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顫抖吧,渣爹 > 第八百六十五章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
    此時此刻,顧瑤邁過了那道坎兒,暗暗想著不再阻攔熊孩子報復方小姐了。
    誰爹誰心疼啊。
    她好不容易拉扯大的熊孩子被氣成這樣,如何不怒?
    顧四爺走出錦衣衛大牢后,身子一歪,陸錚幾步追上,從旁攙扶住,“四叔。”
    “爹,您……”
    顧瑤眼淚在眼圈轉悠,拍著顧四爺的胸口,“別氣了,不值得的,您想怎么做都好,我都聽您的。”
    顧四爺靠在陸錚身上,嘴唇泛白,嘴角抽了抽:“他們不值得讓爺生氣,爺怕是真瞎了……”
    “再也見不到光亮,爺成瞎子了。”
    顧四爺眼淚滾落,哽咽無聲的哭泣,顧瑤的心一揪一揪的疼。
    “先扶我爹去馬車上。”
    顧瑤同陸錚一起用力把身上沒有半分力氣的顧四爺弄上馬車。
    顧瑞追上幾步,又停下腳步,“神醫已經到了,我……我聽說四妹妹被關進錦衣衛,一時著急,只能想到去顧家求助……”
    “本來我是在府外等候,正巧碰見了侯爺回府來看望太夫人。”
    顧瑞沒臉再叫父親。
    到底顧璐是他的妹子,他嘴上說不管,可聽到街頭巷尾的議論,說顧璐在牢房里伺候了方展。
    他怎能狠得下心不聞不問?
    先去了一趟方家,聽汪氏哭訴著實心煩。
    汪氏除了哭之外,再沒有別得法子。
    顧瑞進不去錦衣衛大牢,同時他也不敢去錦衣衛,畢竟他至今還記得待在大牢的恐懼。
    “你別再說了。”顧瑤冷冷淡淡,“辛苦你為我爹把神醫請到京城,我爹本來給你安排去江南書院,拜師傅在山長名下,一切都說妥當了,可是我見你放不下親人,還是留在i京城吧。”
    “我……”顧瑞磕磕巴巴,“我不是……”
    他沒到父親還操心自己的前途。
    江南書院的山長的地位,他一清二楚。
    顧瑤說道:“京城議論,難道我們不知道?父親身體不好,最近顧家也不太平,我不想父親為不相干的人再煞費苦心,得不了好不說,還得落下埋怨怨恨。”
    “你既然擔心你妹子,就該知曉是你生母把她推出來頂罪的,你說你沒有辦法才去尋的顧家,你為何不主動求你生母出面換回你妹妹?”
    “即便她不肯,我就不信你捆綁她去錦衣衛投案,你都做不到。”
    “先不說能不能救出你妹子,汪氏同樣被關入錦衣衛大牢,方展就有人照顧,起碼方展不敢在汪氏面前對你妹妹起歪門邪道的心思!”
    顧瑞嘴唇動了動,面帶幾分愧色。
    “你不是想不到,而是你篤定我爹會幫你,你以為憑著請來神醫,就能稍稍挽回父親!”
    顧瑤說道:“你就沒有想過父親會因為你們而蒙羞!有事就去求父親,沒事就在人前人后說他偏心無情。”
    “我沒有……”
    “你敢保證沒這么想過?!”
    顧瑤加重語氣,“我不想再同你講道理,本來我也不贊同父親的安排,反對父親對方小姐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過,現在……你心疼你母親,不如去告訴她一聲,她和方家洗干凈脖子等著吧。”
    “沒有人再讓我爹難過傷心!”
    顧瑤撂下簾子,顧四爺方才的眼淚放出她所有的負面情緒。
    她很想抽方才同陸錚說話的自己。
    第八百六十五章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要什么道德和底線?
    “瑤瑤。”顧四爺哽咽道:“爺方才是故意嚇唬方展,對方小姐……還是算了吧。”
    “爹?”
    “爺可是義薄云天的好人。”
    顧四爺狠狠揉了揉眼睛,“若是個小子……爺自然可以不顧及旁的。她是個女孩子,不過爺是一定要嚇唬她的,讓她明白自己父親做錯事,她落不下好。方家人都壞透了,爺就不信她看不出方展的齷蹉心思。”
    “卑劣的方展養不出好女兒來,方展被關進監牢,她連看都不看一次。”
    “若是爺……”
    顧四爺搖頭,“爺這輩子再也不會被關進監牢了。”
    顧瑤見熊孩子分心不再為眼瞎而落淚,順著他的話說道:“如今誰敢得罪您?連陛下都寵著您呢。”
    陸錚心領神會,吹捧顧四爺,不讓他再為眼疾傷心。
    瑤瑤的贊美自然讓他高興,從陸錚口中說出的佩服自己,更是讓他手舞足蹈,恨不得叉腰仰天大笑三聲。
    他也有讓陸錚怕馬屁的時候啊。
    這波他能足足吹上五年,不,十年。
    永樂侯報復方展的兒女的事情很快傳遍京城。
    有不少老男人表示自己愿意納方小姐為妾,幫永樂侯這個忙。
    這么打擊報復暗說御史們要上書的,可此時御史就當聽不到一般。
    還有御史說道,“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顯然御史們被顧四爺整怕了,方家要錢沒錢,要勢力沒勢力,憑什么讓他們出面對抗永樂侯?
    更有不少人認為永樂侯沒有錯!
    在方展讓母女一起伺候自己時,就該想到報應了。
    ***女,自己妻女也跳不掉。
    天理循環,抬頭看看蒼天,能饒過誰去。
    方小姐整個哭成個淚人,領著丫鬟把汪氏狠狠揍了一頓,痛罵她膽小怕事,教不好女兒!
    然后方小姐特意去求了情郎,她已經不求情郎能信守諾言迎娶自己了。
    方家現在的名聲臭不可聞,她都不敢出門。
    更不敢奢望還能嫁出去。
    “我只求一件事,讓顧四爺不要把我嫁給老男人。”
    年輕的副將眸子深沉,緩緩點頭,“我答應你。不過能不能幫上忙,我也說不好,只能盡量讓去求永樂侯。”
    他同樣沒說一定會娶她的話,雖然他對她依然有好感,可他不能為方小姐而犧牲自己的仕途,讓母親和妹子蒙羞。
    現在誰沾上方家,誰就永樂侯的敵人!
    在方展還沒入獄,鬧出同顧璐的事前,他娘還愿意給方小姐機會,堅持定下的兒媳婦。
    如今,他守寡多年,性情堅韌剛正的娘親改變了主意。
    “我不怕永樂侯對方家的報復。”
    他娘如是說道:“你可以憑著自己的本事晉升,去塞外邊軍都好,永樂侯阻止不了你,而且永樂侯也不是個惡意報復的小人。可是我沒有辦法容忍有方展這么個親家,不能讓你父親蒙羞!”
    “這次是我們失信方小姐,她求你的事,你盡量幫忙,無論用什么法子都要求得顧四爺開恩。”
    “是,娘親。”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