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帝臨鴻蒙 >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欲鋪血路,不可力敵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欲鋪血路,不可力敵
    黑魔谷中,人影綽綽。
    平日間,這里到處都是黑色的魔氣,然而此刻,這里卻是早已被灰色的氣霧所取代。
    滾滾的灰色氣霧之中,依然殘破的黑魔天門靜靜而立,門戶之前,數道恐怖的身影,魏然而存。
    他們,正是從黑魔天門第一批跨界而來的異世界強者。
    仔細看去,可以發現,它們一共有著七位,七道身影,漠然而立,他們個個煞氣騰騰,每一個都散發著不可一世的蓋世兇威。
    在他們對面,大約三百米之外的地方,無數修者齊聚于此,舉目四望,谷內谷外,無論是天上還是地上,皆是布滿了人影,人山人海,他們中有無門無派的閑散修者,也有身穿各式服飾的世家、宗門子弟,更有一些身穿各式甲胄的士兵與將士。
    此外,還有一些身穿各式皇袍的英偉男子。
    經歷了血色妖尊之劫后,大千魔域早已不復當初的鼎盛與強大。
    當年一劫,魔域之主霸魔皇隕落,而大千魔域之中原本的十八位運朝之主,更是足足消亡了九個之多,而至于其他的強者,死亡的更是不計其數,時至如今,大千魔域的整體實力,比之當初,僅僅只剩下了四分之一。
    而今,這僅剩的魔域修者,皆是聚集到了這里···
    黑魔谷中,無數魔族修者最前方,滾滾的皇氣之中,九道身穿皇袍的男子,靜靜而立,他們正是大千魔域碩果僅存的九位運朝之主了。
    可以看到,此刻的他們,個個眉頭緊鎖,一張張剛毅的臉上,滿是無畏與決絕之色。
    帝王重氣節,更重尊嚴,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這是每一位帝王最起碼的傲骨。
    眼下,雖然他們明知不敵,明知此番一戰,將會是有死無生,但是,他們皆是無所畏懼,更沒有一個退縮的,幾乎就在得知黑魔天門破碎的那一刻,九大運朝之主便皆是率軍趕到了這里,他們要戰斗,要為魔域眾生而戰,生死無悔。
    “所有將士聽令,列陣,準備戰斗!”似乎是說好了一般,同一時間,九大運朝之主齊齊開口了,聲音威嚴而響亮。
    “是尊主!”
    “是···”
    ···
    一陣驚天的大吼傳來,下一刻,萬千魔族大軍齊齊動了,他們各司其位,頃刻間,組成一個個繁瑣玄奧的軍陣,可以看到,此刻每一個將士,皆是滿臉的決絕,手中高舉長矛、天戈,兵峰遙指黑魔天門之前的七道恐怖的身影,個個戰氣高昂,殺氣沖天,即便對方無比強大,他們亦無所懼,一個個皆是一副視死如歸的神情。
    “桀桀,戰斗?”黑魔天門之前,一道身穿黑色甲胄的男子,陰冷的一笑,滿臉不屑望著眼前的諸位魔族修者,道:“卑賤的螻蟻們,就憑你們,也配與我等戰斗?”
    “可惜啊,可惜啊!本尊原以為,爾等來此,是來迎接我等降臨此界的,不曾想,原來你們是來受死的···”這時,黑魔天門前方的另一位強者開口了,這是一位長相極為妖邪的男子,一襲血衣,配上一頭鮮紅的血發,非常的邪異,此刻,他在搖頭,似乎很是惋惜,然而在他的那一雙血色眸中,卻是布滿了殘忍與譏諷。
    “給他們廢話些什么?對于這些礙眼的螻蟻,直接斬殺了便是,提醒一下,諸位可千萬別耽誤了我們來此的真正目的···”又一位男子開口,他的臉色很是冷漠,言語中滿是冰冷,毫無一絲感情色彩。
    “說的沒錯,別給他們廢話了,尊神馬上就要帶著我族的大軍降臨了,我們必須做好準備迎接尊神!”
    ···
    聞言,在場的其他幾位異世界強者,紛紛點頭,他們很是贊同那位冷漠男子的話。
    “尊神,貴不可言,我們豈可不表示表示,眼下,我們不妨就用這些螻蟻鮮血,鋪就萬里血路,以此來當做迎接尊神的賀禮!”這個時候,那些血衣男子再次開口了,他這般提議道。
    “此計甚好!”諸位異世界強者齊齊點頭。
    “既然如此,那我們還等什么,一起動手吧!”先前的那位身穿黑色甲胄的男子開口,他的語氣有些著急,因為,他不想再等了,想要立刻眼前的敵人。
    “對付他們何須我們同時出手?你們稍等,本尊一人便可···”那些血衣男子出言,連忙阻止道,言罷,他立刻上前一步,右手抬起間,一道黑色的巨拳,倏然飛出,宛如一座黑色的魔山一般,狠狠地朝著不遠處的魔族修者,鎮殺了過去。
    “所有將士聽令,殺!”
    “出手,一起出手!”
    “殺啊!”
    ···
    不遠處,無數魔族修者,早有準備,眼前的這道巨大魔拳雖然來得很是突然,但是,他們并無慌張之意,隨著九大運朝之主的一聲令下,無數魔族修者齊齊出手了,紛紛使出了各自的最強戰力,迎向了巨大魔拳。
    轟轟轟!
    虛空震顫,隨著一聲聲轟響聲傳來,剎那間,無數道可怕的功法幻影,齊齊世間,密密麻麻的,宛如雨點瘋狂的朝著魔拳迎了過去。
    深知,對方的強大,所以這一次,一出手諸位魔族修者,便都是全無保留,然而,可惜的是,雙方的差距的實在是太大了,可謂是天壤之別,僅僅是靠數量,根本無法消除差距。
    砰砰砰!
    一陣驚天的巨響傳來,頃刻間,萬千道恐怖的攻伐幻影,齊齊撞在了那道黑色的巨拳之上,一個個的宛如煙花一般,齊齊綻放出了各自最強的威能,絢爛而又美麗,然而,這些卻是根本沒有用,絲毫未能擋住黑色巨拳分毫。
    嗖!
    黑色巨拳,繼續朝前推進,去勢不改的朝著無數魔族修者,轟了過去。
    “再來!”
    “殺啊!”
    ···
    眼見著一擊不成,在諸位運朝之主的帶領下,無數魔族紛紛再次出手了,一個個的狀如瘋狂了一般,一擊接著一擊,瘋狂的打出各自的最強攻擊,他們想要抵擋黑色魔拳。
    只可惜,對方的威能太強,他們根本撼動不了,任憑他們如何努力,那道魔拳的去勢始終如一,并未因無數魔族修者的攻擊,而出現絲毫的損失,甚至,從頭到尾,它的速度連一絲一毫都沒有減弱,它,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磨世盤一般,所向披靡,無可抵擋,沖破重重阻礙,直接沖殺了過來,眼看著,就要落在了無數魔族修者身上。
    “桀桀,螻蟻就是螻蟻,如今,本尊只是出了一成多一點力量,他們就已經束手無策了,實在是弱,弱的可憐···”黑魔天門之前,那位血衣男子冷笑連連,一雙血色的眸孔中滿是殘忍與不屑,他能夠感覺到,魔族的修者,已經盡力了,只可惜,根本不敵。
    雖然,眼下的這一拳,他只是用處了十分之一的力量,打算,他依舊很是自信,甚至是可以肯定,若是這一拳落下,眼前的魔族修者,就算是不能全滅,但也是差不了多少了。
    “一群皇極境的修者,欺辱一些皇極境之下的修者,也能自傲至此?莫非爾等,只會在一些在弱者面前作威作福?”危機關頭,眼看著那道黑色的魔拳,就要落在魔族修者身上的時候,一聲冰冷而又孤傲的聲音,倏然響了起來。
    嗖!
    話音一落,但見一道九彩的指芒倏然飛射而來,頃刻間,將那道黑色的巨拳,擊滅了開來。
    “嗯?”見此,那位血衣男子微微一怔,接著,他血眸一凝,陰冷的吼道:“什么人?給本尊滾出來?”
    “什么人?殺你之人!”緊隨其后,那道冰冷的聲音再次在空中響了起來。
    嗖!
    話音剛落,但見一道九彩的光芒,倏然自遠處射來,落在了無數魔族修者的最前方,緊接著,華光散去,一道頭戴帝冠,身穿九彩皇袍的男子,突兀地顯化了出來。
    他是羽皇。
    “永恒尊皇,是永恒尊皇!”
    黑魔谷中,看清來人的面容之后,在場的無數魔族修者先是一驚,接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們眼睛齊齊一亮,一張張面孔之上,皆是布滿了濃濃的激動,他們在為羽皇的出現而驚喜,不知道為何,這一刻,看到羽皇的身影之后,他們的心中都是莫名的出現了一股心安,仿佛間,只要羽皇在此,他們就可以安然無憂。
    這是很奇怪的感覺,說不出緣由,亦道不明因果,很虛幻,但卻有很是真實。
    “皇極境的修者?”黑魔天門之前,看著突然出現的羽皇,血衣男子微微一驚,一雙血色的眼眸,情不自禁的打量起了羽皇,很快,似乎是發現了什么,他冷冷一笑,撇嘴不屑的道:“哼,我當是來了什么強大的人物呢?不曾想,竟是一位剛剛邁步皇極境不久的···嗯,稍微強大一點的螻蟻。”
    顯然,通過剛剛的查探,他已經是發現了羽皇的真實修為,所以,他很是自負,自負羽皇不會是自己的對手,因為,他的修為比羽皇要高出很多。
    頂點75小說閱讀網址:m.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