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現代殺手生存指南 > 301章 安排、巧遇
    >>>
    小說網..,最快更新現代殺手生存指南最新章節!
    次日,上午,八九點鐘光景。
    “喂?”
    “換衣服出門,我在樓下等你。”
    簡潔告之,電話掛斷。站在廚房洗碗水槽前,唐朝拿著手機愣在原地,下意識俯身透過窗戶向下望去,公寓樓門前,果然停了輛熟悉的黑色大奔。
    這……
    謝薇沒那么閑的,即便今天是周六,突然造訪必然有其緣由,唐朝也想到了,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來安排他來的。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會這么快,昨晚只隨口一提,今天電話就來了,執行力要不要這么高啊!
    無語撓頭,關掉自來水龍頭,將盆里剛放沒多少的清水倒進陽臺盆栽綠植,原本是打算磨刀來著,現在自然是別想了,換了身衣服,出門下樓。
    打了個招呼,謝薇坐在后排頷首回應,車內只有她一人,司機梁哥和助理李曉琳都沒有隨行。瞧著架勢貌似是專門來安排他的……唐朝摸了下鼻子,很自覺地打開主駕駛車門坐進。
    “知道南湖路嗎?”
    “大概知道位置。”
    “好,先去那。”
    說完謝薇低下頭去,拿著觸屏筆在腿上的平板上點點戳戳,一旁皮質座椅上擺著幾摞用透明文件袋裝訂好的資料,似有分門別類,無需視線確認,隨手取來翻閱,整個后排車座看去就像個小型的移動辦公室。甚而中間扶手杯架上,還放著一杯未開蓋的星巴克……
    商務精英氣息撲面而來!
    看著檔位旁扶手箱里同樣放著的星巴克,唐朝挑挑眉,沒有多問,啟動車子平緩駛出。
    一路無話。
    這不是兩人在較勁,謝薇瞧著確實挺忙的,除非接打電話,否則視線很少離開平板電腦。唐朝則是純粹的無所謂,對方愿意告訴就聽著,不說也沒關系,早晚都會知道的事情,大不了就當回司機嘛,沒啥的,又不是沒當過……
    話說回來,上次兩人獨處車里,還是在洛杉磯街頭,同樣是唐朝開車。不過那時氣氛顯然要和諧許多,不像眼下,雖未到相看兩厭的地步,但坐在一起也真的沒話可講。
    沉默中,車子抵達南湖路一處商業街。謝薇打了個電話,不多時,一名西裝筆挺貌似中介的男子騎著電瓶車過來,笑容里帶著行業特屬熱情,尤其是看到謝薇從奔馳上走下來時,也就更熱情了。
    唐朝局外人似的跟在后面,由著中介男子帶領,來到一處臨街商鋪前,關閉的卷簾門上貼著出租轉讓的告示。中介男子手腳麻利的打開門,反身邀請謝薇進去觀看。
    這是要租房?
    看到這里,唐朝不由微怔,隱約意識到了什么,但信息太少一時沒法確定。
    謝薇卻似真來看房源的,神情淡淡,不置可否的聽著中介男子口若懸河的不斷介紹,里里外外走了圈,偶爾問幾個問題……不大滿意的樣子,當然也可能是后期殺價的一種手段,未做過多表態,看完后只客套留下句再考慮考慮,便轉身離開。
    中介男明顯想再爭取下,幾次嘗試后終于對上謝薇微凝視線,肩背下意識塌了塌,張張嘴,方才絕佳口才陡然失效一般,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完整話來,怔怔看著謝薇和唐朝上車離去。
    “西江路!”
    下一站、下一站、再下一站……
    一整個上午,兩人在嶺江市區里東奔西走,除去看房,剩余時間基本都在車上渡過,包括午飯,開封菜快餐,對付了事,繼續奔波。
    這期間,兩人當然不可能一句交流沒有,只是都避開了租房做什么這一話題,一個不說,一個不問,倒也默契。
    終于,下午五點左右,日頭西下,又看完一處臨街店鋪后,上車,謝薇主動坐進副駕駛位置,目光奇異的瞅了唐朝兩眼,移開,語氣淡淡:“駕駛技術確實不錯,但開出租屈才了,你應該去給我大哥當專職司機。”
    謝薇大哥,糖豆的大舅,也就是嶺江市市長。這話聽著似贊揚又似嘲諷,不好接,唐朝也就慣常裝傻充愣的嘿笑兩聲,糊弄過去。
    謝薇也沒在意,降下車窗,環顧周遭,街道三三兩兩行人:“你覺得這環境怎么樣?”
    “啊?挺好的。”唐朝被問的有些措不及防,但說的確實是實話,不是敷衍。
    周圍環境早在方才抵達時就有大致觀察過,職業病,不解釋。這里屬于老城區,但卻不是老城改造區,或者更準確的說是改動幅度不大,因為這里有好幾處歷史悠久的建筑古跡,開車過來時還看到了一段古城墻,前方道路盡頭拐角處,就能看見某大型博物館一角,話說糖豆的私立貴族學校也距離這里不是很遠,人文氣息相當濃郁,又兼地理位置沒離市中心多遠,現代與傳統的結合,置身其中,確實比較舒服。
    “我也覺得可以。”謝薇瞇著眼睛輕聲道,“就是租金不便宜,不過在這個地理位置,倒也不算過分……”
    似在默默計算著什么,忽然側頭看來,“我打算開間琴行,你來做店主!”
    “啊?!”唐朝這下是真被這突然襲擊給整懵了,思維急速運作,下意識分析著對方做這決定的理由動機,但貌似不用了,因為謝薇已經說了出來,
    “很驚訝嗎?這不就是你要求的嗎?比較笨,其他的做不來,沒把握……”
    攤手,“樂器你總有把握吧,聽小糖豆說你會很多種樂器,也很有這方面天賦,楚楓雅都在跟你學習吉他,還有上次幫忙錄音。”
    “我對這領域沒有研究,但既然你能折服楚楓雅她們,那就是內行人了。不需要你做別的,平常維護保養下店內樂器,有人想買按照價格收錢,這不難吧?”
    好賴話都讓你給說了,我還能說什么呢……唐朝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抽,講真,在這之前,對于謝薇隱約透露出來的安排意思,他其實并沒放在心上,以為只是又一次嘗試而已,成不成都算努力過交代了。誰曾想她是一步到位,直接封死后路,強勢干脆,且還付諸了實際行動……
    好吧,這也本就是她的行事作風。
    大意了啊!
    不過話說回來,雖是有些無語嘆息,但反駁拒絕的話唐朝還真說不出口。
    301章 安排、巧遇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確實是一番好意來著,還是直接鋪路送青云直上的那種。另外,之前說過的,謝薇沒那么閑的,專程拿出一整天時間……不,肯定不只一天!
    這想法絕對不是謝薇一時半會想出來的,從今天奔馳車的行程路線就能看出來,他們前前后后看了不下于十個臨街店鋪,聯系那么多家中介暫且不說,方向盤一直在唐朝手里,他自然清楚他們今天雖然東奔西走,看似毫無規律,但現在回頭想想,這行程路線絕對是有經過事先研究規劃的,否則不可能有如此之高的看店效率。
    再從謝薇事無巨細、追求完美的性格分析開來,開琴行這個決定是照顧唐朝沒錯,但在另外一方面她必定有經過大量的市場調研,翻閱過無數資料。賺錢盈利倒是次要的,讓唐朝做店主,估計她也沒想著這些,但她不可能將個毫無前景的夕陽產業交付到唐朝手上,那也不是安排提攜,而是浪費時間、坑害晚輩……這種事情,她做不來的。
    也因為如此,唐朝實在無法拒絕,心里唯有觸動感動。老實說,這種感覺挺陌生的,但也正是因為陌生,才彌足珍貴。
    謝薇,是真把他們兄妹倆當家人看待的。
    默然半響,唐朝緩緩搖頭:“謝謝,不過我還是覺得當店主有些不妥。”
    謝薇聞言不由皺起眉頭,想說什么,卻見唐朝撓頭再道,“我錢攢的不是很多,之前工作了大半年,加起來大概有個十來萬,這琴行投資,我想占一份。”
    占一份,不是說有想從單純打工仔晉級老板的野心,唐朝拿出來的十萬雖是他全部財產,但這對于開一家琴行來說真的杯水車薪,可能只夠幾個月租金。但唐朝還是這么做了,只是為擺明一個態度,盈利一起賺,虧本一起扛,僅此而已。
    怔了怔,謝薇忽然展顏一笑,搖頭,“呵,能說出這番話來,你可一點都不笨呢。”稍稍沉吟,“好,我答應了,算你十萬占一份,具體比例合同我回去擬下。嗯,提前預祝我們合作越快!”
    說著伸手過來,唐朝同樣笑著伸手,握了握,合作伙伴關系達成,挺有儀式感的樣子。
    “所以,剛才看的那家店鋪,就是我們以后琴行的地址?”唐朝再次打量周遭環境,著重在那間店鋪附近來回巡視。什么,看過了?那能一樣嗎?十萬塊錢呢!!!
    “可能是,目前只作備選,需要回去完整分析考量……呵,那就是我的事情了。”可能是因為唐朝方才的舉動關系,謝薇的神色顯得愉悅生動許多,笑了下,從后座拿來平板電腦,“待會我們還要去一家看看,最后一家,廣陽路。”
    “好嘞。”唐朝順手系上安全帶,正待出發,眼角余光掃見某道熟悉身影,不由頓了頓。謝薇也看到了,雙眼直視側前方,眉頭微微皺起。
    那是個巷道分岔路口,此時還沒到飯點,但差不多已經可以準備晚飯了,所以街面上并沒有多少閑散溜達行人,但那里還是快速聚攏起了薄薄一圈圍觀群眾,地上似乎有躺著幾個人,從奔馳車所在角度,只能清楚看到個身軀魁梧的黑衣大漢,半臉染血的坐在地上,頗為可怖,也頗為可憐的樣子,隱隱哭喊、高聲呼喊隨風傳來,
    “看看,大伙都來看看……”
    “好心好意上門協商,讓他們搬進現代化公寓,享受高樓大廈風光……退一步來說,你不搬就不搬唄,干嘛打人啊,這都把我同事打成什么樣子了!大家看看啊,記者同志你也看看,光天化日行兇……”
    “報警!必須報警!你不報我都給你報了……哪來的小孩?趕緊走開,別濺你一身血……”
    ……
    聽著像是拆遷糾紛,沒什么稀奇,嶺江的地鐵一直在建,沿途各區拆遷新建工程就沒停過,估計往后很長一段時間也不會停,如此鬧出什么矛盾糾紛來自是再正常不過。
    唐朝兩人之所以停留關注,是因為人群中那個卷起白襯衫袖口,一邊指向地面黑衣大漢,一邊大聲叫屈貌似白領的年輕男子,是糖豆的堂哥,唐榮。
    此時的他蹲身在一個背著書包剛放學的小孩面前,手里拿著棒棒糖,和顏悅色說著什么,小孩卻是不理,拍掉棒棒糖,轉頭抱著同樣倒在地上的一道身影,是男是女看不清,應該是其父母,大聲哭喊。
    唐榮似沒想到會出現這幕,撐膝起身,多少有點尷尬的樣子。不過隨即就指著小孩繼續說著什么,同時示意一旁兩名拿著照相機貌似記者的男子,指向黑衣大漢猙獰可怖的血色臉龐……
    熱鬧并沒有持續很久,幾分鐘后,一輛救護車開過來,下來幾名醫生護士,拿著擔架,將負傷大漢抬進車里,記者尾隨連拍,閃光燈密集閃爍。
    最后又向周遭圍觀群眾說了番話,展示手中一根應該是斷掉椅腳的木棍,小心翼翼放進個塑料袋里,唐榮分開人群走出,一行四五人。
    “……不搬?那就等著吃官司陪醫藥費咯。現場照片有拍到,證據也有,輿論壓都壓死他啊!刁民……晚上記得打個電話提醒下阿海,讓他在醫院老實躺著,明天還會有記者過去,就按照我教他的說……應該也不用,再來一趟這戶就差不多了……對了,讓你們先收集資料,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的道理不懂嗎?那小孩哪鉆出來的,嗎的,踩臟了我的皮鞋!”
    “榮哥牛匹!”
    “到底是讀過書的,和我們這些大老粗就是不一樣,記者都能隨便使喚。”
    “是啊,我們以前就是斷水斷電,嚇唬都得趕著晚上偷偷摸摸過去。哪像現在,哈哈,都得求著我們讓他搬啊!”
    “時代不一樣了嘛,打打殺殺那一套早就過時了,你們得學會動腦子,做事別留把柄。”
    “學不來、學不來,我們文化程度太低……咦,榮哥你怎么了?”
    路旁道上,唐榮在個路燈下陡然頓住腳步,目光怔怔的穿過幾名同伴大漢,看著幾步開外的黑色奔馳車。
    “走!”車內,冷若冰霜的謝薇升起車窗,阻隔了視線,寒聲說道。
    唐朝默然啟動車子,離開路邊,視線掠過后視鏡里那道失魂落魄的身影,微微搖頭,以為你有了些做事情的模樣,沒想到你是太會做事了……
    …………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