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火爆宗師 > 第440章 奇怪的舉動!
    >>>
    陳魚躍確實沒有多余的時間去浪費了,他隱約覺得事情不會這么簡單,總覺得自己北引到這里,外邊肯定還會發生一些其他的事情!
    而且看情況,**飛一定是有意安排了這一切,目的雖然自己還不得而知,但從**飛甘心把這么一件不弱于影子組織成員實力的怪物犧牲掉,他的所圖就一定很大!
    現在雙方的糾葛已經到了白熱化,任何利于敵方的事情都不是陳魚躍所愿意見到的!
    陳魚躍垂著眼望著比自己矮一大截的這個怪物,看著它身上那處被自己擊打凹陷的肩部,還有那扭曲變形的爪子,心中再無憐憫,催動起身體內的靈力,決定給怪物來一個最痛苦的結局!
    這一擊陳魚躍施展出平生最強的一擊,對著這個已經有些放棄抵抗的怪物天靈攻擊而去!
    不管這個怪物是因為什么原因變成了這個樣子,但它總歸是一個人演化來的!只要是人,那只要被擊碎腦袋,它也斷無生機可言!
    “不會很痛的!”陳魚躍話音落下,他的攻擊也到了怪物的天靈蓋,陳魚躍沒想到自己在這最后的一剎那,竟然感覺這個怪物的眼睛里飄過一絲解脫的意味!
    可是,陳魚躍想要收手已然是來不及了,他不可能冒著自己被反噬的危險倉促收招!
    砰!
    怪物的腦袋像是一顆成熟的西瓜一樣碎裂,但并沒有徹底的裂開,也沒有像陳魚躍想象的那樣**崩裂,血水直流!
    慘淡的畫面沒有出現,陳魚躍好奇的拿開他按在怪物的頭頂的手,剛才頭頂裂開的剎那,陳魚躍似乎有所發現!
    怪物還是猶如原來的樣子直立的趴在地上,但陳魚躍知道它已經失去了生機!
    “這是什么?”陳魚躍順著怪物頭頂還留有稀松的頭發絲,輕輕的扣掉頭發絲上面的血塊和碎肉組織,抓著一條明顯比頭發絲要粗不少的黑色細線小心的拉動著。
    每當這條細線被頭發或者血塊攔阻,陳魚躍就耐心的做著清理,這條細線一直從頭頂延伸,直達后腦勺!
    在怪物頭發最為密集的后腦勺,陳魚躍摸了半天,終于摸到了異樣的地方!
    “這里居然有這么一個大洞?”
    說是大洞,其實也不過只有女子小拇指粗細,加上怪物頭頂上的血痂積攢太多,要不是陳魚躍檢查的仔細,他還真未必能夠發現!
    陳魚躍大奇,這樣的情況他平生僅見,但陳魚躍還是敏銳的感覺這個洞里肯定跟怪物會變成這樣有關!陳魚躍試著用手順著這個大洞輕輕拉扯,陳魚躍那敏銳的手指感覺到里面似乎存在著某種活物在抗拒著自己輕微的拉扯之力!
    “難道是蠱蟲?”陳魚躍腦海中大膽的做出了猜測,但這種猜測陳魚躍也只是道聽圖說,并沒有親眼見過。而且蠱蟲這種東西因該也沒有這么強大的作用,可以讓人變得不懼生死,身體強韌之極的地步!
    為了能很好的研究這一發現,陳魚躍對著這具尸身做了個抱歉的手勢。轉身走到方玲家的臥室之中,從方玲床上那張被毀壞的不成樣子的天鵝絨被子上扯下一塊不大的布塊。
    第440章 奇怪的舉動!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哥們!對不住了!這也算你還了我這些兄弟的債吧!”陳魚躍說完,嘆著氣把布塊包在怪物的頭上,然后雙臂一用力,硬生生的擰斷了怪物的脖頸,把怪物的頭給徹底的包在了布塊中。
    失去頭顱的怪物脖頸里只流出了很少青綠色的血液,并且外頭顱離開它身體的瞬間,這具身體便如失去了最后支撐的力氣,果然倒在了地上!
    陳魚躍簡單的把包裹頭顱的布塊做了簡單的包裹,然后解開自己的皮帶從包裹的邊緣穿了過去,掛在了自己的腰間。
    得虧方玲家的周圍一直沒有人經過,要不然就陳魚躍剛才這一下把人腦袋給擰掉,就足以讓人把他當成今晚碎尸的變態狂魔了!
    陳魚躍解決了這里的一切,心中擔憂其他地方會出現類似的問題,他因為趕著來救方玲,出來的時候手里落在了星海集團臨時總部的辦公室里。不過好在陳魚躍從一個死去弟兄的尸體旁找到了一部手機,從通話記錄來看,這個兄弟因該就是給郭虎求援的那個小頭目不假了!
    陳魚躍直接按了上面最后一個號碼,電話只響了一聲,電話那頭就被接通了!
    “喂,是陳哥么?”郭虎試探性的問道。
    “是我!家里怎么樣,有沒有發生什么情況!”陳魚躍簡單明了的直接問道。
    郭虎一聽是陳魚躍得聲音,語氣突然變得焦急起來,這一下子讓陳魚躍感覺出一絲不好,心知果然自己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但總算郭虎現在還能跟自己通話,估計星海集團的臨時總部沒有被像上次攻破。
    “陳哥,不好了!負責看押黑虎的兄弟們遭到了強烈的攻擊,估計現在快頂不住了!”
    “黑虎那面出事了?不是咱們臨時總部?”陳魚躍從郭虎口中一聽是這么一個不太緊要的消息,心中反倒是常常的松了一口氣。
    只要星海集團的臨時總部內出問題,那一切都好說!
    畢竟黑虎那面本就是陳魚躍有心安排放出去的消息,那面不光是有自己的人在,就連警方的人馬蹲在那里,就是等著**飛的人自投羅網,這樣也好借助警方荷槍實彈的能力消耗這只神秘影子組織的有生力量!
    “是的,陳哥,可問題是我們這次遭到了更兇猛的攻擊,我從兄弟們抱回來的消息,警方那面也損失慘重!”郭虎繼續說道。
    “就連警方也受到了損失?”陳魚躍很是差異的重復性問道。
    “是啊,這就是最讓我奇怪的地方,他**飛是要干什么?跟警方死磕,他怕是瘋了吧!”
    別說郭虎這么想,連陳魚躍也有這樣的念頭產生。跟國家權利機構對抗,陳魚躍自己都沒有這樣的膽量!
    他**飛何德何能!難道真的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不成?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