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少林之得道妙僧 > 第九十七章 血滴子授首劍下
    >>>
    北辰也知道人多力量大,可是三個人在一起未免太容易暴露了,到時候翠河腳下不方便,未必能走。如果只有翠河和洪熙官兩個人的話,那些不知道翠河已經倒戈的官兵說不定會被他們騙過去。至于他們被戳破謊言,兩個人逃不掉,那么三個人就能走了?
    如果分開來,危險最大的反而是北辰,他也明白這一點,所以才決計和洪熙官分開行動。而且如果他能夠先一步找到方世玉,到時候混戰起來,虎鶴雙形的威力更有突圍的可能。
    在紅蓮寺這個大迷宮里兜兜轉轉,北辰盡量撿著人少的地方走。躲開了各隊官兵沒成想卻遇到了血滴子。
    看著血滴子大步流星,北辰以為是他發現了洪熙官他們去火藥庫了。不過隨即又想如果真是去對付洪熙官,他肯定不會只一個人去的,萬一被洪熙官捷足先登,引燃火藥,他一個人去不是送菜?
    十有八九是知道方世玉被機關送到哪里了,這才一個人去好拿下方世玉邀功。北辰想清楚血滴子的打算后,看到他拐到無人看守的地方,決定不再尾隨,而是要制住他,然后再問出方世玉所在。
    想到就做。北辰跳出來叫道:“這位施主,請留步。”
    血滴子回頭一看,一個灰頭土臉的和尚,正在那裝腔作勢的合十作揖,正是他們要追捕的幾人之中唯一的剃度僧人。
    “哈,正好省了我去到處找你,反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血滴子冷笑道。
    “自己送上門來的是你吧。”北辰反唇相譏道:“離開了手下官兵,你還算什么?施主。”最后的施主拉了個長音。
    血滴子果然大怒,手中似是圓鏟的長兵器下劈。
    這貨不是傻了吧,大家距離三丈開外,就算是累到死把武器舞出花來又能怎么樣?還能打到我不成?北辰眉毛一挑,以為自己多么強大,一句話把對手給氣瘋了。我去!還真舞出花來了!
    不過念頭沒有通達呢,就見血滴子手上一轉那兵器頭上的圓鏟就被甩飛出來,旋轉呼嘯著直奔北辰的腦袋。這要是被劃到,絕對的人頭落地,一分為二。
    側身躲過這一記遠程攻擊,北辰快步上前要和血滴子纏斗。但是剛剛近身,拳頭還沒揮出去,身后破空聲又至。那圓鏟如同回旋鏢一樣飛回來了。
    北辰躲過之后已經失去了攻擊血滴子的先機,不過臨陣經驗告訴他不應該再讓血滴子任意舞動他那怪兵器了。所有手上拳頭變成手刀切向血滴子的手腕。
    血滴子這家伙也是悍勇,并不是后退拉開距離,反而選擇正面去剛。他踏前一步,收回手腕的同時手肘擊出去反打北辰手腕。
    北辰看到血滴子和他正面打,心里歡喜。手刀化指,點向血滴子。兩人你來我往互不相讓的打了幾個來回后,北辰發現血滴子拳腳上面并不太強。
    甚至他可以用《基礎掌法》和《基礎指法》就可以和他打的有來有回了,如果偶爾用上《羅漢拳》,那么還能占上風。這樣的對手讓北辰一時忘記了現在的處境,反而開始拿他練手。
    尤其是幾次拳掌硬碰硬的試探了幾次,北辰大概可以算出他的屬性來了。他身手矯健,反應速度比北辰稍快一點,大概有15點。而幾次拳掌相交,對方傳來的力道只是讓手部微麻,而他的拳頭都有些紅腫了,所以力量上應該是不如自己的,差不多在20點左右。
    第九十七章 血滴子授首劍下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了解了對手之后,北辰更是輕松自在,掌指相互交替打的血滴子是愁眉不展,甚至用拳頭搶攻把他那怪異的長兵器打在地上。不過得意難免忘形,血滴子隱忍片刻發現北辰真的有些飄了,再一次故意的示弱之后,被北辰一掌打退幾步。
    北辰一看擊退血滴子,得意之下就追擊過去,卻忽略了血滴子腰上還掛著把刀。趁著和北辰拉開一點空檔,血滴子拔刀而出,“唰唰唰”三刀連劈追擊而來的北辰頭與胸。
    刀光一現,反射的光芒晃了北辰雙眼,然后他連忙止住身形,卻被血滴子站到優勢,手中鋼刀如同狂風暴雨一樣席卷而來。
    如果說剛才北辰的拳掌打的血滴子有多暢快,現在他被刀光壓制的就有多郁悶。軍旅出身的血滴子一身本事七分在兵器上,如果不是北辰自大,一開始就全力以赴用《羅漢拳》對敵,血滴子哪來的機會去拔刀。和剛才一樣去賣個破綻,硬吃北辰一拳,縱然拔出刀來,氣血翻涌之下也使不出這么流暢如狂風的刀法來。
    雖然心里后悔也暗自告誡自己以后切不可得意忘形,北辰還是穩住陣腳,騰挪閃躲間以《羅漢拳》反擊,雙方開始打的有來有回。
    “將軍!我來助你。”就在兩個人焦灼的時候,側面一個穿著官兵衣服的人冒出來,看到他們先是一愣,然后拔出劍來邊刺向北辰邊道,劍風簌簌如同閃電點向北辰。
    北辰大驚,連忙一拳逼退血滴子,想要后退。那邊血滴子哪里容他逃脫,手中鋼刀更加兇猛的砍向北辰,務必要纏住他的時候,那本該越過他的寶劍卻靈巧的轉了彎,從他脖子劃過。
    看著那寶劍離自己越來越近,血滴子先是冒出一個誰家小兵竟然有如此寶劍的想法來,然后就覺得脖子一涼。
    “你!你!”血滴子退到墻邊,一只手捂著自己脖子,艱難的道:“卑鄙!”然后頭顱低了下去。
    那小兵又等了片刻,才上去一腳踢倒血滴子,看他真的死透,嘿嘿笑道:“你自己蠢而已,嘿嘿。”
    這時北辰才看清楚這人竟然是顧云飛,他放下些許戒備后問道:“你怎么穿著這身皮?”
    “不然呢?沒這身皮的都被抓起來了。”顧云飛問道:“你怎么在這里?還遇到了這貨?”
    “小僧是來尋方世玉的,血滴子應該知道他在哪里,到這里搶功不成反而丟了性命。”北辰嘆道:“不過你下手太快,現在誰也不知道方世玉會在哪了。”
    話音剛落聽到一陣機關括聲,然后一道石門打開,方世玉正攙扶著豆豆走出來。看到他們倆也是一愣失口道:“你們怎么在這里?”然后看到倒地的血滴子,驚喜的說道:“呀,這不是我的刀?你們誰殺了他?”剛問完就俯身拾起自己的寶刀。
    北辰還沒答話,就聽到遠處一陣雷鳴般聲響,然后整個紅蓮寺開始晃動起來。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