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過龍門 > 第三十章 唐徨的反擊
    電梯故障,卡在1413樓之間。
    被困的七個人里,中年貴婦、酒店服務生、口罩男、小露和柯老師五個人相繼遇害,慘死當場。
    現在電梯里就只剩下魁梧的保安和唐徨兩個人。
    兩個活人。
    殺人兇手到底是誰?
    這還用問嗎?
    但是唐徨還沉浸在柯老師之死的悲傷中。
    已經到嘴邊的144萬,就這么沒了?
    他還沒回過神來,眼前已是一片刺亮
    保安的手機燈光射在他身上。
    “其實,我才剛到莘城沒多久……不對,準確地說,是剛逃到莘城沒多久。
    半個月前,我喝醉了酒在老家和別人動手,不小心打死了兩個人。于是我只能逃跑,逃到了莘城。
    幸好剛來沒多久,我就找到南塘濱湖大酒店里的這份保安的工作。”
    保安的聲音很平靜,還帶著一點陰森的氣息:
    “作為一個通緝犯,我本來想低調一點,平平安安地躲過這陣風頭。但很不幸,你卻偏偏撞上到了我的手里……
    你要殺死電梯里的這些人,哪怕是要殺死整個酒店里的所有人,都與我無關。
    但你千不該、萬不該,把我也一起算在了里面……
    所以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一切,全部都是你自找的!”
    ???
    唐徨有點不懂。
    難道活到最后的保安不是殺人兇手?
    不對,保安是兇手,是在他的老家失手打死兩個人的在逃兇手,但他卻不是這次電梯殺人事件的兇手。
    是這個邏輯嗎?
    唐徨還在思考,然后就感到一股猛烈的勁風向自己迎面而來魁梧的保安狠狠一腳踢向自己。
    黑暗的電梯里,僅憑手機微弱的亮光,唐徨根本看不清對方這一腳的來路。
    但是他擁有楊煒的身體,具備一種幾乎不可理喻的反應。
    唐徨在剎那間往旁邊躲開。
    “砰!”一聲大響。
    保安一腳踢在電梯內壁,整部電梯都在震動。
    好大的力氣!
    難怪會喝醉酒失手打死人,成為在逃的通緝犯。
    如果用武俠小說里的句式來形容保安踢出的這一腳,那就是“實力決計不容小覷,不在昔日的豹哥之下!”
    唐徨有點心慌,也有點害怕。
    當時的自己能夠閃避豹哥的攻勢,一是因為光天化日之下,二是因為四周非常空曠。
    但如今卻是在被困在黑乎乎的電梯里,在一個狹小的密閉空間里。
    既看不清楚,也沒地方躲。
    “我很早就看出來了,你也是個練家子。只可惜……你卻沒能看出我的本事!”
    保安已經將自己的手機收起,電梯里立刻重新恢復黑暗。
    然后他右拳揮出一記重擊。
    唐徨后退,躲開。
    保安的左拳隨之揮出。
    唐徨往旁邊躲,腳下絆到一具尸體,然后撞上電梯內壁。
    緊接著保安的右拳再一記重擊,唐徨只能側身扭轉,退到了電梯的角落里。
    “砰砰砰”保安落空的三拳,都打在電梯內壁。
    “我不是兇手!”已經退無可退的唐徨終于大聲辯解。
    “你不是?難道我是?”保安的聲音冰冷。
    接下來,他就對著角落里的唐徨連環出拳,展開了一輪疾風驟雨般的攻勢。
    砂鍋般大小的拳頭密如雨點。
    唐徨看不見,只能格擋,用自己的兩條手臂。
    完全憑感覺!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保安的被擋開的拳頭接連擊中電梯內壁,整部電梯不停震動,到最后無數聲“嗡嗡嗡”連成一段很長的聲音。
    當中也有不少拳頭落在了唐徨身上,他至少挨了十幾拳。
    痛!很痛!劇痛!
    就算是楊煒強健的體魄,也有點吃不消。
    唐徨越來越害怕,要是換成他前世的身體,按照保安拳頭的這個力度,恐怕連一拳都承受不住。
    他只能咬緊牙關,繼續苦苦支撐。
    …………
    2分鐘后,保安終于打完了這一輪攻勢,緩緩吐出一口長氣。
    “十三拳……你整整吃了我十三拳,卻還能站在這里。
    看來,我要重新評估你的實力了……
    早就聽說莘城臥虎藏龍,有一門二宗三幫四煞,個個都是厲害角色。
    你,應該也不是無名之輩吧?”
    “……”唐徨渾身劇痛,其實快要站不住了。
    他完全聽不懂對方在說什么,而且也沒有力氣回答。
    他的前世只是一個大學畢業生,從小到大幾乎都沒打過架,更沒學過什么格斗擒拿。就算擁有了類似成龍的楊煒身體,也只能用來躲閃、逃跑。
    而現在,他只能挨打。
    保安還在繼續說話:
    “你不用回答,我也不想知道你的名字……
    我既然已經來了莘城,就不會怕什么一門二宗三幫四煞。
    因為……我才是主角!
    遲早總有一天,我會一戰成名,踏上人生巔峰,把你們所有人踩在腳下!
    怎么……你不信?
    雖然我現在只是一個逃犯,但當年的魯智深和武松,不也是這么過來的?
    今天……我就拿你這個殺人兇手開刀!”
    黑暗中,保安開始了他的第二輪攻勢,揮灑出鋪天蓋地的拳頭。
    不能再繼續挨打了!
    唐徨心里很清楚,要是再挨這個保安幾拳,自己就要被活生生地打死在這里。
    但是他沒有任何辦法。
    楊煒的身體雖然強健,甚至是個“練家子”,但對于自己這個完全不會武功招式的“文弱書生”來說,沒有招式,就等于無法進攻,只能挨打。
    保安又是狠狠的一拳打來,穿過唐徨亂揮的手臂,正中唐徨胸口。
    “噗!”血氣翻騰。
    唐徨有一種想要吐血的沖動。
    已經是生死關頭了吧?
    唐徨的神智有點恍惚。
    面對保安再次來襲的兇猛攻勢,他決定拼了。
    拼了,未必能活
    不拼,一定會死!
    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唐徨放棄了格擋。
    他將兩臂前舉,掌心相對,經側向后、下向前繞至側上舉。然后左腳向前一步,身體重心前移。
    “噗!”保安的拳頭順理成章地打在唐徨肚子上。
    但因為唐徨踏上的這一步,左腿膝蓋也撞上了保安的膝蓋。
    兩人膝蓋對撞。保安一時不慎,吃虧在毫無防備,情不自禁地退開一步,手上攻勢也隨之一緩。
    唐徨動作不停,緊接著兩手握拳,雙臂經前至胸前平屈后振,手肘擊出,正中保安胸口。
    保安悶哼一聲,再次退開一步,面露驚疑。
    唐徨沒有留給他反應時間,兩臂經前至上舉,然后往下后擺與此同時,他的右腿成90度前踢,正中保安小腹。
    保安身子一晃,又退開一步。
    他在黑暗中連中三招,只能重新和唐徨拉開距離,滿臉都是驚駭之色。
    “這小子好強的力道!甚至不在我之下……”保安心想。
    但是更令他驚訝的是,對方的招式極其古怪,看似簡單明了、大開大合,實則暗藏玄機、殺機四伏,竟是自己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這里果然是臥虎藏龍的莘城!
    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年輕人,居然也有這樣驚人的實力?
    “你這是什么功夫?”
    魁梧的保安沉聲喝問,急忙調整姿態,將雙拳舉在胸前,采取了防守姿態。
    黑暗中的唐徨終于脫困,情不自禁地吐出一口長氣。
    “你不認識?”
    對于保安提出的這個問題,唐徨臉上頓時露出一陣鄙夷,然后很同情地搖了搖頭:
    “沒上過學啊,第八套廣播體操沒做過嗎?”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