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顫抖吧,渣爹 > 第四百八十五章妻謀(二)
    顧瑤愕然。
    莫非李氏是故意為之?
    這心機也太深了。
    李氏靜靜望著顧瑤,不曾畏懼任何困難的心砰砰砰直跳。
    她不后悔自己的做法,卻不想讓顧瑤疏遠自己。
    從來李氏都清楚天上不會掉餡餅,她想要什么,想要達到目的,都要謀劃行事。
    她也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善良的好人,一切都只是為自己和兒女弟弟們過更好的日子。
    不是她的至親,她能幫得也有限。
    “娘,您真的很厲害。”
    顧瑤心悅臣服,靠近李氏的懷里。
    只有小說中才會寫現代職場精英輕輕松松玩轉古代后宅。
    也只有小說電視才會有穿越的靈魂被所有男人所仰慕,如同開掛一般。
    李氏這樣的古代女子同樣懂得愛情,更懂得如何經營自己的婚姻,本能更為擅長捍衛自己的地位。
    “以后娘帶瑤瑤一起裝逼一起飛。”
    “……”
    一位深不可測的女人說出這話,其中的反差,萌得顧瑤不要不要的。
    唯有李氏說出了此話的真諦。
    不過顧瑤后悔把這話說給顧四爺聽了,當時李氏就笑不可止,顧瑤以為李氏沒放在心上的。
    “你三哥是不用我操心的,玨哥兒是男孩子,自然有未來妻子去討好他。瑤瑤是我最心疼,也是最放不下的小女兒。”
    李氏摸了摸顧瑤的臉頰,輕笑道:“以后我做什么都不會瞞著你,你自己也有想法的,可以不認同我所做所為,但是我希望你仔細看著,這對你未來的路總有幾分益處。”
    “再有就是……你有娘在,有你三哥五哥。雖然四爺不著調,可關鍵時刻他亦不會令你失望,所以即便你出嫁后碰見難處困境,也不要害怕,我們都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我們無需你頂在前面,為我們謀劃或是遮風擋雨。”
    李氏帶有幾分愛憐的口吻,“以后你的路不大好走,再為我們擔心,日子過得更會艱澀。”
    “娘把你生下來,是為讓你享受人生,而非總是磕磕絆絆,沒一刻安靜。”
    “我無論是四爺的妾,還是四爺的妻,都不會是你的負擔。你三哥黏上毛比猴都精兒,他只會是你的靠山,護著你一輩子。”
    李氏給顧瑾遞了眼色,顧瑾沉穩般頷首,“我也不會讓小妹夾在中間為難。”
    “可是三哥,我同樣不想三哥為了我而犧牲你的志向。”
    “怎么會是犧牲?”
    顧瑾輕笑道:“你是我妹子,他是我妹婿,我們不是一家人么?”
    “瑤瑤,瑤瑤,過來,陪爺解悶。”
    前面馬車中傳來顧四爺的聲音,李氏臉龐黑了半邊。
    顧瑤暗暗好笑,熊孩子又惹麻煩了。
    李氏起身跳下馬車,“你同你三哥一起,不必理會他,我去陪四爺解悶。”
    一味的柔軟同樣不成,柔韌中也要有自己的原則,否則四爺還不得作上天去?
    顧瑤連連點頭,加油助威道:“娘別慣著他,該收拾就要收拾嘛。”
    李氏不緊不慢登上前面的馬車,放下簾子擋住顧瑤的張望。
    顧瑤好奇般伸長脖子,即便看不到也不肯把脖子縮回來。
    顧瑾悠然品茶,唇邊始終噙著一抹縱容的笑容,翻出幾卷書遞過去,“別看了,娘是不會讓你看到的。”
    顧瑤訕訕坐回原處,撐著下顎,漫不經心隨手翻看書卷,“這是三哥的新作?”
    如今顧瑾寫的話本賣得不好,可是顧瑾卻依然保持著創作的熱情。
    他不曾指望過靠話本賺錢,只要瑤瑤喜歡就好。
    顧瑤越看越歡喜,“就該這樣的,三哥寫得真好,這樣的賤男人留著何用?”
    顧瑾眸子印著顧瑤滿足而愉悅的笑容。
    等到馬車行駛進顧宅,顧老夫人被幾個兒媳婦簇擁著等候在垂花門旁。
    顧清得回祖上爵位的消息早就傳回顧宅,大夫人歐陽氏是最為開心的。
    她做了安寧侯夫人,又是閣老夫人,身份自是又高了一頭。
    此后陸陸續續傳來不少的消息,汝陽郡王妃是四爺詐死嫡妻的消息,把顧家上下震個里倒歪斜。
    顧老夫人差一點都要進宮去保護幼子了。
    歐陽氏等人死死攔住她。
    二夫人心中歡喜,畢竟這可是顧四爺抹去不的黑點污名。
    當顧四爺被提升為永樂侯的消息傳來后,二夫人差點咬碎銀牙,除了羨慕嫉妒外,她竟然覺得顧四爺不錯!
    比顧二爺強。
    雖然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可并未風過無痕,在她心頭生根發芽。
    三太太錢氏充分發揮出嘴皮子利索的優勢,又比兩位嫂子不要臉,在顧老夫人面前把顧四爺說得天上有,地上無。
    生生把顧老夫人哄得眉開眼笑。
    如今風向已經很明顯了,錢氏不是不羨慕,可她知曉自己是沒福氣做侯夫人的,三爺同顧四爺差距太大了,她反而放松了,也得意她早早向顧四爺示好。
    聽說顧四爺一番話,讓顧清得回祖上的爵位,以后三爺的前程說不得也要落在四爺頭上。
    錢氏鄭重交代自己一雙兒女,無論如何都要靠近顧瑤等人,以顧瑤馬首是瞻。
    七小姐顧玲又是無奈又覺好笑,六姐姐才不會得意就不認自己呢。
    六姐也不會因為旁人巴結就同誰要好。
    顧玲始終認為六姐姐是最善良也是最有原則的一人。
    馬車中,顧四爺湊到李氏面前,“這就要下馬車了,你還在生氣呀。”
    他好脾氣般掰正李氏扭過去不肯面對自己的身子,抬起她的下顎,顧四爺望進即便同自己生氣依然柔情似水的眸子:
    “爺錯了,還不成?這不是都習慣了嘛,爺生氣時總是想到瑤瑤。”
    他除了在母親面前認錯外,從未向第二個女人認錯!
    沒想到他再一次因李氏破例。
    方才李氏出乎他預料之外登上馬車后,顧四爺整個人就昏呼呼的。
    明明他最煩妻子說教,可聽李氏輕言慢語的話語,他不僅聽進去了,還深刻認識到自己做錯了。
    李氏緊繃的身體放柔軟,“不是妾身同四爺耍性子,也知您疼愛瑤瑤,可是越是心疼她,越是得為她考慮。”
    緩緩靠近顧四爺懷里,李氏柔聲道:“妾身著急才一時冒犯了四爺,您別生氣,好嗎?“
    李氏揚起頭仰望顧四爺,柔順坦誠。
    顧四爺心尖一顫,他低頭吻上李氏的額頭,“再有下次,看爺怎么收拾你。”
    他直接抱著李氏跳下馬車,溫柔體貼得仿佛懷里捧著珍寶。
    顧瑤瞪圓了眸子,顧瑾不緊不慢說道:“父親不做出格荒唐的事有損紈绔之名,沒人會怪責父親,只會羨慕娘親。”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