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萌妻十八歲 > 第七百三十三章 不止一個
    楚離說完,立馬接過童小顏手里的醫療器械,端起盤子,快不離開了。
    卓秦風扭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哼”了一聲。
    童小顏見卓秦風如此兇狠,一肚子氣,說道:“關你什么事情?!”
    童小顏說我,沖了出去。
    卓秦風追了上去,在大堂外面拽住了童小顏的的手臂,將她拉進了懷里。
    童小顏掙扎著,她越是掙扎,卓秦風越是拽得更緊。
    “走開!”
    童小顏大聲吼叫。
    歇斯喊里地吶喊,終究不是童小顏的常態,她是一個安靜的女子,她也是一個文雅的女子,她怎么會這樣的?
    童小顏連自己也沒有搞清楚怎么回事?
    她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變成那樣?
    童小顏幾乎不喜歡這樣的自己,當然,她更不喜歡,她對待這個可惡的男人的態度!
    不管怎么樣,這個就是不是她自己。
    但是,情緒激動,讓她無法保持原來的自己,童小顏甚至認為,她是不是瘋了!
    卓秦風嚇了一跳,一愣,然后笑了笑,將童小顏摟進了懷里。
    “小顏,對不起,我不應該和你開玩笑,自始至終,我只有一個女朋友……”
    “是嗎?可我知道的不是我一個!”
    童小顏響了一下,立馬糾正道:“不是,我知道的,你不止一個女朋友!”
    童小顏依然一肚子氣。
    不止一個女朋友?
    卓秦風一愣,而后,笑了起來。
    輕輕地摟住了童小顏,湊近童小顏的耳朵,柔聲細語地說道:“小顏,我沒有幾個女朋友,就你一個。”
    “你騙人!聽說任菲菲經常去你的辦公室,在里面一呆就是大半天。有人聽見你們在里面發出了聲音……”
    童小顏說到這里,聲音戛然而止,臉紅了起來。
    她的頭越來越低,低到塵埃里了。
    卓秦風低頭,端起她羞紅的臉,看著她,慢慢地吻了下去。
    童小顏立馬扭頭,撅著嘴,嘟囔著:“一邊和任菲菲談戀愛,一邊又開始欺負我……”
    “哪有?沒有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腳踏兩條船呢?不可能的事情。任菲菲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們只是小時候的朋友……”
    “小時候的朋友?小時候的朋友怎么啦?小時候的朋友就不能成為老情人嗎?”
    童小顏此話一出,讓卓秦風愣住了,然后卓秦風笑了起來。
    “小顏,誰是老情人呀?老情人是誰呀?如果說任菲菲是老情人,還不如說你更像呢。”
    什么呀?
    童小顏的臉又紅了起來,猛地低頭,扭身就走。
    卓秦風嘴角上揚,上前,拉住了她的手,將她拉進了懷里。
    這一次,童小顏沒有掙扎,乖乖地躺在她的懷里,像一只小白兔一樣,非常地乖巧伶俐。
    直到卓秦風慢慢地低頭,試圖吻向了童小顏的櫻唇。
    當卓秦風的唇剛剛要觸碰到童小顏的唇,童小顏一把推開了卓秦風,順便讓我巴掌,狠狠地打了童小顏一巴掌。
    “你干什么呀?!”
    童小顏嘟著嘴,揚起頭,看著卓秦風。
    卓秦風一臉茫然若失,回答道:“小顏,我們是男女朋友關系,我想親吻你,為什么打我?”
    卓秦風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樣,靜靜地看著童小顏。
    童小顏依然嘟著嘴,回答道:“你別忘記了,我們已經分開了,我們之間什么關系也沒有了!”
    “小顏,如果我們之間什么關系也沒有了,那么你還吃醋嗎?”
    卓秦風想起來了,童小顏剛剛還為任菲菲的事情生氣來著呢?
    她和他既然沒有關系,為什么會生氣呢?
    卓秦風似乎非常了解情況。
    童小顏一愣,臉再一次紅了,回答道:“哪有生氣?我沒有呀。”
    卓秦風笑了笑,摟住童小顏的肩膀,說道:“臉都氣紅了,還說沒有生氣?就是因為我和任菲菲有過幾次接觸,任菲菲來了幾次卓識地產辦公室,所以姚之航告訴你了,你就吃醋了。”
    卓秦風覺得說得太有道理了。
    事實證明,卓秦風說的是真的,確實是姚之航告訴了童小顏,童小顏得知此事,非常的不愉快,她也說不清楚,自己像是原配一樣,大發雷霆。
    今天的童小顏,終于確認了這個事實,果然是真的。
    童小顏連自己也不明白,她為什么會這樣?
    她以為自己對卓秦風已經沒有感覺了,但是,當她再次遇見了卓秦風,又忍不住問起了此事。
    問起此事也就罷了,童小顏的心情,居然覺得不舒服呢。
    為了避免這種尷尬的情況,童小顏轉移了話題。
    “秦風,你來醫院做什么?你知道姚之航受傷了嗎?”
    童小顏表示不解。
    卓秦風冰冷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回答道:“小顏,你終于還是關心我的。我來,是代表卓識地產慰問程淑華的家屬。”
    什么?明明是幽會老情人,還說得那么堂而皇之?
    “果然是你的行事作風!”
    童小顏丟下這句話,跑了出去。
    卓秦風再次追擊,被程淑華的管家擋住了去路。
    “卓總裁,您好,正好找你有急事!”
    管家的眼神里全是哀求和緊張。
    卓秦風想,程淑華的管家,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和他商量,他覺得凡事總有一個輕重緩急。
    卓秦風打算晚一些時候,再去找童小顏,晚一些時候再征得童小顏的原諒,他會認真解釋清楚,程淑華只是他生意上的一個朋友。
    管家拽住了卓秦風,急匆匆往大堂走去。
    來到大堂,管家才停住了腳步,說道:“卓總裁,不好意思,我也是沒有辦法了,才找您。”
    “說吧,什么事情呢?”
    卓秦風的表情,又變得和以前一樣了。
    管家環顧四周,眼珠子轉動了一下,壓低了聲音,說道:“卓總裁,你知道嗎?關于宮羽的事情,她不是程淑華的……”
    “管家,原來你在這里呀?到處找你!”
    管家的話到嘴邊,被姚佳麗在了回去。
    姚佳麗笑嘻嘻地看看卓秦風,又看看管家,說道:“管家,你跟我來一下!”
    管家沒有任何的異議,回答道:“是!”
    姚佳麗又看了卓秦風一眼,轉身,一扭一拐離開了。
    管家跟著后面也離開了。
    卓秦風聽得一頭霧水,什么意思?
    卓秦風路笑了一下,也跟著去了程淑華的停尸間。
    遠遠地看見姚佳麗和管家在說著什么話,然后,姚佳麗的學生圍繞著姚佳麗,每一個人,頻頻點頭,唯有其中一個學生,上官玲玲,看著推車里面的宮羽,一臉憂愁。
    怎么了?什么意思?
    卓秦風看不懂,他瞪了姚佳麗一眼,冷冰冰地走了過去。
    卓秦風跟管家聊了一陣,管家點頭。
    完了之后,卓秦風大步離開了停尸間。
    姚佳麗的眼睛總是盯著卓秦風,這個孩子,無論什么情況下,總是那么的冷漠。
    他為什么就是不肯原諒一個母親的過錯?
    姚佳麗表示不相信,她猛地扭身,跑了起來,追上了兒子卓秦風。
    “兒子,等一下!”
    姚佳麗氣喘吁吁,叫了起來。
    卓秦風一愣,慢慢地停止了腳步,冷冷地回頭,說道:“姚佳麗,誰是你兒子?不要亂認親戚!”
    卓秦風丟下這句話,欲要轉身離開。
    姚佳麗立馬伸手,拽住了卓秦風的衣服。
    “秦風,別走,給我一分鐘的時間,讓我解釋一下,當年為什么離開?行嗎?”
    卓秦風低頭,看看姚佳麗的拽著他衣服的手,一臉鄙夷,慢慢地拿起手,輕輕地推開了姚佳麗的手。
    “姚佳麗,到底什么事情?說!”
    卓秦風狠狠地吼了一句。
    姚佳麗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她就笑了起來。因為兒子終于答應和她溝通了。
    姚佳麗幾乎是得寸進尺一樣,伸出雙手,握住了卓秦風的手。
    卓秦風使勁一甩,說道:“拿開你的臟手!一分鐘,只剩下三十秒,說話!否則,我離開。”
    姚佳麗一愣,臉上尷尬無比,不過,她嘆了一口氣,搖搖頭,說道:“秦風,當年是我對不起你,我不該離開家里,不該離開年幼的你……”
    卓秦風冷笑一聲,回答道:“姚佳麗,我很忙,不是聽你再這里懺悔的!有事說事,沒事我離開了!”
    姚佳麗趕緊接話,說道:“秦風,我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情,只要你認我這個媽,我可以考慮和你爸復婚,我可以幫回家里住,我的股份,我的財產,全部可以給你。”
    本來聽著前面兩句話,卓秦風還沒有反感,可是聽到后來的一些話,卓秦風覺得姚佳麗幾乎是自不量力,她到底有多少資產?她以為她是誰?!
    “姚佳麗,我對這些都我不感興趣,留著給你那個侄子姚之航吧!”
    卓秦風丟下這話,轉身離開了。
    姚佳麗又想追上去。
    “姚佳麗老師,程淑華有一些資料,需要您簽字確認。”
    這時,楚離拿著一堆資料,走了過來。
    姚佳麗看看楚離,又看看已經走遠的卓秦風,苦笑。曾經跟他的母子情深,都到哪里去了?
    姚佳麗一點也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
    http:///txt/86038/
    。_手機版閱讀網址: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