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醫流武神 > 第570章 死期!
    >>>
    “劍西來,你在我林正豪的地盤上撒野,是不是太過目中無人了一點兒?”
    隨著這充滿著濃濃威嚴的聲音響起,一股可怕的勁風從外面樓梯通道里面襲來,吹得房間里面的人站立不穩,連眼睛都難以睜開,在勁風中不斷地掙扎搖晃著。
    唯有葉軒,劍無痕,劍西來,右長老等人神色平靜,不受這股狂猛勁風的影響。
    待到勁風消失,人們逐漸地從剛剛的慌亂中回過神來時,房間里面不知道何時已然無聲無息地多了一名中年男子。
    他擁有著一張充斥著濃濃豪氣的臉龐,留著一頭烏黑的頭發,修長挺拔而又健壯的身軀被一套黑色的修身中山裝所包裹,穿著一雙黑色布鞋,渾身上下透著一股神秘威嚴的味道,眼中時有精芒閃過,不敢讓人直視。
    他便是蘇海林家的現任家主-林正豪!
    “家……家主……咳咳……”
    看著那到來的林正豪,身受重傷全身骨骼多處碎裂骨折的林睿冬臉龐上浮現出濃濃的驚喜之色,嘴里有著虛弱的話語聲傳出。
    “老板!”
    “老板,好!”
    那諸多安保人員的神色也都齊齊一肅,一臉恭敬地開口。
    在他們的眼中除了有著毫不掩飾的尊敬與敬畏外,還有著隱藏的驚喜。
    “睿冬,你怎么樣?”
    聽得林睿冬的話語,看著他渾身是血奄奄一息的躺在血泊中的狼狽模樣,林正豪面色冰寒,連忙快步走到他的跟前手指迅速地點在他的身上,封鎖住他的穴道,幫他壓下體內的傷勢,嘴里傳出關切的話語。
    “家……家主,我……我沒事兒……”
    林睿冬臉龐上浮現出濃濃的苦笑,虛弱地開口。
    “你先躺下休息,剩下的交給我!”
    林正豪伸出手掌拍了拍林睿冬的肩膀,隨即站起身來將目光落在劍無痕,右長老,劍無極,劍西來等人的身上,眼中閃爍著冰冷憤怒的光芒。
    林睿冬乃是他的親信,乃是他們林家的核心高層,如今被人打傷成為這樣,而且還是在他的地盤上,他林正豪怎能夠不怒?
    他只感覺的自己的臉龐被人給打得啪啪作響。
    “誰干的?”
    暴怒的聲音則是從林正豪的嘴里傳出。
    沒有人回答,那諸多酒店安保人員也都在此刻低下了頭來。
    “我問你們誰干的?”
    見狀,林正豪眼中兇光更盛,抓著一名酒店安保人員的衣領怒聲道。
    “老……老板,是劍西來和劍無極他們倆先后打傷林經理的!”
    被林正豪抓著衣領那安保人員面色難看,畏懼地掃了劍無極和劍西來一眼,隨即咬牙開口道。
    “劍西來,劍無極……你們無雙劍宗很了不起嘛,跑到我林正豪的地盤上動我的人?”
    林正豪轉過頭來將飽含殺意的目光落在劍西來和劍無極的身上,嘴里傳出憤怒的話語。
    “呵呵……林家主何必如此動怒?我們也是一片好意,幫你管教下屬而已!”
    感受到林正豪的目光,劍西來臉龐上浮現出一抹淺笑,微笑著開口。
    “我管教你老母!”
    然而,回應劍西來的卻是林正豪那一口憤怒的粗話。在林正豪話語落下的瞬間,他體內澎湃的罡氣涌動,猶如一頭猛虎般猛地沖出,掄著燃燒著灰色罡氣拳頭對著劍西來怒砸而來。
    見狀,劍西來臉色微變,眼中寒光一閃,握拳砸出!
    “咚!”
    下一剎那,沉悶的碰撞聲轟然間響起。
    猶如驚濤駭浪般的力量以他們兩人的拳頭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出,在房間里掀起一股暴風來……
    “哼……”
    劍西來和林正豪兩人的喉嚨里齊齊發出一聲悶哼,身體不受控制,被巨大的反震之力給震得一連后退了數十步方才將身形穩住。
    “蹬蹬蹬……”
    劍西來一連后退了二十多步方才將身形穩住,每一步落在都將在堅硬的木地板上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來……
    “林正豪,你這是什么意思?為了區區一個族人要跟我翻臉?”
    穩住身形,抖了抖被震得發麻的手臂,劍西來抬起頭來將目光落在那同樣被震退的林正豪身上,眼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芒,嘴里有著森冷的話語聲傳出。
    “咚!”
    然而,林正豪壓根兒就沒有跟劍西來廢話的意思,而是再度對著劍西來沖去。
    “找死!”
    見狀,劍西來面色冰寒,攜帶著萬千劍氣直奔林正豪而去。
    “唰!”
    眼看著林正豪的攻擊即將跟劍西來的攻擊相撞在一起,卻見林正豪那步伐詭異地一動,使得他的身體卻是跟劍西來錯開,從他的身旁劃過,攜帶著凌厲的殺意快如閃電地向著旁邊的右長老攻擊而去。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那右長老的臉色劇變,他壓根兒就沒想到林正豪的目標竟然會是他,哪怕是如今他想要躲閃都來不及。
    第570章 死期!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他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林正豪那環繞著無盡灰色火焰的拳頭在他的瞳孔中不斷地放大……
    “嗷……”
    “嘭嗤……”
    下一剎那,沉悶的碰撞聲和右長老那凄厲的慘嚎聲在這一刻陡然間響起。
    右長老的臉龐上被林正豪那燃燒著罡氣火焰的拳頭給擊中,臉龐骨骼瞬間破碎扭曲,嘴里發出一聲慘嚎,嘴里噴灑出大量烏黑的鮮血,猶如一顆炮彈般倒飛出去,重重地砸在葉軒和李純陽身旁的墻壁上發出震耳欲聾的碰撞聲響。
    “咳咳……林正豪你……”
    右長老劇烈地咳嗽著,抬起頭來一臉憤怒地看著林正豪,正欲開口說話,一柄鋒利的尖刀則是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令得他的身形陡然間凝固。
    “老東西,我們之間的賬也是時候算一算了!”
    冰冷如寒的聲音亦是響徹在右長老的耳畔邊,讓得他臉色劇變。
    當他從恐懼中回過神來,浮現在他視線中的是李純陽那掛著冰冷笑容的臉龐和他那鋒利冰冷的尖刀。
    “你……”
    “啊……”
    右長老正欲開口說話,李純陽握著尖刀的手卻是猛地用力一劃。
    右長老那更加凄厲的慘嚎聲隨之響起,卻是李純陽硬生生地將他的一條胳膊給卸了下來,鮮紅的血液不斷地從他的斷臂處狂噴而出……
    “雜種!”
    這一幕讓得那劍西來臉色劇變,他嘴里發出一聲怒罵,攜帶著無盡殺意直奔李純陽而去,可是卻被林正豪給硬生生地攔了下來,讓得他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劍西來,你傷了我的人,如今我廢了你的人,這很公平!”
    看著劍西來那憤怒難看的臉色,平靜的話語聲則是從林正豪的嘴里傳出。
    他的目標一開始就不是劍西來而是右長老,因為他的實力跟劍西來的實力可謂是在不相伯仲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既然劍西來廢了林睿冬,那么他便廢了他的右長老。
    他更是知道李純陽跟右長老之間的仇怨,所有剛剛他那一拳打的方向剛剛不偏不倚讓得右長老砸在了李純陽的身旁。
    而且李純陽的反應正如他所料的那般,他沒有放過這次計劃,而是廢了這右長老一臂。
    右長老一條手臂被廢,戰力下降,如此一來,無雙劍宗這邊的戰力便被大幅度削弱。
    雙方真要動起手來,他們也都全然不懼!
    不得不說這林正豪當真是好深的城府和算計,讓得葉軒的雙眼都微瞇了起來,心底對于這個林正豪多了幾分警惕。
    “軒少,抱歉,我來晚了,讓您受驚了!”
    在葉軒為林正豪的手段和算計感到警惕時,林正豪卻是在此刻轉過身來對著葉軒恭敬地一抱拳,微笑著開口。
    “林家主這是說得哪里話,實在是太過客氣了!倒是我在這里給林家主帶來了不少的麻煩,給酒店帶來了不小損失……”
    林正豪這恭敬的態度讓得葉軒心底一驚,顯然沒有想到這林正豪對他的態度會是這般親熱和恭敬,他臉龐堆滿了笑容,連忙開口道。
    “軒少說得哪里話,您是天杰的摯友,自然也是我林家的貴客,不必如此客氣!”
    林正豪一臉笑容地回答。
    似是知道葉軒心中所想那般,林正豪頓了頓便繼續開口道:“是白風那小子給天杰打電話說您正在這邊可能會遇到麻煩,他們不放心,就托我過來看看。”
    “軒少,您先一旁歇著,這里的事情交給我處理便好!”
    “有勞林家主了!”
    聽聞林正豪的話語,葉軒心中這才恍然不少,否則的話他還真不明白為何這林正豪會這般幫著自己。
    不過從林正豪對自己的態度來看,想必他應該知道了自己跟狂兵盟如今的合作關系吧?
    看著林正豪對葉軒的態度,和他們那寒暄的話,劍西來面色冰冷至極,嘴里有著輕蔑的話語聲傳出:“林正豪,虧你還是一家之主竟然對一個毛頭小子如此恭敬諂媚,也不怕丟了你林家的臉么?”
    即便是劍無痕他們也都對林正豪對待葉軒的態度充滿著一股不屑的同時,但更多卻是疑惑。
    林正豪在蘇海也算得上是一手遮天的人物,竟然對葉軒這個毛頭小子如此恭敬,無疑是讓他們心中充滿著不解。
    “我林家的事兒可是輪不到你劍西來在這指點!”
    林正豪冷冷地掃了劍西來一眼,嘴里傳出冰冷的話語。
    “有那個時間,我看你還是擔心一下自己吧?”
    “擔心我自己?我自己有什么好擔心的?”
    劍西來臉龐上浮現出一抹冷笑,冷冷地開口。
    回答劍西來的是林正豪那冷漠的話語。
    “因為你的死期快到了!”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