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女配修仙回來了 > 第二百三十章 洗練血脈
    >>>
    乘風大人最恨別人喚它“貓“,它是堂堂飛天神翼獸金毛吼,和那種家養的、喵喵叫的貓咪,沒有一點關系!
    換了其他時候,誰敢在門口這么叫它,非得拍成肉泥不可。可是春熙……才強搶了人家的東西,有點兒心虛。春熙叫罵了兩個時辰,罵得嗓子都啞了,它也沒吱一聲。
    只當沒聽見。
    誰知道林圣智等人心底那個驚濤駭浪啊。
    乘風大人居然一改本性,對春熙這么容忍?不,它的性子從來沒有改變過,也不會因為任何人改變,哪怕符祖再生!
    肯定有緣由!
    藍靜羽輪回境一閃,嗖的被排斥在外。飛天谷今天自閉了!不許其他人進入!
    這可是一件稀奇事!
    若不是春熙太弱小了,且一臉吃了大虧的模樣,只怕還以為她把乘風大人怎么樣了呢!
    “春熙,你做了什么?“
    春熙氣得肝疼,聲聲泣血,“我做了什么?我能對它做什么?老騙子騙了我!“
    “咳!不可對乘風大人無禮!“
    騙子來,騙子去,對護山神獸大人的聲名,是大損害。
    “我之前倒是一直對老騙子恪守禮儀,尊敬誠服,問我什么,我就回答什么,不曾有一字虛假。結果呢,它就是套我的話,騙我的東西!老騙子,大貓,你聽到了沒有,快放我進去!“
    “姑奶奶天天給你鏟屎,熏得渾身惡臭。你不道謝就算了,完了還哄騙我的東西?你好意思嗎?你要臉不要臉?“
    藍靜羽無奈的看了一眼掌門林圣智,得后者許可后,才上前一掌劈暈了春熙,命人送她回惜花祠。
    這一日,飛天谷關閉。
    第二日,飛天谷依舊關閉。
    到了第三日,前任鏟屎官,現任的符仙門掌門,才被開恩式的放了一個小口子,許他入內。
    連續三日未有人鏟屎的結果,就是惡臭……
    林圣智太熟悉這股味道了,早早用符箓封住了嗅覺。面色如常的拜見乘風大人之后,隨口問起了之前的小弟子春熙。
    “她是楚國皇室之女,自由嬌生慣養,因而天不怕地不怕,格外膽大。原是看在她舍棄公主位尊,以尋常弟子拜入仙門,求道之心誠懇,才許她來飛天谷。沒想到竟然冒犯乘風大人,還日日咒罵不休,實在大逆不道!“
    林圣智這番話,聽起來十分震怒。
    然而他的表情是平和的,他的情緒也是平穩的,深知他性情的乘風,也知道來意——哪里是真的要懲處,分明是試探它的!
    試探它為什么容忍小丫頭在外面罵自己!
    人類,就是狡猾!早個幾百年,它興許還以為小林子想替自己出氣,應和他趕緊處置口吐狂言的弟子。
    現在呢,它抬了抬眼眸,大眼睛露出“哦“的了然神色,張口吐出一塊瑩白色澤,成人拳頭大小的寶物。
    “這是……“林圣智瞳孔一縮。
    乍看沒什么稀奇的,仔細一看,卻是分不清,有點像水火之精?但是水火明明是不相容的,怎么能完好的、穩定的團在一處?
    再細看,應該是蕊木為心,不對,是金精!
    “大人,這到底是……“
    “哼哼,當了掌門,也不過這點眼力?這是以大法力融合的五行精華。看著靈氣是不是很少,淡若虛無?“
    “因為彼此相克,削弱了威能。不然也不能通過……我和你說這個干嗎?你一修行符法的,懂什么煉器之道?“
    “罷了罷了,喏,這個給你,是給你補全護山大陣的!有了這五行精髓,老頭子當年刻畫的大陣,還能再提高三成威力。還愣著干什么?去找歸真派的人啊!符仙門上下也沒個煉器的,哎,從前藍家小子倒是不錯,可他硬生生被耽誤了……“
    一陣數落,林圣智被送了出去。
    他原地呆了半響,才意識到,老騙子不不,乘風大人真兒個哄騙了低階弟子!
    那團五行精華,若是乘風大人所有,不早就拿出來了。護山大陣提高三成威力,那就是可以同時防御整個仙門,能對抗數十位高階了。
    同時也意味著乘風大人,可以自由的外出了。哪怕有北域的強者來臨,也能抵擋個一二十天!
    以金毛吼的教程,數千里外返回綽綽有余!
    所以,春熙真的被搶了?
    她一凡俗的公主,哪里來的修行材料呢?
    不對,他錯了!正因為是楚國公主,她才有可能得到!
    凡俗之國進貢,供品都是自選,他們哪里知道什么是珍稀之物?或許知道,佯裝不知,偷偷的截留了……
    春熙敢獨闖仙門,蒙騙了所有人,毫無顧忌,憑了不是她出色的悟性資質,而是她攜帶重寶啊!
    林圣智此刻,也忍不住心生同情。
    可憐春熙機靈百變,以為能保住她的寶貝,誰知道都被乘風大人發現了……
    到了它手里的東西,誰還能要回去?
    ……
    春熙深受打擊,消沉了足足三天。
    每天她懶得吃,懶得冬,就是目光呆滯的仰望涼亭上的柱子。三天后,悠悠等人實在看不下去了,被硬拉著去了真師堂。
    “別的就算了,今天的課程萬萬不能錯過!“
    “為什么啊?“春熙耷拉著眼皮,對什么都提不起精神。那些煉器材料,都是她給自己未來準備的。千辛萬苦從妖界的法器上扒拉下來。
    天知道她熬了多久,才弄下來那點東西么?
    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在老家伙的眼前亮出蚌珠的存在,不然,她也不會損失巨大!幾乎一夜回到解放前!
    “春熙,打起精神!今天是掌門授課呢!掌門一年只有十日會教授真師堂弟子。“
    “哦。“
    春熙依舊沒什么興趣。
    “不就被搶了寶貝么!春熙,你一堂堂公主,身份地位說不要就不要了,還在乎身外之物么?“
    春熙眼中淚光楚楚,“說得容易,你們不知道我失去了什么!算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也許本來就不歸屬我……“
    想想那些寶物,來得太容易。去一趟妖界,就發現了寶山,隨手一翻,就是各階靈器法器。其實相對于材料而言,她已經得到了不少——各種煉器知識,還有那些珍貴的修行經驗。
    大約老天是叫她別太貪心?
    日子還要過下去的,春熙清洗了一把臉,這才跟著密友們繼續真師堂上課。
    林圣智今兒換了一套衣衫,月白色的道服,顯得清雅出眾,多了幾分清貴之氣,而少了掌門的威嚴感。
    第二百三十章 洗練血脈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所有弟子都做得端端正正的,不敢有一絲懈怠。
    掌門授課,太難得了!
    都以為林圣智要傳授什么前人經驗,或者高深知識,沒想到他竟然舉起一本金光燦燦的書籍,
    “你們當中,最早可知道這是何物?“
    玉林道,“回稟師尊,此是金冊。“
    “何為金冊。“
    大家面面相覷,不是覺得難,而是太簡單了。
    半響,才有玉清試探著道,“金冊是修行人內視之后,在丹田之內以‘本心符’為引,集合本命符、本意符三者合一,熔煉而成的本符金冊。可以加快施法速度,并擴展符箓之法范圍,是大符師凝練自身符道的重要標志。“
    林圣智聽了,淡淡道,“那可知,此物有多珍貴?“
    “自然是珍貴非常。能凝練出屬于自己金冊的,都是大符師修為。能將金冊外放,使之永久固存的,更是代表其對符箓之道的理解,以及修為到了非常高的境界。“
    所有弟子都應和,紛紛點頭。
    這是常識問題,有什么好質疑的?。
    春熙臉拉得老長,眼睛斜到一邊,就是不看那金光燦燦的金冊。
    林圣智下一刻又道,“如果是符祖親傳的金冊……“
    除了春熙,所有弟子的眼睛都熱了,呼吸也急促起來。
    緊緊盯著那金冊,不敢想象,若是金冊給自己參悟,能學到多少!
    那可是符祖親傳啊!尋常弟子怎么可能有機緣見到!
    “春熙,你以為如何?“
    “不如何。若是老騙子愿意把東西還我,這金冊便送回給它,我不稀罕!“
    此話一出,最先忍受不了的是墨陽宗知墨。他一向低調,不參與紛爭,而今天,這是涉及到符祖,涉及到符箓之學!
    “好個大言不慚!符祖的金冊,你也毫不在意?那你來仙門做什么的?不是來修行符法的么!“
    “知墨師兄,我的符法和你的符法,不是一回事。不要用你的所知所學,來揣度我學的。“
    “可惡,更可恨!掌門容稟,春熙她假以向學之名,其實對符法根本毫無專研之意。這金冊給她也是浪費。請掌門治她對符祖不敬之罪!“
    林圣智對春熙是同情的,但是同情不能免罪!
    對符祖不敬,那還了得!
    “春熙!“
    春熙慢慢站起來,迎著掌門審視的目光,道,“我以為,這是老騙子騙過我后,用來安撫我的。可我不需要。“
    “符祖的金冊,你可知蘊含了多少?符箓之道千變萬化,只在一瞬。得此金冊,至少可以讓你少修行十年!你還以為乘風大人是哄騙你么?“
    “當然!它就是!“
    春熙擲地有聲道。
    林圣智想了想,翻開金冊,只見金華一閃,一枚“和“字符緩緩在半空成型。受此符箓,所有人都心平氣和,心中的憤慨或者不平,都安定下來了。
    知墨悟性也是極高,他立刻反思起自己,為什么剛剛激烈斥責,因為他生出了嫉妒之心!他嫉妒春熙能得到符祖金冊卻不加珍惜。而他,嫉妒的都快噴火了!
    知錯就改,他立刻向春熙致歉,誠摯且認真的表達了他剛剛出于嫉妒才脫口而出的惡言。
    春熙這時才有點驚訝,對墨陽宗弟子的孤僻重新認識了一番——人家只是不合群,三觀還是正的。
    “沒關系,我沒往心里去。“
    “我道歉,因為我真的嫉妒。符祖金冊,旁人想見也無從見。春熙,勸你好好珍惜。你丟棄不要的,是多少人做夢想也得不到的。“
    知墨道歉之后,竟然又來了一句。
    反正大概意思是,我出于嫉妒說了惡言,肯定不對。但我的邏輯,我的本意沒有錯。還是你春熙的錯!
    你錯了!
    春熙再一次刷新了認識。
    好吧!
    本來不想解釋的,她心情惡劣,被老騙子騙過,對人生都失去希望。但日子還要繼續往下,不能讓人都以為她愚蠢啊!
    lt;天地符箓典藏>一番,停留在“躍“字符,蹭的一下,剛剛金冊中的“和“字符效果一下子被沖散了。真師堂內兩股盤旋的符箓之波互相牽扯,抵抗,最終消散于無形。
    林圣智一驚,一指指向春熙。
    春熙凜然不懼,識海之中,掀起狂風大浪,一本小小的,比符祖金冊小上很多倍的小金冊,就安靜停留在那里,仿佛定海神針一般。
    “難怪……“
    難怪春熙對符祖金冊并不在意,她已經形成了自己的金冊!她的金冊以符祖手抄版、紫晶、齊風等仙尊修訂過<天地符箓典藏>為原型。
    可以說,符祖金冊的確珍貴,可一千年前的符法,真不適合春熙了。有參悟的時間,她干嘛不自己修訂金冊呢?
    自己有,還稀罕別人的干嘛?
    “這樣就不好辦了。“
    還以為春熙是不懂金冊的妙用,現在證明,春熙的資質比之前想的還要好!符士階段就凝練了金冊,一定是五色五音之階時奇遇連連!
    林圣智沒有辦法了,站起身來,拿著金冊就走了。
    “掌門……“
    授課呢?
    不是說要在真師堂授課嗎?
    眾弟子們面面相覷。
    片刻后,講課的桌案上快速的掠過一團金色的影子。
    不是金毛吼乘風大人,又是誰?
    它炯炯有神的眼睛掃了一眼,所有人都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
    只有春熙死死咬著牙,“老騙子!“
    “小丫頭,老子才沒有騙你!金冊……金冊你用不上的話,有一樣東西你肯定用得著!“
    說完,它上下打量春熙,“你這具身體,是半妖之身!半妖之身,開始修行時有妖族的強大體質,又有人類的聰慧悟性,可謂進境飛快。可惜,大道沒有捷徑,古往今來,只聽過妖族大能,聽過人族高手,什么時候半妖得大道飛升的?“
    “你眼下修行沒有磕碰,但修煉到了一定程度,就有先天關隘。要么逆轉血脈,成為妖族。要么洗練妖族血脈,變成完完全全的人族。而能逆轉洗練血脈的,需要花費大量材料。怎么樣,你的材料費用,老子幫你出了!以后再也不許叫我老騙子!“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