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武魔真經 > 第423章赤陽大俠再現江湖
    >>>
    ntent
    只是他們沒想到,找到這處不大的綠洲,也是進入了絕地。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
    可不,綠洲四周不遠處的炙熱黃沙,忽然蠕動,像是下面有著一條條詭異的生物在爬行。
    但顯然不是,因為炙熱的黃沙蠕動間,冒出一個個頭來,繼而,整個身形也冒出。
    那是十幾個黑袍老者,而居于南面的兩個老者中間,則是一個黑袍年輕人,赫然就是魔戾。
    這些黑袍人從四周一經現身,也被遠處的幾人發現,即便他們幾個人武元修為不俗,乃是威震天下的八星大能,也不禁都駭然變色。
    “別喝水了。”一個金蟒袍皇室老祖叫道,“我們被包圍了。”
    三、四個喝水的,聞聽,趕緊暴起,舉目一望,還真是的,不說對方人數比己方多,多日來圍殺的魔戾赫然就在其中。
    魔戾蔑視地狂笑“你們無需緊張,盡管喝,等你們精氣神乃至武元恢復到最佳狀態,我給你們一個逃命的機會。”
    “好膽!”一個金袍老者怒喝,“魔戾,你膽敢斬殺亙武皇室老祖,一旦亙閶闔大帝開關而出,就是你的死期到了。”
    “是嗎?”
    魔戾冷笑“你們來圍殺我,覬覦我身上的武魔真經殘卷,我就該引頸九戮?一個個地老年癡呆了,我告訴你們,一腳踏入江湖,你們再也不是什么皇室老祖、皇宮圣元院長老、八大古老世家的老祖,唯有一個身份,那就是亙武江湖人。”
    不過又一個金袍老者怒喝“魔戾你休要狡辯,要不是你邪惡地用我亙武皇朝的童男童女修煉武魔萬象元,我們會出來圍殺你嗎?”
    “你這個惡魔,人人得而誅之!”
    魔戾聞聽失笑,“我記得你是莫世家老祖吧?轉身瞧瞧,威震亙武大陸的八大古老世家八個老祖,現在還剩下幾個?”
    莫世家老祖聞聽語塞,因為數日前一起而來的八大老祖,現在只剩下兩個,一個是他,一個是盧世家老祖,其他六個,盡都被魔戾突襲斬殺。
    現在,六個金蟒袍皇室老祖、一個圣元院金袍長老、兩個古老世家的老祖,總共九個人,要是在外,隨便一個,都可令天下具驚,然則現在,如若刀俎。
    不過雖然如此,他們反而漸漸安靜下來,居然盤腿而坐調息,因為他們哪怕是死,也要拉幾個墊背!
    對方人數是多,可是除了一個魔戾可怕外,還有一個是天階八星大能老魔,余者十幾個,盡都是一般意義上的天階八星大能,并沒真正踏入九星。
    之所以籠統稱作天階八星大能,因為天階九星,天下武林只有一個人可以稱作,那就是天下第一高手。
    可惜,亙武大陸曾經的天下第一高手赤陽大俠楊若青,已經被確定作古,否則,哪里會引狼入室,引來一個皇朝的魔戾?
    隱隱地,莫世家老祖、盧世家老祖后悔了,要不是一年前他們想爭奪天下第一高手的尊號,怎么會搞什么冰山大比?
    但是他們萬萬沒想到,就在他們兩在腸子都悔青之時,遠處高空忽然顯現一人,但見那人鶴發童顏,踏空而來,飄逸的白發白衣,仿若仙人一般。
    不過這不是引起他們注意的地方,就算再來一個亙武江湖頂尖大能,也是送死的份。
    因為那人的身形相貌,乃至裝束,似乎熟悉。
    其身材修長,相貌堂堂,尤其是一臉正氣,像是在彰顯他曾經俠義滿天下的超然地位!
    “赤……赤陽大俠?”莫世家老祖駭然而又驚喜地狂呼。
    “赤陽大俠?”魔戾聞聽失笑,“亂叫什么?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嗎?那個老不死的早和邪尊一起作古,你……”
    不料他話音未落,忽然發現對面遠處的幾個黑袍老者面露驚恐神色,讓得他不由得回頭一望,可不,天空真有一個白衣老者踏空而來。
    魔戾不禁狂笑“來了一個老不死的,你們驚恐什么?就算再來幾個,我也可揮手間滅之。”
    然則其身邊一個黑袍老者轉身的剎那,也不禁面露驚恐之色,他駭然道“戾兒,那……那有可能真的是傳聞中百年前亙武大陸第一高手,如今武林正派碩果僅存的擎天之柱赤陽大俠楊若青。”
    “因為我天魔宗有他當年的畫像。”
    “什么?”魔戾聞聽也是驚叫,不過他仿佛中卻桀桀長嘯“好得很吶,只有我擊敗曾經的天下第一,我才能名至實歸!”
    桀桀長嘯間,他也縱身而起,仿若一道黑色的霹靂閃電,射向踏空而來的白衣老人。
    但白衣老人并沒正面迎上來,反而身形一晃,淡淡潰散,當其本體漸漸凝實之際,下方已然傳出數聲凄厲的慘嚎。
    那是五、六個黑袍老者,尤其其中一個還是真正意義上的天階八星大能,可惜,依舊不是來人一招之敵,僅僅是一式聞名天下的赤陽門絕學“拔劍式”,就連斬六人!
    第423章赤陽大俠再現江湖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因為他速度太快,快至沒人看到他的身影,幾人就已經身首異處。
    “好膽!”急掠至空中的魔戾大怒,“既然你是曾經的天下第一高手,干嘛不敢和我正面一決高下,反而卑鄙無恥地去斬殺我天魔宗的太上長老?”
    而莫世家老祖也是瞳孔倏地收縮,狂呼“風起云落,絕對是風起云落,唯有當年赤陽大俠楊若青施展此等輕功身法,才可至如此駭人驚魂。”
    可那個飄飄若仙,又如同鬼魅似得白衣老者,對二人的話充耳不聞,其身形剛剛凝實,又是潰散,潰散之際,又是響起數聲凄厲慘嚎……
    ……
    這電光火石的一幕幕,總算讓得還剩下的幾個天魔宗太上長老明白,傳聞中的赤陽大俠楊若青這是要把他們先清理了,再和魔戾一決高下。
    所以,他們毫不猶豫地分散奪路而逃,尤其還有一個狂呼“戾兒,救我!”
    呼救聲未落,一只虛幻黑色的摧元掌掌印悍然拍下,拍向那仿若無影無蹤的白衣老人。
    這虛幻黑色的摧元掌掌印一經閃現,莫世家老祖等九人就不禁心驚肉跳,特別是莫世家老祖和盧世家老祖,在半年前的冰山大比中可是親眼目睹,一個天階星字號頂尖大能,硬生生地被拍成一滴血跡。
    那這赤陽大俠楊若青能擋得住嗎?摧元掌可不是各大超級勢力引以為傲的天階極品武技,而是上古絕學,武魔真經武技篇殘卷中的一式掌法。
    恐怖之極!
    詭異之極!
    只不過在他們心驚肉跳的一雙雙老眼中,并沒看到那白衣老人被拍成一滴血跡,而是沒拍中。
    不可思議。
    太不可思議啦!
    居然有人可以避過恐怖詭異的武魔真經之摧元掌。
    至此,即便白衣老人沒說話,莫世家老者等人也確信,他就是百年前傳聞中的一代大俠楊若青!
    他們雖然也一百多歲了,可是在當年楊若青行走江湖時,他們還沒出生呢,之所以現在能認識,和那天魔宗太上長老說的一個樣,是因為看過楊若青百年前的畫像。
    魔戾一掌沒拍中,不由得也是瞳孔收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也就在他瞳孔收縮之際,四處奪路狂逃的幾個天魔宗太上長老,一一身首異處,沒一個能逃脫。
    也直到此時,那白衣老人才真正地身形漸漸凝實,于空中和魔戾對面相望。
    “你……你究竟是何人?”魔戾心頭滴血地怒問,因為天魔宗僅有的十幾個太上長老,于今天一一被切西瓜似得斬殺。
    聞聽,白衣老人童顏的臉上,顯現疑惑、追憶之色,“我是何人?對呀?我是何人?我……我怎么又殺人啦?”
    疑惑間,童顏上又顯現痛苦之色,忽然他雙手抱頭,大叫“我是何人?我是何人?”
    大叫聲中,他的白色身形再度淡淡潰散,已然遠去。
    “不!”
    這一幕幕只氣得魔戾瘋也似得狂吼,身形一晃,狂追而去,不管這白衣老人是何人,他都必須趁著其失憶狀態下斬殺,留著,就是對自己的威脅。
    下方呆如木雞的莫世家老祖等人,遙望恐怖的魔戾急追那白衣老人而去,仿若劫后余生地長長喘了口氣。
    “怎么回事?”
    “赤陽大俠楊若青怎么會失憶了呢?”莫世家老祖不可思議地問。
    可惜,看過赤陽大俠楊若青百年前畫像的,現場除了他,就是盧世家老祖,因為亙武皇室不可能懸掛楊大俠的畫像。
    一個金蟒袍老祖嚴肅地問“你確認那個就是楊大俠?”
    莫世家老祖和盧世家老祖連連點頭,前者道“沒錯,雖然他老態了許多,可是那相貌,和我世家懸掛的畫像毫無二致,尤其是他剛剛施展的風起云落輕功身法、快劍訣,這還不足夠說明嗎?”
    盧世家老祖接口道“是啊,赤陽門能集赤陽心法、風起云落、快劍訣于一身的,除了百年前的赤陽大俠楊若青,再無他人!”
    “走!”
    “我必須要盡快匯報大帝,赤陽大俠楊若青再現江湖。”
    一個金蟒袍老祖說話間,掠身而起,踏空而去……
    ……
    ntent
    武魔真經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