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灰色臨界 > 三零一、止 八
    >>>
    任凱望著一臉平靜、恍若沉睡的老人,不由得想起她說的話。
    任凱搖了搖頭。
    笑話,不過是些拿筆的書生,受幾句攛掇,就想跳出來獻丑,真是不知死活。
    “你如果有事兒,就先……”紀婉彤看著馮三匆匆離去,走過來說道。不過是一天未見,昨日還嬌艷欲滴的女孩兒,現在已是瘦比黃花。
    紀婉彤有心留下來陪他站一會兒,可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方方面面都需要拿主意,父親已經哭傻了,哥哥又是個糙人,這一切便都落在她的肩膀上。好在雷胖子也到了,算是個幫手。
    紀婉彤無奈,只得離去。
    “雷局長,怎么就你一個人過來幫忙?”任凱看了看他身后,有些奇怪。
    “這……”雷胖子面有難色,說話也不怎么痛快。
    雷胖子倒吸一口冷氣,趕緊搖頭說道,“紀局今早被停職了。”
    雷胖子被嚇了一跳,干笑道,“沒有……暫時還沒有。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兒。是要國平,他反應紀局在抓捕蔡照先的過程中,有一些不太規范的地方。”
    可李誠為什么剛才沒有提到此事?反而刻意回避?
    任凱點點頭,望向忙碌不停的紀婉彤,說道,“她知道了嗎?”
    任凱笑了,轉臉看著雷胖子笑道,“疾風知勁草。雷局長,有心了。”
    “你說那起爆炸案出自玫玫之手?”李亞男一巴掌拍在桌上,小料四濺。
    皇甫秀秀也是一臉驚疑,不過反應沒李亞男那么大。畢竟她與趙玫玫并無深交。
    溫如玉鼻子里哼了哼,說道,“爆炸一響,舉國震驚。環路上更是有三人為此喪命。這么嚴重的事兒,在你嘴里怎么輕飄飄的?不如你講一講,我哪里偏頗了?”
    “唉,明書記那晚……殺心已起。在龍城酒店外布下天羅地網,只等一聲令下,就沖進去抓人。幸而她提早一步收到消息,萬般無奈之下,只能鋌而走險。至于環路上的那起事故,卻是另有他人,企圖把事情搞大,混水摸魚。跟她沒什么相干。”佟京生望著翻滾的湯汁,緩緩說道。
    “秀秀,這一點你可以向嘉良求證,只要問他是幾點收到集結命令的。至于其余,只怕他也并不清楚。”佟京生笑了笑,指了指桌上的電話。
    嘉良的聲音傳出,“小姑,方便啊。我今天調休,一個人在家。有事兒?哦,是不是想小姑父了?我……”
    周圍三人聽了,不由得互相看看,露出些許笑意,亦將方才的凝重沖淡了許多。
    三零一、止 八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溫如玉一個沒忍住,居然“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小姑,你別不好意思……”嘉良聽到小姑身邊有外人,停頓了一下,并沒有收斂。
    這次連李亞男也笑了。
    “你應該聽他把話講完。”佟京生給自己倒了杯酒,笑著說道。
    果然,李亞男與溫如玉顧不上取笑她,齊齊向佟京生望去。
    三女聞言,面上血色皆無。
    “不過,要說到了后來,他還不知情。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佟京生嘆了口氣,說道。
    “不止是他。這里邊
    少不了金韜和折家的幫襯。”佟京生說道。
    “她能順利出走。也是明書記有意放水。否則……”佟京生笑了笑,說道。
    佟京生長嘆一聲,沒有回答。
    龍城,天南鳳凰集團總部,原錦繡大廈頂層。
    “胡總雖然聘請你擔任集團總經理。可你應該明白自己的分量。高級打工仔雖然高級,但仍然是個打工仔。”一名年輕的有些過分的男子翻著白眼說道。
    “菁菁,把各位董事的話都記下來。”任凱微微一笑,沖著身后的阮菁菁說道。
    鄒強望著女人,咽了口唾沫,腆著臉說道,“菁菁,坐到前邊來。你的任命,可是我親手簽發的。”
    “咳咳,鄒強,這是董事會,不是夜總會。注意自己的儀容。”董事牛博文敲了敲桌子,板著臉說道。
    任凱指了指牛博文身邊的一位年輕女子,笑道,“龔帥偉是你?”
    任凱哦了一聲,看向最靠邊的一位略微有些謝頂的中年人,笑道,“苗總來自hk?”
    任凱沒有動,阮菁菁起身接過。
    任凱用食指敲了敲桌面,淡淡的說道,“涉及股東優先購買權的問題,我稍后會跟苗總的律師談。咱們先講一下這次董事會合不合法的問題。”
    鄒強臉色一變,慢慢的把頭低下了。
    任凱點點頭,沒有回應。
    任凱擺了擺手,打斷他的話,“鄒強能坐在這兒,說明事情已經解決了,你們還來做什么?況且,掃黃歸刑偵隊管嗎?”
    耳聽得稀里嘩啦,有人連帶著椅子,一頭栽倒。
    灰色臨界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