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萌妻十八歲 > 第八百九十一章 正常了
    >>>
    為什么會是這樣?
    這個男人婆想到這里,非常的不理解世界上的愛情,為什么世界上會有那么缺陷的人,哎,世界上為什么會有那么的狠心的人,如果說總裁是誠信的人,那么總裁的女朋友一定是那個狠心的人,他狠下心可以放棄總裁這么一個好男人,他也可以狠下心放下阿姆斯特丹席語君那樣的好男人。
    貞子正在想事情的時候,正在發呆的時候,大總裁已經走向的車子,他已經自己坐上了副駕駛室,他默默地雙井的保險帶,等待著貞子過來開車,他就這樣眼睛迷離的看著前方,他覺得前方好像有什么東西似的,他的眼睛伊扎不咋的呆呆地看著前方。
    大總裁的這種眼神,充滿了迷離,充滿了絕望,同時也充滿了吃點。為什么會這樣的眼神?這個男人婆,此刻,她的心里居然有那么一個是酥軟的,她覺得有一些心疼,她覺得身體的自如染的那一部分,此刻在狂跳。
    貞子趕緊回升,趕緊轉身,趕緊走向的車子,趕緊坐上的駕駛室。
    他刷上的安全帶,發動了車子,然后緩緩地踩下了油門,車子緩緩的開動了起來。車子慢慢地開出了車庫,慢慢地遠離侗家的時候,旁邊的做到菜又開始說話了:“貞子,我今天是不是真的做錯了?我今天來童家是不是真的是一個錯誤?貞子,其實我懂得,我的童家已經是無濟于事,我知道童小顏也不會聽他爺爺的話,童家和童小顏,現在關系也不大。”
    原來這個大總裁什么都懂?
    原來這個大總裁知道來侗家無濟于事?
    那當初為什么要來?
    這個男人婆真的是搞不懂大總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真的是不懂大總裁發什么瘋!
    哎!又不能說他,看著她傷心的份上,真的是又愛又恨。這樣一個大總裁,卓越那么多年是怎么樣照顧的?
    這個時候非常疲累的貞子,居然想起了卓越。這個時候,要是卓越在身邊,他應該有辦法怎么樣照顧卓秦風,這個傷心地做到總裁,怎么叫讓他愉快起來,怎么樣,讓他不會這樣唉聲嘆氣?
    “卓總裁,我覺得吧,對待女人,不能夠找他的家人,畢竟學院路那個女人他是成年人了,你的女朋友,他不會聽家里人的話的,特別是像你的女朋友和他家人這種關系,他的家人從小就把它扔在外面,從小就沒有給他親情,你的女朋友怎么可能聽他爺爺的話?即使你來球他的爺爺,即使你讓他的爺爺知道他的孫女在外面或者什么樣的,他的聲音是如何如何的不喜歡你,你覺得他的爺爺會站在你的這邊嗎?如果他的孫女真的是不愛你了,那么他的眼睛也會考慮到不會站在你的這一邊,因為所有的爺爺都是對自己的孫女非常的好的,既然自己的孫女都不喜歡這個男人,那么她的爺爺為什么又會喜歡呢?”
    貞子說的很在理。大總裁似乎第一次沒有說他,似乎覺得這個男人婆說的很有道理,所以沒有說他沒有罵他沒有教育他,大總裁繼續沉默了,他只是傷心的探測器,他只是那樣發呆的映照,他并沒有發表任何的意見,也許這一切的一切,大總裁的心里都是明了的,他知道怎么表達,他也知道怎么理解,只是他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所以他必須做一點點事情來掩飾自己內心的這個愚蠢對嗎?
    其實大總裁的心理,他只是想要他的女朋友回心轉意,他并不是要追求他的未婚夫,為什么拋棄他的女朋友,他也并不是為了叫他的爺爺幫他把女朋友追回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子依然在前行,車子的聲音一樣是依然在想著,但是,大總裁卻閉上的眼睛,他是睡著了嗎?他是在閉目養神吧?無論他是在睡覺,還是睡著了,還是在閉目養神,還是在裝水,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大總裁終于又像他以前的樣子,終于又變得沉默了。
    一個習慣了沉默的人,一個經常不說話的人,已經成了習慣,那突然之間變得話多還是不太好的,所以把總裁變回了以前的樣子,旁邊的這個男人婆倒是覺得是一件好事情,她覺得終于松了一口氣。
    貞子終于明白了,剛才大總裁所做的一切事情,剛才大總裁找老頭子說話,找老頭子理論,找老頭子說他女朋友的事情,這些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大總裁想發泄自己的脾氣而已。
    因為一個從來不怎么發脾氣的人,從來畫手的人,他一旦發起脾氣來就是與眾不同就是如此的奇葩。
    難道大的才發脾氣的方式就是這樣的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也不是很可怕吧!男人婆這樣想著,嘴角上揚,漸漸地他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絲的微笑。今天算是驚喜,但是走上去安全度過了。
    總算是把大總裁安全的可以送回家了!
    貞子一邊開著車,一邊拿出的手機,他想看看微信,她想起了一個人,她想和他聯系。這個人一直浮現在他的腦海里,這個人剛開始的時候讓他傷心,現在經過了大總裁的這些事情,讓他明白了很多道理,要抓住一個人的心,不是去搞歪門邪道,也不是去,從從旁敲側擊,不是去找與他相關的人理論,而是直接和這個人表達,還是直接告訴這個人他喜歡她就行了!是不是這樣的?這是這個男人婆所得出的結論,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人與人之間交往起來就比較簡單了。
    原本,愛情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愛情只是我愛你。我想你。我不要你。我不想你。我們分手吧。我們分開吧。就是這么簡單而已,高興的時候就在一起,不高興的時候就不在一起。相愛的時候就在一起,不相愛的時候那么就分開了。
    就是那么簡單的一件事情,只不過是相愛的兩個人,總是想那么多才有了分離,一旦分離之后,又想那么多,又想在一起,又回味著以前的美好的生活,所以又在一起,就想著在一起,所以才會痛苦。如果分開了那就分開了,那就沒有牽掛了,那不就沒事了嗎?如果說相愛了那就在一起了,那就不要分開了。
    如果愛情都像榛子講的那么簡單,那么大總裁為什么會如此的傷心?如果愛情像這個男人婆說的那么的輕松,那么世界上的愛情為什么會有痛苦?這一點這個男人婆還是想不通。
    但是他現在的腦子里就想到一個人,他就想直接向這個人表達一件事情,他就想直接地承受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的感覺,他現在的感覺,因為他怕像大頭菜一樣的發瘋,他要抓住機會,他要直接的跟自己喜歡的人說,幾個字。就三個字。
    第八百九十一章 正常了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于是這個男人婆拿出的手機,點開了微信,找到了卓越的頭像。然后編輯的一條短信發了過去。這條短信只有三個字。
    這三個字,不是其他的,不是我恨你,不是我不想你,而是:我愛你。就這么簡簡單單的三個字,這個男人婆將這三個字編輯好了之后一鍵發送過去,但是想了一下,過了一下,他覺得這樣不妥,于是立馬把它撤回。但是當他撤回來之后,對方就發了一條微信。
    這條微信的內容是這樣的:你撤回了什么?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其實我都看清楚了,我正在看手機呢,我現在正好有時間剛好在看微信,所以我看見的你說什么。你說你愛我是嗎?是這樣的嗎?
    貞子看著這條微信,嚇得臉色發白,過了一會兒,他居然忘記了打方向盤,車子差一點,就撞上了旁邊的一輛車子。當旁邊的車子滴滴的叫一聲的時候,這個男人婆中學驚醒的,他趕緊扔下手機,打轉方向盤,然后就認認真真地往前翻開著,他的眼睛端端正正地看著前方。旁邊的車子這么遺教,把大總裁也吵醒的,大總裁立馬睜開了眼睛,扭頭看向男人婆,大聲地好教了一句:“專心點!”
    就這么幾個字就說完了,大總裁真的是已經做回了他自己,
    “是!總裁。”
    貞子也只能是這樣,簡簡單單地回答了一句,這也是平時就是這樣回答的。因為大總裁他就喜歡這樣簡短的回答,如果作為他的司機話多的話,大眾才會會非常的不愉快的。所以貞子說了,三個字就保持的沉默,這個男人婆他也不敢再回微信了,雖然他的微信一直在想著。她知道這個時候卓越一定給她講的很多話,找也是喜歡她呢,是答應她呢?還是不答應她呢?
    這個男人婆一邊開車一邊一直在想著這個春心萌動的話題。
    她很想看看她的手機,很想進去點開她的微信看看照片給她留的什么言,但是旁邊的大總裁又眼睛老是盯著她開車。
    過了一會兒,大總裁又考上在了椅子上,又看靠在的車座上,他又開始睡覺了。第一次大總裁竟然打起了呼嚕。難道大總裁真的是累的嗎?這個時候,男人婆嘴角上揚,臉上又浮現出一抹微笑,他覺得是時候可以點開微信看的!
    沒有大總裁監督他開車,他就可以玩手機了,于是男人婆拿起的手機,趕緊地看到微信,笑嘻嘻地,急切的想看看卓越留的什么言。
    當男人婆點開了主頁的微信,但一排排的字出現在男人婆的眼前。男人婆的臉色漸漸的暗淡下來,他臉上掛著微笑漸漸的沒有了。
    因為卓越說道:貞子,對不起,我知道你愛我,我不是沒有感覺,但是你要知道,我心里愛的人不是你,我愛的人是林小玉。雖然林小玉他是別人的情婦,我這個問題并不回避,林曉寓也利用過我,也拍了我們的床罩威脅過我做事情,但是這些我都心甘情愿,即使他不威脅我我也會幫助他的。貞子,真的對不起,如果有來世,我一定選擇你,你是一個好女孩,但是我們不適合。我覺得我愛的人是林曉寓,我喜歡我喜歡豐滿的女孩子,我喜歡那種賢惠的女孩子,雖然林小玉別人都說他看上去賢惠而已,但是我喜歡。
    貞子生氣了,他拿起手機,朝車架上扔了過去。忽然之間,發出潘的一聲,手機撞在的車架上,這一生,又把著卓總裁吵醒的,大總裁睜開了眼睛,像是受了驚慌一樣,立馬問道:“什么事?!”
    就這么簡簡單單的幾個字,丟在這里,然后這個男人婆忍著傷痛,忍著傷痛的心,也簡簡單單地回答了回答了大總裁:“總裁,沒事兒!”
    就這么簡簡單單的回答,簡直和沒有回答是一樣的,但是大總裁眼睛老是在搜索一些東西。
    簡簡單單的對話,代表了他們平時的交流。他們兩個平時的交流就是這樣的。
    雖然這個貞子無話不說,雖然這個貞子非常的活躍活潑,但是在做大總裁面前,她只能這么簡簡單單的回答。無論讓他心情好,或是她心情不好。
    她都只能這樣簡簡單單地回答,平時,貞子覺得憋著很難受,很想多說一些話,但是不能。但是此刻,這個男人婆的心里非常的難受,因為她被拒絕了,所以她的心里不好受,她真的不想說話,此刻她簡簡單單的回答代表她的心情,她的心情真的是不好,今天就算是讓她說很多的話,她還是不會說話。她覺得這樣簡簡單單的回答幾個字就好。
    貞子開著車,快速地前進,很快就來到了啄食地產,在裝飾地上的車庫里,榛子將車停好,和趙清風一起下車,然后兩人一同進入的電梯,走進電梯里,做清風問道:“貞子,叫兩份外賣上來。”
    又是簡簡單單的幾個字,說完,他就沒有話語了,卓秦風傷心的心,難道一下子就愈合了嗎?難道這個男人一下子就進入工作狀態了嗎?貞子看了看時間,現在是已經過了吃飯的店,應該在路上的時候就別人已經吃飯了,現在食堂里應該已經沒有飯吃了,難怪要叫外賣。
    “好的!”
    貞子也就這樣回答的兩個字,今天的貞子真的提不起興趣,今天的政治真的活躍不起來,既是她的天性是活潑的,她依然是那樣的死氣沉沉。
    她覺得大總裁叫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吧!
    如果大總裁不高興也好高興也好,她都是這樣的回答。
    她覺得作為一個助理,特別是作為做大總裁的助理,心情不好的時候最是最合適的。因為一個人心情不好的時候,她說的話總是那么的少。
    而大總裁他就喜歡這種話少的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貞子談戀愛選擇這種心情不好的時候,在卓大總裁的身邊工作。那樣既可以好好工作,也可以不和男人接觸。
    此時,貞子覺得,愛情與自己無關。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