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帝臨鴻蒙 > 第三千零一十六章 滿路尸骨,輪到你了
    >>>
    s糾正一個錯誤,羽輕凰是圣境十重天的修為,不是圣境四重天,我已經改過來了。:..la
    鴻蒙世界,突生異變,伴隨著一陣驚天的巨響聲傳來,原來平靜的蒼穹之中,突然下起了漂泊的血雨。
    無盡的血雨,灑落四方,染紅了天下。
    帝宮山,第三十四重天帝皇宮闕之巔,那座龐大的宮殿的上空,羽皇以及帝雪含煙等一眾人,靜靜而立,靜靜地立在血雨之中,凝望著空中。
    雖然,此刻的他們,皆是立在血雨之中,但是,他們的衣服卻也沒有一個被淋濕的,任憑血雨灑落,卻絲毫沾染不到他們的身上。
    此刻,羽皇等一眾人,都是在沉默,他們都是在想金豬剛剛所問的那個問題,眼前的這些灑落而下的血雨,到底···來自于哪里?它們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蒼穹之外,以目前的情況而看,眼下的這些血雨,應該是從蒼穹之外飄落下來的吧。”一陣沉默之后,尋突然出言,語氣有些不確定的道。
    羽皇微微搖頭,糾正道“不是可能,而是事實,這些血雨定然是蒼穹之外飄落的無疑。”
    練傾城蹙了蹙秀眉,疑聲道“蒼穹之外,若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蒼穹之外,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何會有血雨飄落?”
    聞言,羽皇緩緩地搖了搖頭,道“這個···就不知道了。”
    轟隆
    咔嚓
    突兀的,就在這一刻,就在羽皇的聲音落下的那一刻,遙遠的蒼穹之中,突然再次響起了一陣驚天巨響,緊接著,原本渾然一體的蒼穹,倏然破開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那個窟窿,非常的大,方圓足有十萬里大小。
    嘩
    事情,到此遠遠還未結束,緊隨著那個巨大的窟窿出現之后,一股濃郁的血光,倏然自那個窟窿之中席卷
    而來,猶如一股血色的洪流一般,自蒼穹之外,呼嘯著沖入了鴻蒙世界之中,隨后,血光散去,化為了一條寬大的路,橫陳在了空中。
    那是一條無比寬大的血路,一條···正在滴著鮮血的血路。
    血路之上,鋪滿了尸骨,鋪滿了一具具鮮紅的尸骨,這些尸骨仿佛是剛從血池之中打撈上來的一般,個個皆被鮮血給浸透了,紅的刺目,紅的讓人頭皮發麻、膽戰心驚。
    嘩嘩嘩
    那條鋪滿了尸骨、正在滴著鮮血的血路出現之后,天地間的血雨,突然間,下的更大了,猶如一條血色的天河,傾落人間一般。
    “嗯?那是···”
    此刻,羽皇以及帝雪含煙等一眾人,皆是在發呆,事實上,早在那條血路出現的那一刻開始,他們就都是已經呆住了,個個雙目大睜,滿臉的震驚之色,因為,那條血色天路,他們都是認識,那正是···屬于天蒼一脈的天蒼路,也稱為無歸之路。
    第三千零一十六章 滿路尸骨,輪到你了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當然了,此刻,正在發呆的,遠遠不止是羽皇以及帝雪含煙,整個鴻蒙世界之中的其他各方修者,也都是發呆,也都是在震驚,因為,眼下的情況,實在是他出人意料,誰也沒有想到,才消失了不過數百年時間的無歸之路,居然又一次的出現了。
    “無歸之路,是無歸之路,居然是無歸之路”片刻的呆滯之后,金豬頓時驚呼了起來。
    “怎么回事?這是什么情況?這才多久啊?無歸之路怎么···怎么又出現了?”這次開口的是赤羽,此刻的他,雙目大睜,滿臉的不可思議之色。
    “無歸之路的再次出現,固然讓人震驚,可是,這卻不是最為讓人震驚的一點···”尋古雙耳該訴,定定的望著空中的那條血路,一臉的失神。
    “嗯?”聞言,無殺和赤羽等一眾人,齊齊看向尋古,追問道“不知道,你認為最為震驚的是哪一點?”
    微微看了眼金豬等人,尋古伸出一
    只前爪,指了指蒼穹之中的那條血路,道“最讓人震驚的是無歸之路上面的景象,你們看到了嗎?你們看到上面的景象了啊?尸骨,無盡的尸骨,鋪滿了整條無歸之路,此外,整條路都是在滴血···”
    說到這里,尋古稍稍頓了下,繼續出言,補充道“這···這實在是太讓人震驚了,同時,這也太反常了,要知道,古往今來可是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啊”
    冷幽幽點了點螓首,一臉的凝重之色,道“沒錯,眼下的這種情況,確實是太過詭異了,無歸之路為何會變成這般模樣?看這景象···難不成,上面剛剛經歷過一場無比慘烈的大戰。”
    夢如音神色微斂,點了點螓首道“嗯,應該是沒錯了,上面應該是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而且,應該是剛剛經歷過不久,因為,鮮血都還未干。”
    聽到這里,在場的眾位修者,全都是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不過,有一個人卻是例外,那是羽皇,此刻的他,就像是化為了一個雕塑一般,一動不動,一言不發的呆在這里,定定地望著蒼穹之中的那條血路。
    眼下,他在沉思,心神飄遠,心中思緒萬千。
    看到無歸之路之后,在場的尋古,以及帝雪含煙等一眾人,包括,整個鴻蒙世界之中的億億萬修者在內的第一反應,全都是在震驚,為無歸之路的再次出現而震驚,然而,羽皇卻不是。
    看到無歸之路之后,看到無歸之路上的慘烈景象之后,羽皇首先想到的,便是他的師尊雨蒼城以及師祖望云的安危,他在想,他的師尊雨蒼城以及師祖如今身在何方?他們的處境如何?是否···有危險?
    “慢著···”驀然,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金豬的眼睛驟然一睜,雙目緊盯著羽皇,驚聲道“無歸之路,不是說,無歸之路每一次出現,都必須有一位天蒼傳人,要登上無歸之路離開嗎?早前望云前輩,之后,雨蒼城前輩走了,而這一次···這豈不是要輪到羽皇你了?”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