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重生嫡妃:農女有點田 > 第九百零四章:接風
    小說網..,最快更新重生嫡妃:農女有點田最新章節!
    第九百零四章:接風
    “兩位皇弟,這一路辛苦了。身體可好?”皇帝臉上帶著笑,眼里滿是威嚴。
    肅王誠惶誠恐地站起來。
    “快坐下。自己家人,哪來這么多的規矩?”皇帝揮了揮手。
    肅王仍然行禮,恭敬地說道:“回皇上,臣弟身體不中用,在途中大病了一場。要不是掛念著皇兄,差一點撐不下去。還好皇弟撐過來了。這么多年沒有見到皇兄,皇兄猶如當年我們分開的時候一樣。而臣弟老了。”
    皇帝的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沒有誰不喜歡被人說年輕。皇帝也是凡人,最害怕的就是生老病死。這些年他癡迷于長生不老,癡迷于道教佛堂,就是想要找到延遲衰老的方法。皇帝的想法很簡單,‘永生’是不可能的,只要能夠讓他延續壽命,一年也是好的。如果銀子可以換壽命,他愿意把整個國庫的銀子都拿出來交換。
    “你就是喜歡憂思。心思越多的人,越容易衰老。朕這些年讓你好好呆在肅城,就是想讓你過與世無爭,閑云野鶴的日子。沒想到你這性子還是沒有變。現在回京城了,不用管肅城的大小事情,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接下來你就好好調理身體。你瞧瞧你這弱不禁風的身體,連三皇叔都比不過。”
    被提起的老王爺咧著漏風的嘴,笑瞇瞇地說道:“皇上說的是。肅王要是無聊,皇叔可以教你怎么閑散度日。”
    肅王連忙應道:“多謝皇叔。侄兒回到京城,免不了要叨擾皇叔。”
    “行了,客氣什么?坐下吧!”皇帝又看向平陽王。
    相比肅王那‘病怏怏’的樣子,平陽王威嚴高大,不怒而威。在這個男人面前,皇帝一點兒也占不到上風。
    有其父必有其子。平陽王不好對付,平陽王世子秦驍比其父更難纏。想到這對父子給他帶來的麻煩,皇帝的眼里滿是煩悶之色。
    “平陽王,你瞧著還是這樣硬郎。看來這些年的生活過得不錯。”皇帝語氣冷淡。
    平陽王仿佛沒有察覺到皇帝的異樣。他沒有站起來,而是拱手說道:“承蒙皇上的掛念。臣一切安好。”
    “好就行。”皇帝見他如此‘無禮’,再看肅王這個守禮的人,怎么看都覺得肅王順眼多了。
    至于平陽王,無論是這對父子,還是兵強馬壯的平陽城,那都是讓他頭痛的存在。不過還好,他們來京城了。現在再想輕而易舉的控制平陽城,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今天是為兩位王爺和王妃接風洗塵的日子。”皇帝端起酒杯。“我們一起歡迎兩位王爺和王妃的回京。”
    “歡迎兩位王爺和兩妃。”
    平陽王和肅王兩家的座位是安排在一起的。兩家人端起酒杯點頭,也算是打招呼了。
    蘇雯瀾察覺有人在盯著自己,順著視線看過去。只見陸文博看著她的眼睛快要噴出火來。
    她輕蔑地勾了勾唇,朝他揚了揚手里的酒杯。
    “看夠了嗎?”陳雪琴譏嘲地說道:“她現在可是肅王世子的未婚妻。你不要她,她卻找到了更好的男人。”
    “閉嘴。”陸文博冷冷地看著陳雪琴。“你后悔嫁給我是吧?可惜已經來不及了。再后悔,你也是我的女人。”
    “陸文博,我真是瞎了眼睛才會看上你。”陳雪琴的眼里滿是厭惡。
    “行了。”陸大夫人氣道:“你們發什么瘋?這里是皇宮內院。今天又是為兩位王爺接風洗塵的日子。你們居然在這樣重要的場合吵起來。是不是覺得陸家還不夠倒霉,想把大家都害死才甘愿?”
    “娘,你不用生氣,我們不說了。”陸文博安撫了陸大夫人,但是他還是控制不住看向蘇雯瀾。
    蘇雯瀾比以前更美了。以前的蘇雯瀾美則美矣,沒有自己的風格,就像個精美的瓷器,只稍微碰一下就碎。
    經歷過淬煉,她變得更加結實,同樣的也在身上安裝了鋒利的刀劍。要是誰敢碰到她,那也是兩敗俱傷的結果。
    宮里的節目幾乎都是那個樣子。歌舞都排練得極好,但是對他們來說都看得沒意思了。
    “姐,我去入廁。”蘇慕玉俯在蘇雯瀾的耳邊說道。
    蘇雯瀾看向旁邊的婢女:“照顧好三小姐。”
    婢女應道:“是。”
    那個婢女不是別人,正是初心。
    今天的日子比較特殊。為了以防萬一,就讓初心扮作婢女隨身伺候在身側。誰有需要的時候就伺候誰。
    “姐,我出去透透氣。”蘇雪瑜說道:“順便把三妹找回來。”
    蘇雯瀾看了看四周。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歌舞還有兩位世子的身上,沒有什么人關注他們這里。
    “初心跟小妹走了。你自己小心些。不是想透氣嗎?不要走遠了。小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蘇雯瀾道。
    “知道了。”
    龐氏見姐妹兩人都坐不住,只有蘇雯瀾還能穩重地坐在那里,不由得欣慰。
    幸好家里還有個大小姐能夠穩住大局,要不然以后怎么辦啊?
    陸陸續續有不少閨閣小姐出去透氣。現在那些官員和公子爺已經四處走動敬酒,場面變得混亂起來。就算那些小姑娘出去透氣,也沒有多少人關注他們。畢竟今天的主角是兩位遠道歸來的王爺,不是那些依附男人生活的嬌小姐。
    “這么多年沒有見到兩位王爺,我們都老了。”官員們感慨。“不過,兩位王妃還是那么年輕貌美。”
    肅王妃和平陽王妃客氣地回禮。
    秦驍和秦黎辰的身邊也有不少人敬酒。還有大膽的官員帶著自己的女兒前去敬酒的。這意思不言而喻。
    當然,這些官員幾乎是三四品的官員,沒有一二品的重要大臣。皇帝的意思這么明顯,要是股肱大臣敢去討好肅王和平陽王,只怕明天早朝上就會發生大清洗的事件。這些官員敢來做這件事情,當然是得到某些人的暗示的。
    蘇雯瀾看見秦驍接受了好幾個官員的敬酒,還對那些閨秀溫和相待。那一刻,她譏嘲的笑了笑,轉移了視線。
    秦驍的注意力一直在蘇雯瀾的身上。別看他在和其他人說話,其實從來沒有忽略過蘇雯瀾的存在。見蘇雯瀾不高興,他仿佛明白了什么。再和那些女子說話時,他不僅人隔得及遠,態度也冷淡了許多。
    “世子爺,京城里還有很多風景不錯的地方。風蘭公子有個棋居,致雅極了。世子爺要是不嫌棄,不如去那里看看。”張大人家的嫡女柔聲開口。
    秦驍看向旁邊的秦黎辰:“附庸風雅的東西應該找肅王世子。本世子只是一個武夫,不懂這些東西。”
    張小姐失望地垂下頭。
    秦黎辰微笑地看著秦驍:“兄長又謙虛了。上次與兄長下棋,三局中輸了兩局。可見兄長的才藝在我之上。”
    “我下棋只是打發時間。如果不是無聊,不會做這種無趣的事情。你可別把我看得太高。”秦驍沒有看見蘇雯瀾的身影,更不想和這些人周旋浪費時間。“本世子失陪。你們先喝著。”
    “驍兒。”平陽王妃叫住了秦驍。“你表妹正要過來。如果沒有重要的事情,先和她說會兒話。”
    秦驍看見一個容貌清麗的少女在婢女的陪同下走過來。
    他蹙眉,對平陽王妃說道:“娘,我有點事情,先走了。”
    “什么事情這么重要?”平陽王妃皺眉。“先和你表妹說會兒話。”
    平陽王妃姓薛,是薛家的嫡女。現在薛家也在走下坡路。以前平陽王妃幫不了娘家人,畢竟平陽城離京城太遠了,他們管不了京城里的事情。現在她回來了,就想要和娘家人打好關系,最好把娘家人扶持起來。
    “姑姑。”薛家小姐朝平陽王妃行禮。
    平陽王妃溫和地點頭:“瀟兒這么大了。姑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以前在信里聽過你的名字。”
    “瀟兒也是第一次見到姑姑,真的很高興。”薛瀟云看向旁邊的秦驍。“見過表哥。”
    秦驍朝薛瀟云點頭。
    薛瀟云有些不自在。
    秦驍身上的冷氣太嚇人了。她有些害怕。
    家里是什么意思,她也很清楚。可是先不說平陽王會不會同意,就算他同意,她也不敢奢望。
    身為女子,她的感覺告訴她,面前這個男人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家里想勸服平陽王妃,用平陽王妃達成這門親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平陽王妃再受寵,也不可能讓秦驍妥協。
    他看起來有點兇。
    “瀟兒平時在家里做什么?”
    “祖母喜歡禮佛,我會陪著她念念佛經,抄寫佛經,再做些針線繡活兒之類的。”薛瀟云絞著手帕。“姑姑,我這樣是不是太沉悶了?祖母總說應該出去走動一下。可是我不太喜歡出門。還是家里能夠讓我覺得安心。”
    平陽王妃贊同地點頭:“姑姑也不愛出門。外面麻煩多,我們女子出門多有不便。可惜我沒有生個女兒,要不然可以有個女兒陪著我。瞧那臭小子,整天見不到人影。幾乎從五六歲開始,他就想做什么做什么,不管我的意見了。還是女兒更可愛。”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