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娛樂圈奇葩攻略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悲憤
    >>>
    說起做飯,蘇可是輕車熟路,當年他剛到英國的時候,因為年紀小,父親給他請了廚娘、管家、園丁、保潔為他服務,還有四個在國內請的保鏢,貼身保護他。??火然?文  w?w?w?.?ra?n?wena`com
    英國的人工極貴,蘇景川在英國給他找的那幾個人,每年的年薪高達15萬英鎊,當時英鎊的匯率很高,蘇算了一下,她們幾個人,每年拿的工資竟然折合華夏幣二百萬左右,真是太不合算了。
    而且這些人很不好用,她們能找到無數的休假理由,你還不能不同意,不然就有工會律師找你談話,蘇用了她們一年,覺得花錢買個不痛快,不如干脆不用她們。
    蘇就跟他父親商量,這些人除了保潔,他都不用了,但是父親要把這些人的工資打給他,他自己想法子解決生活問題,蘇景川同意了,蘇就跟他的保鏢們商量,他給大家每人每年補貼五千英鎊,大家愿意自己做飯或者出去吃飯都行。
    他的幾個保鏢都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家里請的那個廚娘,只會做西餐,而且很不用心,整天就是那幾種菜式翻來覆去地做,他們早就吃膩了,如今有了補貼,大家想自己做就自己做,想出去吃就出去吃,何樂而不為。
    從那以后,一直到蘇二十四歲回國,他都是自己做早餐,午飯在學校吃,晚飯一周做幾次,練就了一手好廚藝。
    而他也靠著省下的人工錢,存下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從他十四歲起,他就開始拿著這筆錢投資,很快就能自給自足,從個人開銷到請保鏢的費用,都不用他父親再出錢了。
    這會兒他烤了面包片,煎了香腸,了一盤糖豆,又做了一個口蘑湯,在做湯的空檔,他還磨了咖啡豆,做了兩杯手磨咖啡、榨了兩杯柳橙汁。
    將榨汁機洗干凈,他聽見身邊有動靜,以為是晨星下來了,就頭也沒抬地說:“你再等兩分鐘,我煎兩個雞蛋,這個東西,煎早了不好吃。”
    胡碧微呆呆地看著穿著圍裙,正在廚房里做早餐的蘇。
    這是她的兒子嗎?巴巴地一早起來給那個小演員做早餐?
    她歷盡辛苦培養出來的、這么優秀的兒子,難道就是為了給那個下三濫的女人做二十四孝的老公?
    蘇沒聽見晨星說話,就抬頭看了一眼,這一看不打緊,他驚得手里的鏟子都掉了下來,他母親怎么找到這里了?他這里可不好找啊!
    胡碧微的眼中含淚,嘴角的肌肉抽搐著,一臉絕望地看著蘇,蘇被她看得遍體生寒,他定了定神,尋思著母親費盡心血地找到這里,肯定氣大了,就趕緊關了火,脫掉了身上的圍裙,硬著頭皮走到廚房門口,說:“媽,你怎么過來了?您吃飯了嗎?”
    胡碧微直直地盯著他,許久才冷冷地說:“我們母子一場,我還不曾有過讓兒子給我做頓飯的榮幸呢!”
    蘇:“……”
    母親這是怪自己給晨星做飯了?蘇搓了搓下巴,盡力討好道:“媽,不是我不給你做,我剛回國的時候,就問過你愛不愛吃西餐,我可以做給你吃,你當時說你不愛吃,我才打消了這個念頭。”
    第四百四十八章 悲憤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胡碧微慢慢地搖頭,一字一頓地說:“不是我不愛吃,我兒子做的飯,無論好不好吃,我都很愛吃,我只是不舍得使喚他,不舍得讓他一個大男人在廚房里油煎火燎幾個小時,誰知道,我當寶貝一樣寵著的兒子,竟是這樣犯賤地跪舔一個小演員呢!”
    什么犯賤啊?男人做頓飯就是犯賤?蘇真不明白母親的邏輯從何而來,她的措辭也令他非常惱火,只是自己騙了她,又被她抓了包,他能理解母親心中的憤怒,當下忍著氣,給媽媽解釋道:
    “這些天每天都是她做飯,昨晚她失眠了,早上就多睡了一會兒,我正好想吃西餐,就起來做頓飯,不信你問問馬龍和周元,她包了好多餃子,馬龍他們一早起來自己下了餃子吃,我是不想吃餃子了,才自己動手的。”
    胡碧微根本聽不進他的解釋,見兒子還在替晨星開脫,她的心情更加悲憤:“等你有了兒子,你就能明白我此刻的絕望,我生了那么優秀的兒子,卻整天圍著一個爛泥般的女子獻殷勤,蘇,我會死不瞑目的!”
    蘇的臉色變了,媽媽如此的傲慢、這樣深刻的偏見,已經令他無能為力,他什么話都不想再說,只是微不可見地嘆了口氣,也倚在門邊,母子倆沉默地對峙著。
    就在這時,晨星下樓了,她一覺睡醒,看看時間已經過了八點,蘇早已不再身邊,她知道他肯定做飯去了,洗漱了一把后就趕緊下來了。
    她歡快地走到廚房門口,冷不防看到了正倚門而立的胡碧微,她嚇了一大跳,趕緊收斂了自己的表情,怯怯地給胡碧微打招呼:“阿姨好。”
    胡碧微的一腔怒氣正無處發泄,這會兒見晨星過來,馬上將矛頭對準了她:“晨星,你跟阿姨說說,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將蘇迷成了這樣?你不是對他下降頭了?”
    “……我……”晨星不知所措地看了她一眼,小心地擠出了一句話:“我只是喜歡他。”
    胡碧微一時無法自控,走上前抓住晨星的雙臂,搖晃道:“晨星,你說實話,你到底要什么?你怎樣才肯放了蘇?你盡管提條件,阿姨什么都答應你,你離開他好不好?”
    晨星被她搖晃得要散架了,她不知道自己該怎樣說,才能降低胡碧微的怒氣,只能愕然地看著她,任憑她撒氣。
    蘇忍無可忍,走上前掰開母親鉗制著晨星的手,將晨星拉過來,讓她站在自己的身邊,盡量平靜地對母親說:
    “媽,不管你怎樣看不起她,在我心里,她都是最好的女人,我離不開她,她也離不開我,我們分不開,誰也無法將我們分開,這就是我關于您的問題的終極答案。”
    “媽媽,您跟爸爸是我最親的人,可是她是我的愛人,你們對我都一樣重要,我希望您能尊重我、能理解我對她的感情,媽,如果你一直這樣傷害她,我也只能帶著她離開你們,媽,你不要逼我!”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