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引凰為后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需提防
    >>>
    鳳凰兒雖不在乎司徒惲那探究的眼神,但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
    她理了理寬大的衣袖,微微一笑:“祖父還有什么要補充的?”
    司徒惲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
    眼前這個是他嫡親的孫女,是他看著長大的,而那位殿下五十多年前就已經去了。
    她們二人就算有幾分相似,也不可能有任何聯系。
    他捋了捋長須,道;“六丫頭,這件事在祖父心上壓了幾十年,如今總算是輕松了。
    老夫年紀大了,想要繼續為朝廷效命也是力不從心。
    此次出使燕國,是我二十多年來真正意義上第一次為大宋出力,也是最后一次。
    今后我便是個老廢物,真的要開始養老了。”
    以鳳凰兒的洞察力,不難聽出司徒惲這番話的真假。
    一般而言,晚輩聽見長輩自怨自艾,不管真假總是要勸說幾句才符合常理。
    可她真是半個字都勸不出口。
    大宋一統中原,恰是重新建立新秩序的大好時機。
    幾百年來的積弊,必須趁此機會消除大半,接下來的革新才能順利進行。
    不破不立,歐陽先生嘔心瀝血數十年研究律法,終于等到了實踐的一日。
    當然,安穩是革新的前提。
    大宋要想安穩,朝中不能缺了閱歷豐富的老臣。
    但朝中老臣太多,做事難免墨守成規束手束腳,革新勢必不會順利。
    因此,似司徒惲這樣能力有限、思想陳舊的老臣,定要從朝堂中清除掉一大半。
    “祖父此話雖然太過,但您操勞半生,想要好生休養也是人之常情。
    您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來,圣上定然會成全的。”
    司徒惲沖北方拱了拱手:“吾皇圣明!老臣如今已是富貴之極,兒孫們也有皇后娘娘照拂,再無其他的要求。
    只是老臣夫妻都已是花甲之年,對故土和故居難免有些留戀。
    所以想請圣上和皇后娘娘成全,將這老宅再一次賜給成國公府,老臣一家人定然感激不盡。”
    燕國歸降后,大燕從前的官員能繼續做官的是少數,能靠近權力中央的更是少之又少。
    且這少之又少的一部分重臣,是要隨著宋國帝后回宋京任職的。
    因此燕京中夠有資格住進成國公府這樣規模府邸的官員,將不復存在。
    成國公府本身已是年久失修,繼續荒廢下去,用不了幾年就什么也不剩了。
    鳳凰兒非常理解司徒惲的心理,笑道:“這件事不用稟報圣上,我答允祖父,這所宅子依舊賜給您。”
    司徒惲站起身深施一禮:“老臣謝過皇后娘娘。”
    鳳凰兒抬手示意他不必多禮。
    司徒惲又道:“我和你祖母都是在燕京出生并長大的,這些年在宋京雖然也過得安穩,太上皇和圣上也時有照顧,心里終極還是惦記著故土。
    如今有了圣上和娘娘的恩賜,我們也能回來瞧瞧,就是住上幾個月也是可以的。”
    鳳凰兒從未在這座府邸住過,對這里沒有半分留戀,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司徒惲再次坐下,聲音卻突然壓低了:“六丫頭,方才那秘密,祖父覺得你還是不要說出去的好。
    俗話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有了這個虛無縹緲的秘密,你也算是多了一重倚仗。”
    有些話他真是不方便直言。
    眼下圣上和六丫頭還是新婚,新鮮勁兒還沒有過。
    六丫頭年輕漂亮聰慧可人,圣上對她自是言聽計從寵愛有加。
    第一百八十九章 需提防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可花無百日紅,再青春美麗的女人也是會老的,將來圣上會不會變心誰說得準。
    還有,阮家也是一重隱患。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戰時阮家是圣上最倚重的利器,戰爭結束后呢?
    一個阮大將軍還不算,阮家還有那么多的將軍少將軍,掌握著那么多的精銳,讓圣上如何安枕?
    然而,撇開這兩重隱患,大宋還有一位太上皇。
    他雖然已經倒下了,可依舊還喘著氣。
    只要那個“秘密”沒有被揭穿,太上皇就絕不會用非常手段對付六丫頭。
    雖然司徒惲所說的隱患對鳳凰兒沒有絲毫影響,但她認為自己還是應該領他這份情:“箜兒謝祖父提點。”
    司徒惲道:“都是祖父無能,不能像你外祖父一樣有能力護著你。
    但你外祖父也是年過花甲的人,常年征戰難免有些病痛。
    中原統一之后他也該好好休息一段時日,好生調養一番。
    只是他對我多有成見,我的話他未必聽得進去,所以有機會你定要好生勸一勸他。”
    他這話說得婉轉,鳳凰兒又怎會聽不懂。
    這是想勸說外祖父急流勇退,切忌功高震主。
    鳳凰兒再一次表示了感謝。
    事實上,她那奸詐無比的外祖父,又何需別人提醒?
    且不說阿福是否會出手對付阮家,就算他真變了,外祖父也有辦法應對。
    司徒惲已經習慣了幾個兒子對他的各種忤逆,也習慣了孫子孫女們在他面前唯唯諾諾。
    見貴為大宋皇后的六孫女對他是這樣的態度,真是老懷欣慰。
    正待拍幾句馬屁,就聽書房門被人敲響了。
    被人打斷話的司徒惲有些不爽,提高聲音道:“簫哥兒進來!”
    不一會兒,就見帶著一身香火味道的司徒簫推門而入。
    “皇后娘娘,祖父。”
    司徒惲道:“嘉懿堂那邊如何?”
    司徒簫垂手而立,正色道:“雖有些破舊,但打掃得非常干凈。
    雖是祖宗們的牌位都不在,孫兒還是在那里上了幾炷香。”
    見他事情辦得妥帖,司徒惲臉上露出了笑容。
    又對鳳凰兒道:“娘娘慈心,如今老宅重新回到了咱們司徒家手中。
    老夫這就派人尋一批手段高明的匠人,好好把這里修繕一下。
    如果事情順利,明年咱們一家人便能回來祭祖,順便在這里住上一二年。”
    鳳凰兒對此并無異議。
    她一個出嫁女,娘家人的祭祖活動同她已經沒有多大關系。
    司徒簫卻有些坐不住了。
    什么?
    祭祖也就罷了,身為嫡長孫的他絕對不能缺席。
    可住上一二年?
    老頭子別是有病吧!
    他一把年紀仕途無望,想做什么無人敢管,也無人想管。
    可自己二十出頭,步入官場才幾年而已。
    大宋朝廷在宋京,自己跑到燕京玩一二年,還當個屁的官?!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