,價格在兩千五到三千之間。
    當然,既然要合租,對同租室友也要有一定的要求。首先,男的不要,她都變成女的了,平時也不可能一直佩戴銀霜面具,因而同租室友必須是女的,這是前提。其次,最好對方不要有男朋友,不然夜夜聽著活春宮,她還要不要睡覺了?
    只是這些在網上很難知道詳情,必須實地考察后才能知道。
    這么想著,白瀟查找了一陣,很快就找到了幾個戶主明顯要求租客是女生的房源,將資料收藏起來,她打算周末的時候過去實地考察一下。
    不考察不行啊,現在的租房市場,各種套路太多了。明明網上掛著的是“房東本人”的房源,但實際上卻是中介掛上去的,一個電話打過去,他立刻承認自己是中介,并且開始給你推薦周邊的房源;又或者在網上掛一個低價的房源,等你心動了打過去詢問時,他又告訴你那個房源已經租出去了,不過他手里還有其它的房源……
    套路,都是套路!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農村!
    做完這一切,一看時間,也已經不早了。
    白瀟伸了一個懶腰,走進衛生間刷了下牙、洗了把臉,之后跟室友們打了聲招呼,就顧自爬到了床上。
    夜晚熄燈,房間里一通昏暗,白瀟靠著墻壁躺在床的內側,將被褥裹在身上并墊在床的外檐,這樣就很好的遮擋了對面床鋪的視線。接著設定好明天起床的鬧鐘,將銀霜面具摘掉,一具姣好的女體便在被褥里面呈現。
    一夜無話,眨眼就到了翌日清晨。
    七點十分,鬧鐘準時響起,白瀟揉了揉眼睛意識到了新一天的到來。
    這時候室友們都還在睡覺,白瀟微微點頭,知道時間對于她來說非常寶貴。于是先喚出了銀霜面具,將其戴好,然后穿好衣服,輕手輕腳地爬下床,匆匆地閃進衛生間,順便在里面將門鎖上。
    俗話說得好,人有三急,謂之內急、性急、心急,睡了一夜,此時來自小腹的不適感令她意識到了問題所在,尿意來襲!強烈的生理需求令她迫切需要解決這個問題。
    這顯然是難不倒她的,說起來變身一天多,她也解決過數次生理問題了,現在自然也是熟門熟路,連那僅有的羞恥感都拋棄了。
    學校宿舍的廁所是坐式的,白瀟來到便器前,稍微一陣遲疑,便轉過身放下了馬桶座圈,然后一臉無奈地提了提衣角,一邊將底褲褪到腿彎的上緣處,一邊坐在了便器上。
    解決生理問題是生物與生俱來的本能,這一點無論是男生還是現在變成女生都是無師自通的,不算激烈但有些急促的水流令白瀟微微舒了一口氣,等完全排空體內的庫存后,她隨手扯了張紙巾輕輕擦拭,完后伸手沖了下水,嘴上輕輕嘖了聲,便提起褲子站了起來。
    現在她由衷念起了還是男人時候的好啊,畢竟小解的時候不用像現在這樣脫褲子,事后也不需要用紙巾擦拭,整個過程瀟灑而隨意,而作為女人就是麻煩。
    這還是夏天,要是冬天,屁股還得挨凍。
    “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去他娘的,這完全是心理安慰好不好。”想到今后自己每天都要進行這樣的騷操作,白瀟蛋疼了,感到情緒有些暴躁。
    啪啪!
    白瀟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蛋,讓自己變得清醒一點,然后站到洗漱臺前,擠出牙膏,開始刷牙洗臉。
    等她一切完成,同宿舍的三位室友才慢吞吞地爬下床,對白瀟的早起還有些詫異。
    :。: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