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武神空間 > 第一千八百章 年輕就是資本!
    與此同時,一股可怕的力量從他的身上沸騰了出來,緊接著,那些墨光化成了一柄可怕無比的長戟,直接破開長空,然后直接朝著葉希文劈斬了下來。
    這是一柄可怕的長戟,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像也是不凡,像是用一種可怕的荒獸的脊椎骨祭練而成,非常的可怕,威力非常之大,足以粉碎虛空,開天辟地一般。
    “嘭!”
    一聲巨響,長戟在葉希文面前三米處被攔了下來,在最為關鍵的時候,是陰陽生死圖攔了下來。
    緊接著陰陽生死圖在天空中越長越大,在葉希文的控制之下,生死之氣交替著激發了出去,化神作書吧一道道洪流,狠狠斬向了那一頭荒鱷,可怕的存在,鎮壓了一切。
    “嘭!”
    “嘭!”
    “嘭!”
    一聲聲可怕的碰撞聲傳來,兩件絕世的法器的碰撞,迸濺出來的神芒,就能毀掉一大片的地域。
    雙方已經不僅僅只是單純的用肉身交手,甚至已經開始用上了法器,可怕的氣息升華了,戰斗變的更加的激烈了。
    “可怕,這樣的戰斗,即便是我等上去了,只怕也要被重創的吧!”有一尊海族的老古董睜開了眼睛,他也是一尊生玄境的高手,但是看到這樣的戰斗的時候,依舊覺得非常的膽戰心驚,不敢置信。
    對于那一頭荒鱷,他是沒有什么可說的,畢竟荒鱷從無數年前的蠻荒時代就已經存活了下來,經歷了神話時代,經歷了諸王并起的年代,
    那樣久遠的年代存活下來,哪怕是一頭豬都成道了。更何況是擁有可怕天賦的荒獸呢,他們海族雖然強大,雖然活的壽命遠比人族還要更長,但是自問和這種幾乎可以算的上是自己遠古老祖宗級別的還是沒有什么可比的,所以他擁有如此強橫的實力可以理解。
    但是那個葉希文呢。又算得上是什么?
    如果說那一頭荒鱷是自己老祖宗級別的存在,那么葉希文的歲數,幾乎就和他子子孫孫差不多大,在他面前的等于是老祖宗和后輩子孫之間的戰斗,這讓他幾乎一下子無法理解了。
    這葉希文,不過是修行數百年。為什么這么屌?
    “現在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這葉希文已經如此了得,那海族的海無涯呢,這兩人算是驚采絕艷了,算上之前的妖族的葉無敵,難道又是一個大世即將到來了么?”
    “是啊。這讓我想起了無數年前諸王并起的年代,也是這般,突然有了許多遠超同輩的強者,同代爭鋒,這樣子算起來,恐怕還真是有可能!”
    “不,別說是諸王并起的年代。哪怕是就算是再出一尊王者,對于荒古來說,也是無足珍貴,總比被魔族給侵占了要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的多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葉希文和荒鱷的戰斗,也已經進行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了,雙方早已經算是底牌頻出,雙方的戰斗可以說的上是拳拳到肉。
    可以說是可怕到了極點,他們相互轟在身上的這些攻擊,換了其他人。恐怕根本扛不住,當場就會被直接轟的炸開,哪怕是一座山脈都扛不住這樣全力的一擊。
    而這個時候,兩人已經打出了真火,都沒有任何一個擁有可以退卻的理由。對于他們來說,這已經是無法退卻的戰斗了,任何一個退卻,可能就是萬丈深淵。
    “人類的小子,你死定了,你竟然敢得罪我,今天我將你殺了之后,我還要將人族上下屠戮殆盡,全部都變成我的孩兒們的血食!”這一頭荒鱷已經被葉希文打出了真火,不但的咆哮著威脅說道。
    許多人族的高手也在關注著這一場戰斗,這個時候聽到這個話,紛紛臉色大變,如果葉希文失敗了,那么可能就會真的迎來這一頭荒鱷的報復,人族輕易不敢對這些禁區動手便是因為如此,這些禁區之中的千古巨兇,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每一個都是睚眥必報的存在,敢于招惹他們必然要面對他們的全力報復。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事情,也不是沒有過,所以一般人最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的方法,就是放任不管。
    而這一次,就不一樣了,是必須要出手了,不僅僅是為了這個禁區之中的數億人族,更有許多人族在不同的禁區的手中,還有其他各族的手中,這些人累計起來,就非常的龐大了,那就非常有意義了,而不是一件根本沒意義的事情了。
    所以葉希文的行動在很多人看起來是驚世駭俗,但是在人族高層卻還是有不少人支持的,只是現在,看起來并不妙啊,葉希文并沒有像是在面對王沖幾人那般,完全摧枯拉朽一般的擊潰這一尊荒鱷。
    對于他們來說,心頭也不由得打鼓了起來,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葉希文還沒有落在下風,不過想想也是,對手是已經存在了這個荒古無數年的荒獸,甚至有很多都見識過諸王并起的風采,這樣的老祖宗級別的人物,難對付也幾乎是難以避免的了。
    葉希文真的能堅持得住么?
    換句話說,如果葉希文堅持不住的話,對于他們來說,真是滅頂之災了。
    “所以,今天我不會讓你活著走出這里!”葉希文冷笑著說道,“太蒼印我今天算是白帶了,根本就不需要我也能擊敗你,你能夠從蠻荒時代之中活下來,想必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吧,我看你還能堅持到什么程度!”
    這一頭荒鱷頓時心頭一震,雙眸之中有些難以置信,居然被葉希文給看了出來,或者說,雙方僅僅是交手了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就被葉希文給看了出來,他自然不會是沒有代價的活到現在。
    所以那些禁區大多數時候都老老實實的不會神作書吧亂,不是他們不想,而是正如葉希文所說,現在不是他們的年代了,要是真想出來神作書吧亂,惹惱了大陸諸族,那么等待他們的也只能是滅亡了,如果大陸諸族下定決心要將他們滅亡,那么他們也不可能有任何逃脫的可能性了。
    他也為葉希文驚人的觀察力而震驚了,不過隨即就冷靜了下來。
    “就算我不算巔峰,但是要對付你,也還是綽綽有余的!”這一頭荒鱷一聲巨大的咆哮著,身上強大的真氣瘋狂的噴涌了起來,緊接著一爪朝著葉希文抓了過來,速度快到了極致,在虛空之中,化出了漫天的爪影,如同狂風驟雨一般,朝著葉希文攻殺了過來。
    要將葉希文撲殺掉,他也很清楚,比消耗,肯定是沒有辦法和葉希文這樣處于巔峰的人相抗衡的。
    他才不過是數百歲而已,正處于人生的巔峰之中,不,甚至可以說還沒有走入最巔峰的狀態。
    何況,從剛才交手到現在,自己的氣血已經消耗掉不少了,但是葉希文卻像是根本沒有任何的影響一樣,一直處于最巔峰的狀態。
    而且他能夠感覺到,葉希文不是強行提升到最為巔峰的狀態,而是一直保持這個巔峰的狀態從來就沒有掉過。
    雖然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樣的秘法,但是怎么想都覺得可怕了,所以必須要趁著自己還有能力搏殺掉他的時候,將他殺掉,否則的話,越是戰斗下去,他恐怕越是沒有機會了。
    “哼,我看你到底還能撐到什么時候!”
    葉希文直接一步沖了出去,橫沖到那一頭荒鱷的面前,然后展開了鋪天蓋地的攻擊,沒有太多太復雜的招式,唯有以剛猛對剛猛,雙方肉身之間的激烈碰撞。
    葉希文的攻擊如狂風驟雨,又快又急,不給這一頭荒鱷使出什么底牌的機會,逼著他不斷的和自己硬碰硬,而他的長戟已經被自己的陰陽生死圖給拖住了,一時半會兒根本就幫不了他。
    “嘭!”
    “嘭!”
    “嘭!”
    純粹的肉身的碰撞,越打越激烈,葉希文越戰越興奮,如果說一開始這一頭荒鱷還能和葉希文抗衡的話,那么隨著時間的推移,一次次激烈的碰撞,每一次的碰撞都會消耗掉他海量的氣血,讓他變的氣弱一分。
    正所謂老不以筋骨為能,修士也是一樣,更何況,相比起葉希文這樣處于巔峰的人,這一頭荒鱷根本沒有任何的優勢,哪怕是比拼雙方的恢復速度,葉希文不用天凰再生術,憑借著年輕的身體,也比這一頭荒鱷要強橫的多了。
    僅僅是如此,年輕的身體就占據了太多的優勢,這一場戰斗哪怕是現在結束,葉希文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復,而這一頭荒鱷可能需要恢復上十幾年,上百年不止,年紀是閱歷是優勢,但是同時也是致命的缺陷。
    從一開始能和葉希文爭鋒不落下風,到后面不斷的節節敗退,這一頭荒鱷不斷的后退,龐大的身形已經站立不住了。
    “嘭”!
    又是一聲巨響,葉希文直接一拳狠狠轟在了他的頭顱之上,引得這一頭荒鱷直接慘叫一聲,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狠狠摔入了沼澤之中,掀起了驚天的波瀾。(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神作書吧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ps:第三更到,求訂閱啊,又是一百章了,不容易啊!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